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漲價不是洪水猛獸

13 十一月 , 2015  

退休教師 謝其政

馬總統在第2任高票當選後,面對國際原油價格飛漲,誠實的說出真話,挑戰人民的荷包,推出油電雙漲政策。此一政策一出台,來自四面八方的撻伐之聲不絕於耳。諸多媒體更挾民意以自重,高談馬政府不知民間疾苦,從此以降,馬總統的聲望便一瀉千里。去年九合一選舉,國民黨慘敗,身兼黨主席的馬英九總統的聲望更跌到個位數。

   

油電雙漲政策的推動,事涉國家能源政策,尤其台灣是能源進口大國,油、電價格受國際油價走勢影響甚鉅,並非經濟部、行政院甚或總統府說了算。公部門或中油、台電常以國際油價上漲,必須反映成本,靠漲價來提高營收的行徑當然不可取,畢竟中油、台電都是國營獨佔事業(因台塑石油加入經營後,石油變成寡佔事業),用此種因為國際油價上漲,所以必須漲價反映成本的說法不具說服力。當然我們更反對另一批挾民意以自重的政客或媒體人,逢漲必反,甚或為反對而反對。媒體評論者一旦遇到公部門論述:因為國際油價上漲,所以油電價格必須調漲的說帖時。總是要求公部門,先提出中油、台電之整改方案,若中油、台電之經營績效、營運效率等情事未有效改善前,凍漲最大,其餘免談。

  

原本公部門言之成理的反映成本論述,怎麼與經營績效、營運效率等情事產生了超連結?依媒體評論者的邏輯,如果國際油價不上漲,只要油電價格凍漲,便可容忍中油、台電經營績效、營運效率不佳等情事繼續存在。這種立場鮮明的對話與辯論,無助於釐清事件真貌。因都先射箭然後再畫靶,當然箭箭都命中靶心。但每個人都有不同靶心,永遠失焦,這種雞同鴨講的對話不叫辯論,應正名為吵架,尤其是雞與鴨間的吵架,又怎能擦出燦爛的火花,討論出共識呢?

   

除了油、電是現代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民生必需品外。水尤其是充足、乾淨的用水,更是生活中更不可或缺的民生必需品。台灣雖然年均降雨量高達2000公厘以上,應是一個水資源豐富的國家。但是在台灣這塊土地,山高水「短」,河流湍急,屬淺碟式的地形不利於蓄水。因此,仍是個缺水的國家,一雨成澇,不雨成旱,成了島上揮之不去的夢魘。

   

既然水資源如此珍貴,但我們的節約用水政策仍然停留在喊喊口號中走過每一天。根據台灣自來水公司公布的資料顯示,台灣的水價已經近20年未曾調整,20年來台灣原水取得日趨困難,供水系統亦因沒有資金挹注汰舊換新,就算自來水公司有一流的設備與技術,將原水淨化處理後達「可生飲」的水準,但經過殘破不堪,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的供水網絡,再經大樓管線接到用戶的水早已變質,並且在這供水系統中有高達20~23%不等的珍貴水資源在傳送過程中消失了。復因台灣的水價是便宜的,相較於我們所熟悉的主要國家每度(m3)水費,我們超級比一比:台灣 10.84元/度、日本49.1~115.4元/度、新加坡33.8~45.1元/度、美國24.33元/度、韓國8.7元/度。上開資料所揭,除韓國外,其他國家之水價均比我們高,而且高很多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又要馬兒肥,又要馬兒不吃草;自由市場之價格是由那隻看不見的手,依供需法則所操控。這些道理大家都懂,怎麼一旦遇到油、電雙漲,水費調漲此一敏感話題時,好像大家都變笨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油、電雙漲的推動,馬政府已為此付出慘痛代價,那就暫且擱置。就談水價吧!近日台北市驚暴自來水使用鉛管事件,引發多方討論。台灣水價與世界各主要國家相比,不管匯率、物價指數或平均每人GPD值如何加權,都無法改變台灣水價是超級便宜的是事實。因為水價太便宜,推動節約用水,也僅能喊喊口號,鮮有成效。也因為水價太便宜,自來水公司便無法獲得充裕資金挹注,汰舊換新管線,為提供民眾充足、清潔的用水做出貢獻與保證

    

漲價不是洪水猛獸,請民選首長們不要為了選票不敢漲價,民代們為了討好選民反對漲價,人民不要為了自己的荷包,反對水價合理反映成本。就從增加人民負擔最少的水價調整案開始,在台灣建立出一套,可以理性討論,不問立場,只問是非的溝通平台吧!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