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模糊過度的兩岸政策

10 六月 , 2017  

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所碩士  宋磊

蔡英文總統自2016年5月20日就任後,兩岸關係隨即進入一段冷和期,雖然蔡總統於就職典禮中稱會維持兩岸關係現狀,並會尊重92會談之事實,來維繫當前的兩岸關係,然而,蔡的兩岸政策論述不但沒有被對岸接受,上任一年多,兩岸之間的溝通也幾乎停擺,陸客銳減更造成以觀光業維生的縣市面臨嚴重的失業;過去在馬總統任內所建構的兩岸互信受到很大的傷害,尤有甚者,島內獨派勢力的增長更讓兩岸充滿許多變數,風險係數提高。

對於蔡英文總統的兩岸政策,如果以時間軸的角度來說,的確在論述上已有進步,畢竟民進黨過去對92共識嗤之以鼻,至少蔡總統願意向「維持現狀」靠攏,然而為何蔡總統仍舊得不到對岸的諒解呢?為何兩岸所有官方對話依舊停擺呢?本文認為若要瞭解其原因,從「模糊過度」(muddling through)來理解,或許可得到較為清晰的答案。何者為模糊過渡策略呢?以下為理論重點:

一,它必須釐清政府目前有哪些政策選項;

二,它必須能清楚分辨何者為「可以解決之政策選項」;

三,政策目標並非一蹴可幾,必須切割成數個小目標,並分項完成;

四,此種策略目標,不同於理性政策,較能容忍某階段的失誤,並嘗試修正其政策。

從以上數點來看,在進行內政、外交、甚或是兩岸等高度複雜的決策時,角度模糊過度政策方有利於政府在初期推動相關的策略,再透過朝野合作,輔以媒體的傳播,或可加速其政策的推動與貫徹。從蔡政府上任至今,國內許多政策均採取該策略進行,然而都讓人看見每當蔡政府提出一項新政策時,卻因政策不成熟而導致社會紛擾與朝野間的對立,對主政者來講,美其名在「試水溫」,測試國內對於某政策的接受度為何?有哪些需要調整的方向?但可惜的最後許多政策皆導致嚴重的社會對立,嚴重拖延台灣整體的發展。

兩岸政策亦是,從模糊過渡的策略來說,蔡政府希望以「維持現狀、尊重92會談之事實」來形成新的兩岸政策,然而就如同本文一再強調模糊過渡政策雖然握有其相當的政策彈性,在應用上保有高度的靈活性,但若應用在兩岸關係上必須更為謹慎,原因在於中國大陸希望的是更為明確的兩岸政策說法。在過去一年多,中方一再給予台灣時間與修正空間,希望蔡政府可以提出有利於兩岸互動的政策,而非透過「模糊策略」來含混帶過。

換句話說從2016年5月至今,台灣原本應可在去年的雙十國慶,或是今年的520就職週年獲得改善兩岸關係的機會,政府非但沒有珍惜,兩岸在「模糊過度」的政策途徑上也失去許多溝通機會,對於兩岸關係而言可說是倒退,對於台灣當前的外交政策也可說是畫地自限,政府更會因「模糊過度」之策略的過度使用讓台灣失去進步的動力。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