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盲目的東奧正名公投

6 九月 , 2018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當一位投資客憑著直覺與道聽塗說買股票,賺或賠是他一人付帳;當有位選民對政客的吹噓懷有錯誤的認知,則是全民受害。

前者在投資時拿的是自己的錢,股市中賺或賠反映在自己的財富報表上,所以一定會花時間研究內線消息的真偽;後者投票時不用拿自己的錢做賭本,選贏不會有帳面的增值,選輸是全民買單,而且手頭上那神聖的一票根本無關痛癢,票投下去,目的只是為了滿足自我感覺良好,所以何必顧慮那麼多呢?

一般人民對於政治非常無知,政治的陷阱在它看似簡單,尤其在民主的社會裏,人人把言論、種族、性別、宗教、財產自由認作最高的文明指標,放在每一個人身上,必須是檢驗的標準,黑箱中的自己只要不被公開抓包,吃香喝辣才是重點。

殊不知政治有其高度複雜性。誰都知道經濟學非常難懂,違背經濟學原理的政治一定會出差錯,但投身政治的政客就是故意簡化經濟學原理,選民更是壓根搞不清楚經濟學是什麼東西,因此政客可以大玩正面我贏反面你輸的把戲,每個人有不受約束的選舉權力,可以矇著雙眼指派政治代表。

文明社會對於學有專長的菁英都會給予尊重,並願意付高的待遇給這些精英份子,大家都願意多數服從少數,不會有哪個神經病敢在飛機上大聲叫囂飛行員要聽我的。但碰到選舉就不是這麼回事,出於人的非理性具有選擇性,對於事不關己的選舉議題,又無力改變結果,專業判斷全丟在一邊,不在乎其真相,所以何必在意議題的真實性?

東奧正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不知其真實性為何的非理性議題,實在說不出硬改名稱的好處,至多就是部份台灣人為何不能以自己決定的名稱參加奧運,顯而易見的壞處則是勤練多時的運動員有極大的可能會喪失表演的舞台。但贊成公投的民眾又不是運動員,能不能參加奧運事不關己;再說中國打壓不會直接打在我身上,替我扛砲火的可能是軍人,絕對輪不到我打第一槍;在可預見的明天,薪資不會因此大幅下降,只要我爽就好何必顧慮那麼多呢?

因此一大群與奧運無關的非理性民眾,以自我感覺良好的理由,強自替少數利害相關的運動員投下否定票,然後美其名說是民主的展現,倒楣的是運動選手,生在這個不講理卻講非理性民主的台灣,讓他們承受如此風險。

當觀光休旅業蕭條,旅館業倒閉時有所聞,反正自己目前的利益不受損,因為事不關己,民眾哪會關心旅遊業飯碗被莫名其妙政策砸爛的悲憤;一如沒人會去同理少數運動員被多數無知民眾從舞台踢下來的悲哀;一如公教人員被執政者背棄信諾,而多數事不關己的民眾卻無感至甚鼓譟叫好。

當少數被多數不相干民眾霸凌的事件接二連三發生,這些原本個別獨立的少數會慢慢的加成為多數。形勢巨變的代價是,同理、包容與尊重等人性價值的流失,台灣卻真的回不去了。

選民矇著雙眼投下一張無關痛癢的選票,否則無以解釋為何蔡文執政之初滿意度超過50%,不滿意只有區區16.7%;執政滿兩年後,不滿意度超過60%,滿意度不到30%。

短短兩年發生的劇變,與其說蔡英文無能,不如說群眾對於政客的洞察力嚴重失真,正好應驗輕率與賭氣的投票,除了害己,也害到活在錯誤政策的大家,於是全民皆輸。

蔡英文的民調熱度不到兩年,但大家又不能拿她怎麼樣,還要繼續容忍她歹戲拖棚兩年。民眾是否體認到:口號式民主絕不是治國萬靈丹,民主的內涵還有很多值得改進的地方?若沒認清這一事實,民主很有可能成為政客胡作非為的護身符,甚至比獨裁政權更惡質。

photo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business”>Business image created by Kues – Freepik.com</a>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