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百花齊放的台灣語言政策!

12 十月 , 2017  

國中教師  林志翰

十二年國教「本土語文與新住民語文」課程在小學階段被劃分進「部定課程」,每個年級統一教授一堂課。開放孩子選修台語、原住民語、泰語、越南語、印尼話等等,看似兼顧族群多元融合、百花齊放,但實質上卻弱化國家認同感,幾點意見供參:

首先,隨著德國收容難民人數不斷屢創新高,德國在去年七月通過了一項前所未有的法律。法律規定了難民的權利與義務以及融入社會的要求。德國政府為庇護申請者提供住所,以避免出現難民營;為難民打開了就業的窗口,以方便其尋找工作,但也清楚指出,未付出足夠努力以融入社會,尤其是沒有掌握德語的難民,德國將不會給予其長期居留的權利。中斷語言培訓的難民,等於撤銷自己的居住申請,取消了留在德國的權利。德國「體貼」地為難民開啟了一扇窗,希望難民能夠好好落地生根,藉由語言的統一增強外來難民的「德國認同」。

其次,走進校園裡,選修阿美族語、泰雅族語、越南語、泰語等班級學生均只有屈指可數的兩、三人,美其名為母語紮根,實際上卻是浪費教育資源。

原住民本來就是台灣這塊土地的先驅,新住民孩子更是從小在台灣這塊土地成長,無須再用語言區分你我。政府在國語文課程之外,應思考官方第二語言為何,所有的學生均一視同仁地加強該語言課程的學習。尤其大多數的外配早已在台灣落地生根,戮力於孩子的教育管教,付出心思不遜於任何台灣人,實在無須再用語言區別出原住民與新台灣之子的不同。

筆者班級裡恰好有一位外配的子女,在競爭激烈的美術班中,這位女生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更難能可貴的是,她完全沒有課後補習。她直言不想增加父母金錢的負擔,上課時認真聽講,放學後不但可以有充裕的時間溫習課業,還可以幫忙碌的媽媽分擔一點家事,這是她可以做到的本分。

而這位媽媽更是靦腆,幾次的班親會中,總是羞澀地站在教室一隅,等到家長散去、留到最後一刻才跟我講幾句話,聊聊她的小孩。雖然國語腔調生澀,詞彙不多,但只要談到她的女兒時,臉上開懷洋溢的笑容道出了媽媽心中滿滿的驕傲。

語言作為社會的集體財富,存在於全民之中,因為全民的共同使用而獲得了生命。語言的延續有其需求性,原生家庭或族群社會自然就會視需求感而教導孩子,讓語言延續生命。政府實在無須刻意地花大把的經費開設多種語言課程,還要老師進修第二專長。何況,老師進修了幾學分的泰語、越南語課程,就能教授泰語、越南語嗎?這樣百花齊放的語言政策不切實際,無助於國家認同的凝聚,反而讓隔閡的標籤越顯鮮明。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