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油價緩漲 只是走回頭路

19 五月 , 2018  

工程師 魏世昌

近期因油價攀升至3年半新高,經濟部14日起啟動「油價緩漲機制」,理由是:「油價漲到一定價格後,中油吸收部分,減輕民眾負擔。」問題是,所謂「減輕民眾負擔」,是指哪些民眾,政府並沒有說清楚;是車子開愈大,耗油量愈兇的個人或企業?還是一般用油量相對少的小市民?

如果是讓用油少的補貼用油多的,不用油的補貼用油的,是全民補貼汽油使用者,使社會的弱勢族群變相受到剝削,這叫哪門子的「減輕民眾負擔」?根本是政府慷全民之慨,用全民納稅血汗錢來補貼有錢人的消費!

除了違反公平正義原則,政府以行政命令干預市場機制,更無法落實使用者付費原則,大眾運輸系統反倒變相被壓抑,顯然也與執政黨「節能減碳」的環保政策相悖。

此外,依照國際能源總署最新統計,2015年台灣人均初級能源總供給及燃料燃燒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分別為4.65公噸油當量及10.65公噸,遠高於全球平均值1.86公噸油當量及4.4公噸、以及日、德、法、英等國。

中研院經濟所認為,之所以會如此,主因就是政府主導並管制的油、電、水、匯率等各種價格,都以鼓勵出口為主,再加上受制於民意、因而價格長期偏低所致。

而且若以抑制物價波動為由,也說不過去。因為統計數據顯示,過去50年間,國際原油價格有多次飆漲超過5成,但其對國內物價的影響是一次比一次輕微。1970年代的第1次能源危機,台灣消費者物價累積漲幅高達26.7%,第2次能源危機物價上漲6.18%,90年代後期油價大漲對國內物價的影響只有2.17%,且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預測,今年消費者物價上漲率仍可維持在1%左右的低水準,油價對物價的影響與帶動效果其實已較過去輕。

因此蔡政府面對油價上漲衝擊的思維,依舊走回頭路,究竟是「綠色科技」、「綠色財政改革」的思維原地踏步?抑或是執政黨意在為討好選民的「吸票」策略,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不管是緩漲也好凍漲也罷,如果油價持續上漲,長期下來必然導致國營事業的中油蒙受虧損,且國庫也因降貨物稅吸收部份漲幅,讓已經困窘的國庫更加枯竭。

前總統陳水扁任內,曾因凍漲油價,中油只能一直吸收虧損,實施期間大概損失了近2千億,貨物稅及一些規費的減免,則大概損失了200億,這個虧損大洞至今尚未填平,嚴重的後遺症正是血淋淋的教訓,難道蔡政府還要重蹈覆轍嗎?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