時事評論

新長照政策:社會連帶的試金石?

27 四月 , 2016  

國立台灣大學法律碩士   陳述恩

日前據報載,未來新政府的長期照護政策由準閣揆林全拍版,預計成立長照局,並交由準政務委員、台大社工系教授林萬億掌舵,綜理整體規劃。在諸多紛擾的政治議題之中,新政府的準官員們主動出面履行選舉承諾,並願意將眼光焦點關注到相對冷門但在我們周遭默默地發生並漸次嚴重的社會政策議題,實屬全民之幸。

已有學者扼要但精闢的點出長期照護政策可能遇到的問題點,本文想再點出一個似乎沒被談到但非常重要的觀念。談及照顧社會失能者的長期照護政策,跳出視窗的前三個問題就是:錢、錢、錢。
未來不論長照政策採行社會福利模式(源自英國,主要政策財源由政府稅收支應,我國現行的社會救助政策採之),或是採社會保險模式(源自德國,主要政策財源來自社會保險,我國現行的公保、勞保、健保政策採之),或如報載,兼採兩者,全民-尤其是受薪階級-勢必再從口袋掏錢支持新政策(增稅或是繳保費)。羊毛出在羊身上。

社會政策的基本結構是:有能力的人幫助較少能力或沒有能力的人。更淺白的說,賺錢多的人幫助賺錢少的人,有賺錢的人幫助沒有賺錢的人。長期照護政策更會是如此,有(賺)錢的人照顧沒有能力(賺錢)的人。所以當有錢的人「不願意」掏錢時,整個政策失去財源挹注就會面臨停擺。
要台灣人掏錢不是不可能,但向來很難。

以幾乎人人都會使用、關係最切身的全民健保為例,過去為了調漲保費就不知道陪上幾頂衛生署長的烏紗帽;又如所有勞工都必須加入的勞保為例,雇主為了減少勞保分攤額,想盡辦法低報薪資已經不是新聞;再如最後一道社會保險防線的國民年金保險為例,立意極佳,但沒有收入的人每月還要繳納幾百元的保費,而且一般人平時對保障內容「無感」,結果是大家不願意繳納,導致國民年金保險基金也亮起公、勞保同樣面臨的紅燈破產警示。長期照護如用稅收支應,每年三百至五百億的支出勢必排擠其他預算的比重,雖然出發點很美好,但我國在社會政策上的支出比重向來很難提高。反之,如採保險模式強制徵收保費,擔子又會落在雇主及受薪階級,反彈的力道勢必增加。
社會政策的核心理論基礎是人們要有「社會連帶感」(sense of social solidarity,social solidarity,也可譯為:社會團結)。也就是我身為群體中的成員,我與群體中的其他個體有互相依存、互相幫助的連結關係,更重要的是我們這些成員們要有一同處這個在群體中的自覺。我對群體貢獻一己之力,群體也在我有需要時提供幫助。所以談到社會連帶時,只有「我們」,沒有你們與我們、彼群我群的區分。這對長期習慣高度對立、用各種標準來區分彼此的台灣社會來說,恐怕快成為不可能的期待。難怪準閣揆自己說這套政策預計要花上四年建設基礎建設,四年後(下一任總統)再談徵稅或開辦長照險。而依照我國立法委員及媒體的嗜血性格,如果長照政策在短期內沒有什麼立即成效,或是不肖人士趁機取巧牟利,替罪羊的官員們大概又得折損一批。

參考歐美社會政策較完備國家的經驗,社會連帶感的建立要從小做起。我建議,中小學公民課程與其在解釋一堆(連法律系畢業生都未必能搞清楚的)法律名詞,不如增加社會連帶教育的比重,尤其是社會保險的互助概念,讓學生從小就培養活在群體中的「公民自覺」及「社會責任感」。其次,若希冀長照政策能順利推展,擺在新政府眼前的不只是五百障礙而已,政府官方不只要頭痛龐大的政策細節,還要加強政策說服的能力,包含行政院與立法院之間、行政院與大眾(特別是公民利益團體)之間的溝通,都得花更多的力氣。而簡明清晰的呈現長照藍圖,向大眾說明收費(稅或保費)的原因,資源投注的項目及運作規劃方為上策,如此方能爭取到足夠的認同支持。

一位職掌社會政策的政務官曾語重心長的對我說,社會政策其實是經濟政策。我們期盼未來台灣的社會安全網更完善,公資源分配的社會正義需要政治參與者的理性討論、妥協折衷。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