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民進黨的四個女人

3 十二月 , 2018  

健行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副教授  陳徵蔚

人們笑稱柯文哲有四個女人,但是其實民進黨也有四個女人:蔡英文、陳菊、吳音寧與高嘉瑜。她們四位,在不同層面左右了民進黨的未來。

強勢改革的小英

蔡英文在2008年民進黨聲勢最低迷時接任黨主席;2010年參選新北市長落敗、2011年總統大選又失利,因此選後辭去黨主席。2014年太陽花學運後,小英再度領導民進黨,同年底九合一選舉大獲全勝,得到13席直轄市長及縣市長。從此她扶搖直上,終於在2016年當選總統。當年靠著九合一選舉取得執政門票,卻在四年後於同一場戰役慘敗。民進黨怎能不嘆「成也英文,敗也英文」?

平心而論,蔡執政四平八穩,並沒有陳水扁時代偏激、民粹的色彩。她支持兩性平權,力推非核家園,都具有政策魄力與一貫性。只是,或許是處女座性格使然,雖然她高喊「謙卑再謙卑」,實際施政時卻有許多執拗、自我感覺良好。

執政之初,他與中國關係早已定調,在民進黨「逢中必反」的態度下,小英即使想與中國友好,也無從施力。從一例一休、年金改革、火力發電、空污爭議、邦交國流失、經濟疲軟、到空汙法管制老舊車輛等爭議,蔡政府並沒有展現太多「謙卑」,反而是強勢施政,導致民意下滑。

改革的確需要魄力,堅持是為了更長遠的未來。這些民眾都能認同。然而,改革畢竟要求取最大公因數,而堅持也應該在聆聽民意之後。蔡英文的問題,不在於施政方向錯誤,而是「學者治國」的性格,令她雖然堅毅,卻缺乏協調。蘇軾〈留侯論〉云:「夫持法太急者,其鋒不可犯,而其勢未可乘」。小英急於趁四年執政開創新天地;然而缺乏宣導與溝通,反倒授人以柄,讓在野黨找到攻擊目標。

然而,民眾對蔡英文不能說不包容,即使蔡英文有施政爭議,她的民調數字依舊沒有跌得太難看。至少,不比當年的馬英九差。在她的施政爭議如此多,人民依舊暱稱她為「小英」甚至「霧島」。某種程度上,卡通人物軟化了她的政治形象。

被韓流打垮的花媽

受惠於卡通人物的不只是蔡英文,陳菊也是。因為《我們這一家》的花媽與陳菊間的形象連結,讓陳菊坐享超級討喜的形象。高雄人、台灣人對她的好感與包容度,比對於一般政治人物高了太多。金牛座的她,讓人感到親切誠懇。她自2006年擔任高雄市長至2018年四月,整整12年,其中經歷了2014年7月31日高雄氣爆事件,但她仍於同年11月高票當選,可見人民對陳菊的寬容與喜愛。

花媽在高雄的施政並沒有不好,雖然高雄捷運運量無法提升,而輕軌也頗多爭議,但他對高雄的貢獻功不可沒。只是,民眾的好感,終究有收割完的一天。陳水扁競選台北市長失利時,引用了邱吉爾於二戰後敗選的名言:「對政治人物的殘忍,乃是偉大民族的象徵。」當政治人物在一座城市經營了12年,甚至當民進黨完全執政後,還進入中央擔任總統府秘書長,卻無法讓當地人民感到高雄身為南台灣第一經貿重鎮的驕傲,也無法讓民眾不「北漂」,那麼難怪民心開始思變。故而即使像陳其邁如此優秀,而且在高雄深耕的中生代戰將,也不得不在「韓流」中敗下陣來。

傲慢的高薪實習生   

吳音寧,一個看來不該影響政局與選情的「北農總經理」,明明是地區性的位階,卻能惹來滿城風雨,不但具有全國知名度,而且還是惡名,實在不容易。然而,正所謂「眾之所惡者必察之」,吳音寧究竟真的那麼壞,或者她只是兩黨惡鬥之下無辜的犧牲者?其實有待商榷。從她的「地表最貴實習生」爭議開始、2018農曆新年休市造成產銷失衡、殘貨送禮、送洋酒、公費旅遊逛紅燈區事件,雖然都有不妥,但其實大多都屬於地方性爭議,並不足以影響全台灣,也沒有嚴重到要引起全國批判。

然而,蔡政府對於吳音寧的無條件力挺,塑造了她「特權」的形象,於是在野黨就有了炒作的材料。再加上她典型的巨蟹座性格,脾氣硬,委屈往肚裡吞,遇事就「神隱」,因此她完全拒絕政治協商與溝通,造成民眾觀感極差。或許純粹就一位經理人的角色,吳做得並不特別差;但是她身在政治風暴中,卻拒絕溝通,這理所當然會引發爭議。一般人不會注意到吳音寧對於北農獎金制度的改革,以及業績的成長。

民眾關注的是,吳音寧執拗的個人風格,正好與蔡政府所謂「謙卑」形象截然相反,而這正好讓對手又找到了施力處。蔡英文越是聲援吳音寧,民眾就對特權感到越反感。吳音寧被封為「民進黨九合一敗選最大戰犯」或許過於沉重,但其實早有預兆。她彷彿是《鐘樓怪人》裡的加西莫多,是被刻意拱出來的「代罪羔羊」,先被遊街,再成箭靶,最後選後「問斬」。事實上,吳音寧的「硬頸」、「倨傲」,只是民進黨整體施政形象的縮影而已,解職吳音寧,也純粹是齣「周瑜打黃蓋」的戲碼,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讓民進黨高層跳腳的高嘉瑜

高嘉瑜,一位擁柯的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天秤座的她,的確擁有「持平」的特質,在政論節目上以「直率敢言」著稱,甚至連批判民進黨,她的火力都不曾稍弱。偏偏她對於民進黨的批評如此一針見血,故而經常令「親痛仇快」。對她而言,「誠實犀利」的風格,自然贏得了不少選票與支持;但是對於民進黨而言,對於這種吸著黨的奶水長大,卻藉由批判黨而壯大的「背叛」行為直跳腳,甚至有人提議開除高嘉瑜黨籍。

唐代魏徵以直言敢諫聞名。有次他實在說得過頭,令唐太宗氣得跳腳,對皇后說道:「會須殺此田舍翁」(等下立刻把這村夫殺了!) 然而,唐太宗並沒有真的宰了魏徵。因為唐太宗能包容納諫,也才有「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的感悟。

蔡政府倘若真的「謙卑再謙卑」,別說應該仔細聆聽民眾的聲音,首先也應該先與黨內溝通,了解基層想法,而不是一敗選,立刻就只想著開鍘。一個無法虛心納諫的政黨,倘若只懂惡鬥,那真的是會變成「東廠」!

女力崛起扛下重任

民進黨的四個女人,全都擁有全國知名度。「女力」,影響著民進黨的未來。如今民進黨慘敗,許多責難也紛紛落在這些女人身上。或許很多人都忘記了,蔡英文當初是如何在民進黨最低迷時,不讓鬚眉扛下重擔,陳菊當年是如何以些微差距當選高雄市長,吳音寧如何參與社會運動,關懷農業、鼓勵楊儒門,並寫下《江湖在哪裡?台灣農業觀察》,而高嘉瑜如何對民進黨「很鐵不成鋼」。

莫因一時寵辱,而忘舊日的耕耘與夢想。民進黨的問題,在於中心思想模糊,在於獲得權力後如此快速地變得傲慢,在於它開出了一張張支票,能夠兌現的卻不多。因此,又何須讓幾位女性承擔這一切罪責呢?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background”>Background vector created by Rawpixel.com – 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