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澳門與台灣聽障服務比較

10 八月 , 2017  

社工師 居隱

近日澳門聾人協會劉雪雯總幹事到台灣參訪,由於筆者做過聽障服務,想了解澳門跟台灣相關社福服務的不同,特請教劉總幹事,得到不少收穫:

手語翻譯服務發展

現在澳門只有澳門聾人協會,從西元2000年代推動手語翻譯服務,有9位全職手語翻譯員,兼任行政工作及下班時段輪流值機,雖案件沒分等級,也沒人員分級、證照制度,手語翻譯員需接各種案件,但為確保服務品質,新手工作未滿一年,通常不安排出外服務。

台灣則是從西元1990年代發展,體系相對複雜,除官方社福、 勞工、司法部門自辦或委託民間單位,建立服務團隊,並由勞工部門舉辦證照考試,或服務團隊內部考試、 採計服務時數方式,進行人員分級,決定可服務案件等級。民間社福單位也透過贊助、志願服務模式提供,因此大部份手語翻譯員是自由工作者,跟服務團隊簽約接案,其中有不少人是兼職,用所學知識、工作經驗服務多樣案件。

服務對象方面,台灣以服務台灣居民為主,澳門則是除澳門居民,外籍民眾也可申請,手語只要看得懂也可服務。申請方式方面,台灣部份地區可上網申請,澳門卻沒有。至於行政工作方面,台灣大多配置專責行政人員,負責調派手語翻譯員、辦教育訓練、核發服務費,部份地區還要隨時值機,幾乎是超時工作,面對台灣勞動法規訂定「一例一休」 鼓勵縮減工時制度,已在討論增加人力、薪資,或縮減值機時數。反觀澳門的全職手語翻譯員月薪,相當於台灣的企業基層主管,但澳門民眾覺得賭場薪資更高,不易招募手語翻譯人才,卻吸引台灣相關專業人員去澳門工作。

聽打服務發展

為服務不會手語,或希望了解精確字詞的聽障朋友,澳門聾人協會有推動聽打服務,只是現在沒聽打員,如有聽打案,就委請懂廣東話的中國大陸聽打員,帶專門打字機,用簡體轉繁體華文方式服務;反而近年中國大陸的聾人協會積極推動,協會理事長還自備聽打員。

台灣則是因應修改身心障礙法規,各地區官方社福、勞工部門陸續自辦,或委託民間單位提供聽打服務,並辦聽打員培訓,聽打員自備或借用筆電服務。只是現在案量偏少,大城市有時整個月沒聽打案,因此聽打員大多是兼職,還發生法官不讓聽打員,進法庭服務的情形。

澳門跟台灣身障社福比較

台灣社福體系早就在西元1980年代,建立疾病分類的身心障礙資格鑑定制度,近年以身體器官障礙程度鑑定,也建立一整套早療服務體系,包括發展遲緩兒童通報轉介、評估、個案管理;澳門則是到西元2009年,建立殘疾評估登記制度,早療服務也是這幾年才推動。這讓筆者想起,台灣社福界很常拿歐洲、美國社福制度比,覺得台灣社福體系超爛,對比澳門社福體系現況,認為除台灣官方及民間補助單位,常用短期補助跟標案,造成服務不易延續、工作不穩定,其實台灣社福體系沒那麼爛,就期待以後互相分享合作,建立完善的社福體系。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