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是民眾給政府上台的機會

23 二月 , 2017  

時事評論人  藍蝴蝶

蝶戀花翻車意外至今令國人的心情無比沉重,出事遊覽車上的「行車紀錄紙」,也就是俗稱的「大餅紙」或稱遊覽車的「黑盒子」終於在19日意外爆光,行車紀錄紙真實還原了駕駛超時工作的真相。出事當日一整天下來,休息時間總計是3.5小時,可是整個大餅行車記錄卻長達14.5小時,即便扣掉休息時間,康育薰實際開車的時間,也長達整整11小時,超過法定10小時。

回顧主管機關交通部長賀陳旦14日不等正式調查報告出爐,就火速逕自輕率定調這起事故「是遊覽車與駕駛的問題」!還說已故駕駛的駕駛行為「不檢點」或者「當時身體微恙」,引發家屬強烈不滿。

根據交通部《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為法定駕車時間不得超過10小時,但10小時是單指「手握方向盤的時間」,易言之「握方向盤」時間才算駕駛工時,其他像是打掃車輛和做一些例行性的安全檢查都不算為工時。

而《勞動基準法》規定,駕駛工時一天最多12小時,包括熱車、駕駛、驗票、洗車、加油、等班、保養、待命及上下貨時間或其他在雇主指揮監督下從事相關工作的時間。

台灣運輸業司機,不論開的是火車、客運、遊覽車或是飛機,全都是過勞的犧牲者。蝶戀花翻車意外,引發外界對於運輸業司機是否過勞開車的疑慮,亦順勢燒起全國民怨。值得探討的議題包括:

一、我國安全駕駛法規為何有兩套標準?

二、駕駛人員休息時間充足與否為何沒人敢提?

三、交通部沒有能力嚴懲黑心旅遊業者,防治駕駛爆肝操勞?

四、我國立法是否周延?執法能否堅決?

五、我國旅遊環境何以允許削價競爭、剝削勞工到毫無下限?

六、此案乃交通部業管,賀陳旦部長理應當責難辭其咎,何以意圖推諉責任,歸咎已故駕駛?

交通部長賀陳旦上任至今,遇事不扛、誤判情勢、狂語不斷、反應慢半拍。例如:不扛春節疏運「北高6小時」十字架的政治承諾、端午連假國道取消夜間免收費措施、興航無預警停航並解散、2016桃機淹水姍姍來遲、大陸遼寧團火燒車意外、台鐵員工抗議血汗輪班交通部大嗆「大夜班也有幾個小時沒工作」以及3度誤判情勢導致華航罷工危機﹍等等。

多數的民眾對交通部大為不滿,甚至還有人說「賀陳旦怎麼有臉佔著位子?還不下台嗎?」。其實這不是賀陳旦一個人的錯,錯最離譜的是用他的人。試問,一個能力不行、言詞輕率、態度又跩的部長何以長居大位?我們只能說,如果不是賀陳旦八字很重、後台很硬,就是蔡政府黑心、瞎眼!

一個優質的政府必須具備福爾摩斯一樣的「觀察力」及「服務精神」,除了找到改善政策的空間,還可以主動提供服務,在國人沒開口前,就知道他們需要什麼。此外,當民眾抱怨政務官、政策或法規有問題時,若政府只站在官僚角度,就會出現不經大腦的直覺反應「我們本來就是這樣做」(或者,他們根本沒有大腦,也就是「自己是水母而罵水母」)。如此一來,就失去改革的契機。

讓我們告訴政府:要是能站在對方立場或親自體會,往往就會驚訝地發現:「啊!原來真的有問題!」

因此,不論政策或法規或用人,沒有什麼是不能調整的,政府的服務要滿足的是國人基本需求,而基本需求會因人、因地、因時改變。假使蔡政府一直執著於現況的「官僚角度」、「基本教義」,將會很容易忘掉「我們準備好了」服務大眾的初衷。

建議蔡政府現況還有很大的精進的空間,我們建議蔡政府不要怕被點名,能被點名,即是改變(革)的機會,更是點亮台灣的起點。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