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熱衷獵巫的台灣社會

9 十二月 , 2015  

中壢李姓市民

頂新案判決出爐後,台灣的民意再度沸騰。

有的指斥秉持無罪推定的彰化地方法院是恐龍法官,有的責怪倉促起訴的彰化地方檢察署大意失職。罵完司法體系還不解氣,接著還要追殺立法委員天天不幹正事,沒有制訂完善的法律;然後再不免俗的痛罵一下政府無能,肯定是跟黑心企業官商勾結。

台灣的媒體向來都是順應潮流、鼓動民意的,因此在這一波罵聲中,媒體當然盡力推波助瀾。連知名的駭客組織「匿名者(Anonymous)」都來湊熱鬧,表示若將來頂新案仍維持「無罪」,將不排除「對台灣政府發動任何攻擊」。言下之意,是即便罪證不足,台灣政府也必須介入司法、干涉判決,非讓魏應充判有罪不可,否則就罪該萬死。

這一波讓人民幾乎陷入瘋狂的憤怒似乎還未劃上休止符,在台灣,似乎所有的社會事件最終都將演變成政治事件,獵巫行動的高峰,似乎總是要找幾個政治人物來陪葬。

於是,各種千奇百怪的「門神」說開始在大街小巷流竄,頂新會判無罪,被台灣人民一致確診為政治力介入的結果。只不過,到底是「法院都是國民黨開的」,還是「台灣的法律界一直都偏綠」,卻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綠吱們幾乎毫不猶豫的將矛頭指向國民黨,說國民黨副秘書長林德瑞曾經在台北市長競選期間打電話給連勝文陣營,囑咐連勝文「要嚴懲黑心廠商,但也不要殃及無辜」,顯然是要阻止連「滅頂」,這又牽連出林德瑞背後是馬金的授意。再附上一張馬英九與魏應充的同台合照,以及壹週刊說馬英九是頂新門神的指控,基本上就可以「罪證確鑿」的定案馬英九是頂新門神了──「壹週刊都報了還會有假?」如果還不足以讓人確信,可以補上說這一切還有蔡正元的「供詞」背書。說來諷刺,平常把蔡正元當笑話的吱吱們,這時卻把他的話奉為金科玉律,至於後來蔡正元「翻供」說那些其實是壹週刊刻意誇大煽情的誤導,而壹週刊也對指控馬英九是門神一事道歉,這種連新聞都懶得報的事,自然不是吱吱關心的範圍。而且吱吱還可以加碼,指出幫魏應充辯護的羅大律師,一直都是國民黨員,曾經幫李朝卿、劉松藩、顏清標等人辯護過,在法庭外,也是公開表態挺馬的法界代表。這簡直就是國民黨派去護航頂新的代表啊!

藍蛆當然也是不甘示弱,這個時候,就要找扁維拉出來救援了。當初頂新就是被陳水扁的「鮭魚返鄉」給帶回來的,關鍵的連結就是正義連線的辦公室主任王錫河。2008年政黨輪替後,王錫河就到味全做副董事長、代理董事長,直到今年10月正式成為董事長。按照寧殺錯勿放過的獵巫邏輯來看,頂新味全現在是民進黨的,而且就在王錫河正式成為董事長後兩個月,頂新就判無罪了耶!這是多麼巧合的陰謀論!順便再補張陳水扁跟魏氏兄弟的同台合照,差不多就可以蓋棺論定陳水扁是頂新門神了。如果這樣還不夠,再讓綠營的美麗島電子報副董事長吳子嘉來補個刀,他言之鑿鑿的說,民進黨的派系頭人,從前總統陳水扁到包括新、蘇、游、謝等派系,都曾拿過頂新政治獻金。至於陳水扁還能不能代表民進黨,這個問題在過去八年從來都沒對蛆蛆造成困擾。更何況,蛆蛆還可以舉出鐵一般的事實,指出去年就是因為屏東老農多次跟屏東縣政府檢舉無效,所以北上台中報警,才讓這頂新的餿油風暴曝光,中央南下稽查,還發現屏東縣政府私下通報頂新。有鑑於屏東縣政府是綠營長期執政縣市,因此得證民進黨是頂新門神。

可嘆,台灣社會似乎只想找到一個標靶,然後把一切的罪都歸在他的頭上,接著只要殺掉他(這麼罪大惡極者還不能一刀殺掉,可能要凌遲或是火刑才能符合鄉民的正義),世界就太平了,社會就恢復和諧了。

在這一波如同「獵巫」的「滅頂」行動中,有多少人真的認真去看過彰化地方法院的判決?有多少人試圖去了解為什麼法官認為檢方的證據不足以定罪?有多少人關心「無罪推定」在刑事訴訟上的意義?有多少人願意捍衛司法的獨立,堅信司法不應受到政治力或民意壓力(民粹)的影響?

台灣民眾向來是理盲濫情的,台灣媒體向來是嗜血喜腥的,台灣的政治人物向來只想藉由頂新案來攻擊政敵、操弄選票。

在政客們爭相加碼高喊滅頂、輪番爆料出賣政敵的過程中,冷靜的明眼人,很容易就可以看出:頂新根本就是藍綠通吃!做為以選舉執政為目標的政黨,對於這種大財團的政治獻金,當然是來者不拒。今天只是因為頂新成了過街老鼠,所以大家紛紛義正嚴詞的加重加速「滅頂」,以示公正。可是,在頂新之外,又有多少未曝光的大企業、大財團,在請我們的政治人物當門神呢?

當台灣的政治人物及其支持者,喜孜孜地一同把頂新高高綁在火刑柱上,而媒體則負責在旁邊鼓掌叫好的時候,大家也就忽略了,像頂新這樣的企業不會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