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活在22軍規下的外交官

14 十月 , 2019  

退休大學教師  衣冠城

1960年代美國作家海勒推出一本黑色幽默小說《第22條軍規》,內容辛辣深刻,轟動一時。海勒成為美國黑色幽默文學鼻祖,這本書也被美國書評界列入當代英語小說百大之列,而第22條軍規一詞更被廣泛接受成為英語的日常用語。

第22條軍規常被用於描述人們面對一些自相矛盾的遊戲規則而處於一種進退兩難的荒謬處境。例如,許多國家的工作職位要求新移民位必須要有在該國的工作經驗,可是既然是新移民就很難有該國的工作經驗,因而陷入一種自相矛盾中。

這種矛盾是來自書中主角所面對的一個弔詭的規定:這本書的背景是二次大戰末期,主角是一名飛行軍官,他對戰爭的荒誕與官僚的顢頇感到極度的厭倦,只想趕快完成上級要求,早早平安回家。

但是上及卻不斷地將退役回家的要求標準提高,他只好想裝瘋賣傻申請退役。但是如果你想回家,就必須自己證自己你是瘋子,但如果你有這個思維能力證明你是瘋子,那就證明你不是瘋子。這就是第22條軍規的由來。

自從上個月在不到10天的時間內連續與所羅門群島和吉里巴斯兩國斷交,我國的外交處於一種低迷的狀中,瀰漫著失敗主義的氣氛和說詞,包括:反正邦交國與我斷交是被金錢收買,是大國競逐的結果,非戰之罪。既然外交部認為,無論如何努力,都難逃斷交的宿命,所以連斷交的新聞稿也只要把國名換過即可,一切劇本台詞照舊,了無新意,也不見檢討,更遑論另尋出路。

九月底在加拿大蒙特婁召開的國際民航組織大會,外交部的作為也十分消極。三年召開一次的國際民航組織大會,2013年在馬英九總統執政時期我們曾經以特邀貴賓的身份參加,2016年蔡英文總統上任後,兩岸關係急轉直下,該年就未能受邀參加。

兩岸關係未見改善,今年再度缺席本也是意料中事。但是今年加拿大的國內外政治情勢有所改變,去年發生孟晚舟事件後,中國扣押加拿大公民,停止從加拿大進口農產品,使得兩國關係交惡。再加上香港發生反送中事件後,加拿大人普遍對中國政府持負面印象。

此外,今年正逢加拿大大選年,在野黨對執政的自由黨政府的中國政策也多有批評,認為現任總理杜魯道對中國過於軟弱。台灣若是能利用這次大會召開之際加大宣傳中國將台灣排擠於國際組織之外的不合理與霸道,爭取加拿大國民對台灣的支持,應該會有很好的效果。

根據中央社新聞報導我國駐加拿大辦事處,在開會期間會購買報紙廣告與地鐵車站燈箱。但是在蒙特婁買的是英文報紙蒙特婁公報的版面,卻沒有在另外兩家主要法文報紙《蒙特婁新聞》和《使命》刊登,這在以法語為主的魁北克省(蒙特婁是魁北克省第一大城),不知是經費不足還是對當地政情掌握不夠。

而地鐵燈箱,根據當地友人回報,他在9月25日大會第二天走訪了6個地鐵站,其中3個是轉乘站都未見台灣廣告,可能又是受限經費,能見度不高。

起步晚,廣告不足,台灣的宣傳在當地激不起半點漣漪,失去一次大好機會令人遺憾。

在失敗主義心態作祟下就會誇大成就,吹哨壯膽。例如,明明是川普借用聯合國場地的一場掩蓋美國在環保議題缺席的會議,卻宣傳成我國官員進入聯合國開會。明明是大國博奕的籌碼,給一點口惠,卻要誇口台美關係40年來最好,台日關係更勝往常。而一場首相賀電的烏龍事件就打回原形。

其實我國的外交人員不論是素質或工作態度都值得肯定,但是兩岸關係不佳,邦交國急速減少,人事制度又受到扭曲,出路受到很大的壓制,但上級或國內又期待很高,壓力大,士氣低,這些職業外交官就有如活在《第22條軍規》之下。舞台不斷減少,要求不斷增加。

放了基層外交官吧,日本首相的國慶賀電,不過是斷交、請辭、慰留連續劇中的一個小小的黑色幽默罷了。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