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猜猜看,誰入常?

21 十月 , 2017  

鬼谷長青

中共19大終於登場;隨著中國大陸國力的快速增長,這場盛會也較以往各屆更受到全球媒體的關注。19大將出台許多政 策,對亞洲與全球戰略形勢都將造成重大影響,關注是合理的;不過媒體最喜歡的議題還是人事布局,也就是中共權力核心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到底有那些人,各媒體提出的預測名單不知凡幾。這不算對大陸另眼看待,就好像民主國家總統大選前,媒體都會聚焦在誰當選一樣,屬於媒體天職。

入常名單,再權威的媒體也是猜的

不過,和西方大選不同的是,中共換屆的人事布局缺乏民調之類的觀察指標,各大媒體沒有依據,只好透過人脈從可能知情人士或長期觀察中國政情的研究者中獲得些 蛛絲馬跡,再加上自己推測拼湊出一份可能名單。如果對,就可以炫耀同業或向老闆邀功;如果錯,那跌破眼鏡的事本來就多得很,例如去年幾乎沒有媒體預測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對媒體來說,如果大家都錯,那就不算錯,所以預測會自然趨同。

中共會議雖然表面上行禮如儀,其實檯面下波濤洶湧。會議前安排妥當也只是預期,只要會議進行中就存在變數。常委名單正式宣布前,即便習近平本人也未必能全然掌握。所謂知情人士都只是道聽塗說,或別具用心放風測試,屬於參考性低的小道消息。不過,雖然各大媒體提出的名單都是猜的,但依據企業管理「專家調查法」 (Delphi Method)的理論,如果把各個推測中出現頻率較高的名字列出來,還真有可能接近正式名單。因為「專家調查法」 是對未知事件由專家們依據自己經驗提出預測,找出各個預測的交集,經過專家修正意見後再提出,所以最後階段提出的名單理論上預測性很高。

會議前夕,各家預測都已出爐。據不完整的統計,除了習、 李兩位一般都預期不會換之外,較常提到就是汪洋、韓正、栗戰書、陳敏爾與胡春華。入常後對應的位子分別是:汪洋接人大、韓正接政協、栗戰書接中紀委、陳敏爾與胡春華準備接班。

但真的就是他們7位了嗎?不然,因為那只是專家共識,並不是中共的共識。不過,對在台灣的研究者來說,誰入常、誰不入常並不是真正的重點,因為沒有切身利害關係;人事布局的脈絡才是,因為那不僅顯示中共當權者處理重要問題的邏輯,權力重分配的結果也諭示未來可能的政治方向。猜猜看誰入常的「 脈絡」,才是外部研究者觀察的重點。

外部觀察的重點與其脈絡

首先,韓正是否入常?猜測韓正將會入常的理由,主要是從派系平衡著眼。韓正有江派背景,資歷也夠,江、 胡時期的人事安排也的確有派系平衡的考慮。但,那是以前,現在以習近平的權力,還需要給江派面子,在權力分配上妥協嗎?

從「習核心」這詞彙被提出,一般都認為習近平已大權在握,特定西方媒體甚至用「皇帝」來形容。如果真是如此,「習皇帝」 就擁有入常的完全主導權,像美國總統一樣,要誰入閣就入閣,人選只考慮適任與否無所謂派系。就算從派系著眼,習近平既處理了孫政才,又何必提拔韓正?若此,韓正入常的機率並不高。

所以,如果韓正真的入常,就表示江派的潛在勢力還非常大,習近平的權力並沒有表面上那麼穩,所以不得不先打巴掌拿下孫政才,再給糖果提拔韓正。或者,習近平有更大野心,如某些西方媒體的預測,20大還想繼續幹下去,所以要爭取江派支持。不過此說邏輯不太通,江派在這5年的打貪反腐中受傷慘重,不是提拔個韓正就能安撫得了。

習近平是否有意繼續幹下去?目前看不到勸進聲。但現在沒有,不表示5年後不會有,所以還要觀察其他現象。這就是第二個觀察重點:所謂的「王儲」與「相儲」,是否入常?

中共從江澤民時代,就正式建立了接班人入常的慣例。「王儲」 以國家副主席及軍委副主席身分、「相儲」以國務院副總理身分,在總書記第二任期入常見習。胡、習二人皆是如此接班。如果習近平準備任滿下台,理應循此慣例;如果還想幹第三任,這一任期就可能不指定接班人,一則測試各方反應,二則避免任期最後可能面臨的王儲逼宮。所以,陳敏爾、胡春華是否入常,是很重要的觀察指標。

當然,由陳敏爾、胡春華接班是出於外界揣測,習近平可能另選接班人。但無論是誰,年齡低、資歷夠是必要條件。如果習近平安排接班,入常名單中可以看得出來。果真如此,就產生另一個問題:接班人入常,將衝擊政治局常委結構。

這是第三個觀察重點:政治局常委人數,是縮減為5人、維持7人,還是增加為9人。

文化大革命之後,中共就轉換為集體領導模式,以避免權力集中在一人手中的缺失。如此不設黨主席,以總書記領導政治局常委為權力機構。原則上政治局常委地位平等,每位常委都各管一段,並不是總書記說了算,因而在9常委時代有「 九龍治水」的反諷。

政治局的結構,除了黨總書記、國務院總理、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這四位「鐵帽子王」一定入常外,政法委、中紀委、文明委或中組部等黨職主管也慣例入常。18大政治局常委從9人改 7人並沒有問題,因為習、李由見習而接班,退下來的是胡、溫,結構並沒有改變。但如果19大仍維持7常委制,四位鐵帽子王,再加上王儲、相儲,只剩下一個名額。若栗戰書入常是要取代王岐山接中紀委,那政法與意識形態黨主管入常慣例就會被打破。

習近平會維持哪個慣例?7常委?接班人入常?政法委等黨主管入常?最簡單的安排是回到9常委制,建立接班人入常時9常委,接班後7常委的慣例。如此接班人入常、政法委等黨主管入常慣例,都可以維持。

問題是,在集體領導下,7人分配的權力當然比9人大,習近平會增加2人入常稀釋他的權力,還是維持7常委制,順勢拔掉政法與意識形態主管對他的制肘?或者更狠一點,縮為5常委,除了四位鐵帽子王,再加上一位中紀委,破除接班人入常慣例。果如此,習的企圖心就真的要注意了。

誰接政協主席?

最後,還有個觀察重點值得一提。我們權且把它當作結論,因為與台灣關係較為密切。那就是,如果韓正不入常接政協,誰接政協?

政協主席在中共常委分工上,是主管新疆和西藏工作,分管台灣事務。如果不考慮派系純粹從適任性考量,韓正來過台灣,對台灣理解深,他入常準備接政協主席合理。但如果不著眼於台灣經驗,而重視新疆與西藏經驗的話,那麼先後主政西藏、新疆的陳全國入常,雖然是爆出冷門,但也不令人意外。事實上,就現階段大力推動的「一帶一路」 建設來說,新疆與西藏的重要性超過上海,以新疆取代上海一把手入常慣例,對黨代表們具有說服力。

陳全國治藏、治疆,都以強悍著稱,若果真入常接政協主席,對台灣的態度恐怕軟不到哪裡去,至少較賈慶林、俞正聲強硬;因而可能意味中共在台灣問題的立場上將轉趨嚴厲,至少硬得更硬對台灣來說,這或許是猜猜看政治局入常名單中,最重要的觀察點了。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