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潛艦國造仍有一段路要走

16 四月 , 2018  

獨立評論人 宋磊

美國國務院正式在7日公告我國潛艦國造之行銷核准證(marketing license),消息一出國防部與府方高層為之振奮。對台灣而言,未來如能透過美方的技術轉移將潛艦中最重要的「紅區」設備以「商售方式」售台,海軍在潛艦國造上將有機會獲得突破。這突如其來的消息佔據新聞媒體,一時間不少人興奮若狂。但本文對此有若干提醒,期盼當政者對潛艦國造謹慎因應。

首先,潛艦分為紅區、黃區與綠區裝備,後面兩項設備照道理說難度不大,透過技術轉移或者購買的方式均能獲得,但對於敏感的紅區設備,包括潛艦最重要的如:聲納、推進系統、潛望鏡等系統則不易獲得。美方在《台旅法》通過後,高調地釋放潛艦行銷核准證,台灣對其背後的政治盤算不得不慎,因為稍一不注意很容易就會惡化當前的兩岸局勢。

從近日中國官方針對我方國造潛艦一事的態度即可得知,中國對於美方目前針對放鬆協助我國製造潛艦一事相當不滿,加上蔡政府上任後兩岸關係早已進入冷對抗階段,本文大膽預測未來中國海、空軍繞台演練的次數/頻率必會大幅增高,國安團隊必須謹慎以對。

第二,未來台灣如擁有潛艦國造的相關關鍵性技術,對我老舊的水下兵力確有實質幫助,但容許本文提醒,擁有一支完整的水下部隊固然值得慶喜,但對於相關的水下收搜救裝備與專業人員的培訓,台灣長期以來相當欠缺,一旦潛艦部隊發生意外,現有的搜救部隊無法及時因應,因此建構一支專門進行水下搜救的部隊有其必要。

第三,美方售台武器均透過商售、軍售兩種管道進行,前者透過我方自行接觸相關廠商,並經由透過遊說團體達到購買之目的,價錢相對來說較為便宜,但風險須自行承擔;軍售管道則以我國提出委託,由美國國防部代為選購,金額較為高昂,但所買到的裝備有一定保障。然而不能忽略的,美方的技術轉移並非將所有裝備、系統售予我國,再加上所有的系統安裝需透過我國自行努力整合,但台灣相當欠缺相關經驗,因此未來能否如期製造潛艦、順利服役仍是一大考驗。

第四,蔡政府預計花費4千億至5千億元打造6艘潛艦,但截至目前為止這只是概估,完全執行後仍有許多風險/變數,可以預期金額會大幅提高。就算台灣的預算可以支應,但若想以不到10艘潛艦的兵力要與中國海軍進行較量,加上還要在預備航道進行「伏擊任務」,我方潛艦部隊恐怕得發揮「一打十」的本領,才有辦法將中國海軍全數殲滅。務實而言,台灣的贏面有多大?蔡政府應好好思考。

武器自製向來是許多國家所追求的目標,但潛艦國造投資巨大,政府必須謹慎再謹慎,因為所投資的每一筆錢都是來自民脂民膏、都是人民的辛苦所得。此外,請蔡政府務必要了解,推動國防建設時仍不要忘了,持續爭取與對岸建立互信關係、進行政治溝通,才是真正的保命之道。

, , ,

By



  • Conan Yang

    高瞻遠矚不能瞻前不顧後

    --潛艦國造與微型飛彈艇都是必須的軍備,或許是經費問題難以並進,政府卻捨棄義務役的徵兵,嚴重浪費資源。

     根據媒體報導,海軍為了因應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登陸作戰計畫,在下年度編列了三百多億的預算,打算建造六十艘微型飛彈突擊艇,將部署在漁港、海灣、及河口。據了解,這項構想是由參謀總長李喜明所提出來的,然而,海軍司令黃曙光並不太認同。政府部門難免有本位主義、希望能捍衛自身的利益,最常見的是管錢的財政部與其他單位,而外交部與國防部也有瑜亮情結,三軍之間不免有戰略優先之爭,海軍出身的參謀總長被海軍司令打槍,倒是新聞。

     我國目前有光華六號飛彈快艇三十艘,是在陳水扁政府時期發包、馬英九政府初期交艇,用來淘汰有將近三十年艇齡的海鷗級飛彈快艇。由於光六飛彈原型艇曾經在漢光演習時擱淺布袋港,相當尷尬,目前只能派駐基隆、台中、安平、高雄、左營、及蘇澳等稍具規模的港口。在過去,淡水河口雖有海鷗飛彈快艇,裁撤後門戶大開。美軍預估中國攻台的想定包括部雷封鎖、及搶灘登陸,特別是先前中國釋放氣墊登陸艇攻佔淡水河口,參謀總長或許因而有此想法。

     潛艦國造始於美國小布希總統任內,民進黨政府朝小野大,因為受制於國民黨杯葛而作罷。蔡英文總統上台後全力推動五加二產業,其中的國防航太以國艦國造、及國機國造為關鍵指標。事實上,小英總統打破慣例拔擢現役上將海軍司令李喜明擔任軍政副部長,就是要委以執行「潛艦國造」政策的重任。留美的李喜明潛艦出身,在去年出任參謀總長,由軍政又回到軍令,可見層峰的信任。海軍司令黃曙光也是潛艦起家,海軍官校的學弟砲打長官,倒是少見。

     在決策過程,大家有不同的看法是正常的;尤其是為了避免出現團體迷思,也就是表面上眾志成城、其實是盲目從眾,集體負責就是無人負責。日本戰前計畫奇襲珍珠港,海軍與陸軍對於大戰略的看法南轅北轍,經過半年的辯論才定案,齊心協力。當年美國登陸古巴豬玀灣灰頭土臉,因為那是艾森豪總統早先定案的,甘迺迪總統痛定思痛,在召開國家安全會議的時候,儘管大家有共識,一定會要求國家安全顧問扮演烏鴉的角色,就是要確保決策的品質。

     當一個部會內部的歧見浮上台面,一般而言是有心人要透過媒體表達抗議。當然也有可能是主事者刻意藉機祭出家法制裁,然而,這並竟是兩刃的劍,自己通常也要為內部紀律鬆弛負荊請罪,那是萬不得已的作法,接下來可以預見海軍、甚至於國防部要出現腥風血雨的整頓。不禁令人納悶,究竟這只是單純的見解不同、還是相互傾軋,或是職業軍人對於民選總統諍言、打著紅旗反紅旗?

    事實上,潛艦國造與微型飛彈艇並非相互排斥的,前者是針對巨型軍艦、後者著眼攔截小型登陸艇,一個中長期、一個短期,相輔相成,豈可瞻前而不顧後?打擊共軍,不分海峽中線、或是沿海河口,豈可抓大放小,任憑漏網之魚如入無人之境?

     誠然,預算是有可能相互排擠,要是國家安全至上,與其把錢撒在大而不當的前瞻基礎交通建設,為何不能預見國防的必要?同樣的道理,徵兵與募兵原本可以並行,為了政客的媚俗,一來招募不到兵源、二來排擠軍備預算。試問,國安會是做什麼的?http://www.twtimes.com.tw/index.php?page=news&nid=739644

  • Conan Yang

    潛艦國造? 核四2.0!

    前幾天回台灣,又看到台船獅子大開口,要五、六百億製造第一艘「國造潛艦」,這令我想起台灣核四電廠的教訓。

    二十幾年前,台灣政府捨棄美國西屋及奇異有百年歷史且是世界績優的核能電廠製造商,又有台灣核一、二、三廠成功的紀錄(平均花八百億,七年蓋好一座),讓沒有建造核電廠經驗的台電,用拼裝式的方法建核四,結果二十年花了二、三千億,還要花幾百億來拆除,全民買單。我想當年台電董事長、總經理也是拍胸脯保證,只要政府持續撒大錢,一定做得出來。

    台電有建造火力發電廠的經驗,但是火力電廠與核能電廠相差十萬八千里。同樣的,水面艦艇與水下艦艇也是相差十萬八千里,澳洲二十幾年前的柯林斯級潛艦計畫失敗,是前車之鑑。

    論水下戰力,台灣最需要的是淺海(brown-water)短程的無人潛艇,因為台灣海峽平均只有五十公尺深。深海(blue-water)長程的大型潛艦並不適合台灣海峽(東岸有美日的反潛光纖網路,密密麻麻,尤其是公海通道的宮古海峽,不須台灣操心,況且現代反潛作戰,都是由空中P3或P8來執行)。而台灣有兩百多座高於一萬呎的高山,很容易用最新紅外線搜尋及追蹤(lRST)的技術(比AESA電子主動掃描陣列雷達還厲害),在一百五十公里半徑的範圍,來辨識及追蹤敵我飛行物及海面船隻的行蹤。

    無人的重型防衛武器,是先進國家國防科技的趨勢,美、日的軍事智庫及專家都開始重視大型水下無人載具的研發。日本潛艦部隊不容易招收到水手,因為年輕人不太願意在水下兩、三個月無電玩可玩。美國核潛艦的廚師,年薪二十五萬美元。訓練潛艦官兵,時間長且所費不貲,且現代大部分的潛艇任務都能以遙控無人載具(ROV)來執行,除了洲際核導彈的發射以外,以現在台灣造船工業及電子遙控技術的能力,足可以製造相當優良的大型水下無人載具,或無人微型潛艇,配合美國的重型魚雷及水下潛射魚叉飛彈,加上無人潛艇的大量佈雷,即可及時而有效地「保衛台灣」。

    台灣的執政當局及國防單位不應再花冤枉大錢,去抄襲古董而複雜的有人潛艇,讓少數國營公司脫胎換骨,或者製造少數人的就業機會而已。

    願天佑台灣!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231486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