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減稅、凍漲拚選舉,然後呢?

23 一月 , 2018  

退休教師 謝其政

立法院18日三讀通過攸關稅改的《所得稅法》修正案,今年1月1日即上路,2019年報稅適用。標準扣除額9萬元提高為12萬元(有配偶者加倍扣除)、薪資所得及身心障礙特別扣除額由12.8萬元提高為20萬元,增幅達33%~56%,受益戶數達542萬戶。

因此,年薪40.8萬元以下(月薪約3萬加1.5月年終)、雙薪家庭年薪81.6萬元、4口之家年薪123.2萬元可免納所得稅;全年股利94萬以下可免稅,甚至可退稅。加薪遙遙無期,減稅的小確幸,感恩「英德」,讚嘆府院苦民所苦,為低迷的民調打下一劑強心針。

治理國家不管是經濟建設、教育、國防、外交……等等都需要錢。錢從哪裡來?答曰:國家機器透過稅收、經營國(公)營企業、罰鍰…..等方式取得之,其中最大比例來自稅收。馬政府2008年上任後,曾因「油電雙漲」帶動物價上漲而飽受批評;馬英九2012年再度當選,再度因油電雙漲被罵翻天。油電為民生必需品,價格的波動往往牽動著物價,物價浮動,民心不安,為安(收買?)民心,凍漲拚選舉似已成施政的最高指導原則。

租稅負擔率(Total Tax Revenues as a percentage of GDP)為國際上比較各國租稅水準時,最廣泛被運用的工具。就是以政府稅收占國民生產毛額(GDP)或國民所得(GNP)的比率,衡量一國國民的租稅負擔程度,比率越高者表示國民支付給政府的稅收越高,政府規模也越大,提供的公共建設服務的質或量也更高。

政部最新出爐的財政統計年報顯示,台灣租稅負擔率從1995年的17.5%一路降到2015年12.8%,但在看似大家租稅負擔輕的同時,合計個人綜所稅、企業營所稅的所得稅占總稅收比重不減反增,一路從25%提高至45%、今年上半年更高達51%。所得稅比重偏高,已造成台灣稅收嚴重失衡。

表1所示為中油與前亞洲四小龍亞鄰各國稅後零售均價比較表,各類油品價格,台灣的油價均明顯偏低,其中國人最常使用的95無鉛汽油價格,韓國較台灣高出之之81.54%,相對油價便宜的日本,其92無鉛汽油價格也高出台灣38.30%。

圖1所示為各國住宅用電電價比較圖。還是以韓國、日本為例做比較,每度電價台灣為2.5679元,韓國為3.8475元,日本為7.5197元。韓國電價高出台灣49.85%,日本電價高出台灣192.83%,也就是說日本電價是台灣電價之2.93倍。

在相同的國民生產毛額(GDP)或國民所得(GNP)規模下,租稅負擔率的大小直接影響著國家之稅收金額,當稅收不足時,平衡國家財政,舉債治國已成為政壇施政主要方略。從李登輝以降,總統直接民選,但這20年來國債暴增20倍,積累之金額高達5.6兆,在小英總統任內要破6兆當指日可待。

國家是一龐大的組織,經國家機器運作,人民生命財產之安全得以維護。但不管國家多強大,國家基本上不事生產,一切用度均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台灣租稅負擔率、油電價格相較於日韓均明顯偏低,最新出爐的所得稅法修訂,大幅降低了綜所稅租稅之負擔,萬民受惠,原本就已經捉襟見肘的財政,為選票考量,中央政府又當了聖誕老公公。英德政府卻從來沒有告訴人民,短收的稅賦缺口如何補實?更以照顧民生之名凍住了油電價格,這一凍也凍住了台灣的未來。

國庫空虛,遂把台灣的將來當提款機,拚選舉、拚政績、拚凍漲,拚出了5.6兆的國債。如果舉債額度都已瀕臨法定舉債上限,再以選票考量繼續油、電凍漲,也不敢增稅。甚或在國家財政如此困難之際,左手推燒錢的前瞻建設、社會福利政策,右手推減稅、凍漲。國庫進少出多,收支難以平衡又借貸無門時,除變賣祖產外,印鈔票救財政,飲鴆止渴的施政可能是一不得不選項。屆時,通膨壓力下的金融秩序大亂,甚至令新台幣信用破產。當年舊台幣崩潰的歷史會再次出現嗎?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