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正名也無法更改國命

1 八月 , 2018  

獨立評論人 宋磊

「正名運動」在台灣的形成最早可追溯至「扁政府」時代,隨著台灣社會日漸活潑、多元,主張正名的人數與聲音越來越多,部分原因是希望藉由正名達到台獨的目的,也因此無論在國號、護照、出賽頭銜等等,台灣總會有一群人以「正名」的名義希望改變台海現狀,殊不知這些行為舉止不但會徹底打破兩岸之間長期建立的默契,更會讓台灣瀕臨戰火的風險,其運動發起者不可不慎!

此次的「東亞青年運動會」遭受中國大陸政府無情打壓,主因就是國內的獨派團體認為2020年的「東京奧運」,台灣必須將「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的頭銜換掉,以「台灣」為正名參加國際賽事。這些舉動看在中國大陸政府眼中為「分離主義」的表現,是直接挑戰中國大陸的底線,視為對台海現狀的破壞,因此,中國大陸政府以懲罰台灣作為警惕,告誡民進黨政府切勿跨越紅線。

然而,對比過去與現在的處境,無論如何台灣想要改變我國在國際上的現狀,其可能性幾乎是微乎其微,原因在於台灣自1979年退出聯合國後,國際上普遍接受「一個中國政策」的論述,面對中國大陸的要求,全世界幾乎所有的國家都不會直接挑戰該紅線。

換言之,「一中政策」早已是國際慣例,更是台灣必須接受的現狀,在國際權力不對等的條件下,台灣幾乎毫無任何籌碼與對岸抗衡,這並非是要台灣完全卑躬屈膝,而是希望區域/世界不因兩岸問題引發更大的衝突;在此之下,以台灣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參加國際賽事/會議已是一個國際慣例,過去的馬政府因善於處理兩岸問題,在兩岸關係上雙方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名義解開兩岸之間的尷尬,名義上台灣或許吃虧,但實質上台灣在國際上不但爭取自身的國家利益,與國人息息相關的出國/醫療資訊皆能透過我官方代表獲得,某種程度上不也是一種實質獲益嗎?

正名運動的價值不需完全否定,只是兩岸關係的特殊性造就今日的現狀,對台灣而言,更改名稱無法改變台海的現狀,也無法改變美對台的政策,更無法讓台灣重返聯合國;同樣是出國比賽、交流、參加國際會議等,其參加的意義皆為一致,為何要在正名運動上著墨?

「改名無法改命」是一句老生常談的話,運用現在的台灣也是如此,「正名無法更改國命」是台灣人必須認知到的國際現實。或許很多人難以認同這種說法,也無法改變鐵桿支持者的態度,但本文認為,回頭檢視台灣的正名運動,應以國際/區域的高度審視,不應完全以台灣的角度討論、批判;若是將與台灣所有相關的事務以意識型態的方式操弄,又用以管窺天的態度忽視現狀,台灣在部分特定團體的操弄下,不但徹底陪葬其未來,政府過去所爭取的利台政策也將會付諸東流,實為可惜。

photo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sport”>Sport vector created by Freepik</a>

, , ,

By



  • Conan Yang

    簡單粗暴野蠻

    最近中國粗暴主導拔掉台中主辦二○一九年東亞青運的權利、二○○○年大選前夕朱鎔基猙獰的警告、一九九六年大選前夕中國的飛彈演習,這些方法在中國「簡單粗暴野蠻」的文化裡,都是嚇阻台灣人民、抑制「台獨勢力」的方法。儘管有識之士嗤之以鼻,但中國官員仍是「至於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筆者以一次親身經歷告訴國人:別被中國的「簡單粗暴野蠻」文化嚇倒。幾年前,我在北京的房子(外交部人員的住宅)因浴室漏水,不得不敲掉浴缸換修水管。這時隔壁的一位處長過來阻止,說敲打震動了他家牆壁,不准我們裝修。我客氣地請他體諒我們不得已的苦衷,但對方仍蠻橫說不可以。這時我那高官二代的中國籍妻子,跳出來把我的話用「簡單粗暴野蠻」的方式指著對方痛罵,罵畢,對方居然悻悻然地夾著尾巴式地離開了。我見識了中國式風格,我家浴室順利修好了。

    這例子告訴我們,東奧正名應該繼續進行,用台灣式的「簡單粗暴野蠻」方式正告中國:「至於你高不高興,反正我就是認為台灣就是台灣」。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220735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