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民進黨不能只活在過去

30 十一月 , 2018  

司法實務工作者 陳述恩

民進黨這次地方選舉大敗,蔡總統「下詔罪己」,說「需要改變的人是我自己」。這句話背後意思是過去這兩年多來,大小姐總統都沒有什麼成長嗎?

果不其然,在一片檢討聲中,網路上開始出現有人說以前蔡英文當教授時代多認真的緬懷文章。

民進黨這次敗選,從閣揆賴清德、總統府秘書長陳菊一路數下來,說要辭職的通通留任,結果民進黨敗選以來第一個「被檢討」的對象,最後被挑出來宰的替罪羔羊竟是北農高年薪實習生吳音寧,倒也不出大家的意外。

無獨有偶,網路上也幾乎同時跳出幾個人說你們都不認識以前的「作家」吳音寧,她以前多勇敢寫了臺灣農業實情的書,把臺灣過去土地、農業的地方派系糾葛、政客掛勾都敢點名攤給大家看。

類似的還有緬懷民進黨過去為了臺灣民主做多少功勞、苦勞、死牢,美麗島雜誌編輯委員陳菊以前還為了臺灣民主被判過死刑云云。

這些都不能說錯。

「教授」蔡英文、「作家」吳音寧、「美麗島雜誌編輯委員」陳菊,這些都是在臺灣兩岸關係發展上、在土地農業歷史上、在民主發展史上有不能抹滅貢獻的人。但我們也得嚴肅的說,臺灣的歷史並不是只停留在十幾二十年前。

教授、作家、雜誌社編輯,這些角色的共同特徵之一,講好聽,是可以好好作自己。可以作自己想要做的研究、寫自己想要寫的文章,如果遇到當權者害怕的議題,還可以贏得不少名聲。但講難聽,這些角色的特質讓她們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只做自己想做的,只關心自己想要關心的,只看自己想要看的,凡是擋在自己前面的都是「當權者」、「專制者」、「既得利益者」。

看看蔡英文在主持司改會的名言:「你們在搞什麼?要不要再表決一遍?我們現在再來表決一次。」看看吳音寧為了不去議會備詢,花功夫做的影片,說白了就是:我不想去備詢就是不想去,不然你咬我阿。

這不是民進黨最會做的事嗎?民進黨在野時,只要是國民黨做的事-就算是好事-都是錯事。某一天民進黨在朝完全執政了,還是凡事都是國民黨的錯,一切檢討都從國民黨開始。國民黨現在被黨產會「實質查封」後,民進黨的拒馬也繼續往上蓋,但還是臨事受阻,手指伸出出來,都是人民的錯、都是你們保守反動勢力反對改革、都是你們人民不懂我的苦心孤詣。

直白的說,這些人換了位置還沒有換腦袋,就是大問題。

當了總統怎麼可以一邊砍人家的休假一邊說你們是我心中最軟的一塊?怎麼可以一邊砍人家的法定退休金然後說謝謝你們的犧牲奉獻?從這個人口中喊出來的「團結」,有人會相信嗎?另一位當了官股色彩濃厚的臺北農產公司總經理,竟然可以不顧最大兩個官方出資股東:農委會、臺北市政府的意見,跟臺北市議會耍小姐脾氣?

人家質疑你陳菊當高雄市長期間為何市政府增加上千億的債務,前高雄市政府的答案之一竟然是:因為馬英九答應給的錢沒來。好,又是馬英九的錯。

教授、作家、政治雜誌編輯針砭「過去」不遺餘力。這當然很好。但當換了位置以後,我們對總統、對總經理、對市長的期待,不止希望她們是人權鬥士而已,她們更應該要換個腦袋,為國家、為公司、為市民謀更多「未來」的福利。她們當然可以仍保有自己的立場和理想,但這些領頭的角色,應該是去爭取反對者的支持、去與不同意見立場的人交流,而不是遇到質疑時就當「神隱少女」,耍小姐脾氣不去開會,或是「都是別人的錯」。

選舉選完了,公投也投完了。某程度說,地方首長的選舉也是人民對政黨意見的「公民投票」。蔡大小姐說要更多傾聽人民的意見,大家由衷希望她說到做到。總統應該要務實點,不要像某些綠營人士,總是活在過去批鬥國民黨的歷史記憶裡。

公主總統應該走出自己昂貴的防彈車、裝修漂亮的官邸、走出自己天天吃的法式晚餐,看看人民縮水的荷包,看看北漂、中國漂、全世界漂的年輕人。

因為這才是「現在式」。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