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無邦交真的OK嗎?

29 十月 , 2019  

退休大使  徐勉生

索羅門群島與吉里巴斯,在五天內相繼與我斷交,引起國人對「零邦交」的討論。

日前有國際法學者撰文指出:台灣是否為一個國家,和是否有邦交國或邦交國數量多少並沒有太多關聯性。只要對外交往的「能力」不受影響,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學者的理論,是否能在外交實踐上獲得印證呢?

每年我國國慶,駐外各館處都在當地舉辦國慶酒會。在大使館舉辦的酒會,到場貴賓至少有駐在國的相關部長,甚至外長、總理,充分彰顯我們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但在無邦交國,則不會有任何高階政府官員到場。我們的國慶酒會,難以顯示這是一個「國家」的慶祝酒會。

1999年,筆者在安哥拉工作。我們想藉國慶時機,舉辦國慶酒會,但是當地政府不同意我們廣發請帖,舉辦正式國慶酒會。我們只好打電話,邀請對我友好的官員與政要,以私人餐會的方式慶祝國慶。

若干年前,筆者在另一個無邦交國工作。九月下旬,我們廣發國慶酒會請帖,包括外交部新任亞洲司長。但是他收到請帖後,立刻來電表示異議。他說:「我們跟台灣沒有外交關係,我們不承認你們是國家,所以你們請帖上不能用『國慶』字眼」。

不能舉辦國慶酒會,或者酒會不能使用「國慶」一詞,我們還算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嗎?

現階段,我們跟大多數國家沒有邦交,只能在經貿、文化、學術、科技等方面維持實質關係。這種實質關係一旦涉及政治,尤其是觸及「國家主權」,當地政府官員往往裹足不前。更重要的是,當中共打壓力道加強時,我們在無邦交國家的工作往往一籌莫展。

蔡總統無懼於中共持續挖我邦交國,強調我們可以與理念相近的國家,積極交往合作。但是民主自由的理念,敵不過政治現實。我們與無邦交國家的實質關係,有的十分密切友好,有的並不理想。但都是基於同一原則:他們與我往來的態度,完全取決於他們的意願,以及是否受到中共的制肘。

索羅門群島與吉里巴斯相繼與我斷交後,《風傳媒》就此事徵詢讀者看法,共有1579人表達意見,其中有30.72%的人認為:「又少了國際上支持的力量,很遺憾」;但是有64.72%的人認為:「減少金援支出,是好事」。

此項民意測驗,充分顯示多數國人並不真切了解有邦交與無邦交的差異。

國際法學者表示,零邦交(或無邦交)造成的是我們與其他國家之間法律關係的變化,只要對外交往的能力不受影響,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證諸實際的外交工作,即使我們「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但在無邦交國家,我們就是沒有「國家地位」。目前世界上還有15個國家,把我們當作主權獨立的「國家」。我們真的要好好珍惜。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