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早早放棄「一中」我方依然難保國際空間

16 六月 , 2017  

媒體工作者  季節

巴拿馬和我方斷交改與大陸建交後,再度出現一種論點,認為就是因為我方早年在蔣中正總統主政時堅持中國代表權,並拒絕與大陸以兩個中國方式並存於聯合國,才導致後來國際空間大幅喪失。然而這樣的說法太一廂情願,更高估了台灣對國際的影響力。

事實上就算早早就放棄中國代表權,中共也不會輕易同意讓兩岸同時在聯合國內,中共寧可自己先不加入,也要確保加入的同時能把我方趕出去。因為中共沒有重大迫切的理由,非要急著加入聯合國,打破原本堅持的一中原則,變相承認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

暫時沒有加入聯合國,在冷戰兩極體系之下,不會影響中共的對內統治權威和獲得國際上部份國家承認的局勢,然後隨著兩岸實際國力逐漸拉大,中共踢掉我方進入聯合國遲早的事情。但中共若變相承認兩個中國,還有甚麼正當性反對境內其他分離主義?如此將動搖國本。

然後從國際現實看,就算我方放棄中國代表權或台獨,也不能改變蘇聯和大陸交惡,美國也一樣會需要聯合大陸對付俄羅斯,也不可能改變大陸基於歷史情感和地緣政治對於收回台灣的渴望。這些因素不改變,管我們叫中華民國還是台灣,都一樣會面臨喪失國際空間與邦交國的情形,所以把如今這種局面怪罪到蔣中正頭上並不公道,換誰當總統都難以扭轉,喪失大陸後還能力保聯合國安理會常任席次22年已經是了不起的奇蹟了。

面對斷交潮,綠黨人士建議才換一個字,也就是從中華民國變成台灣國,就可以重新開始。然而,我們不會因為一個欠錢的人改了名字就自動免除他的債,那麼為何會奢望我國改了國名就可以免於各種壓迫呢?國際法上各國沒有承認新國家的義務,與其奢望靠改名改運,還是從增強自身實力,並正本清源從改善兩岸關係!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