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紀念「仇恨」的228?

3 三月 , 2017  

中國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  呂謦煒

70年前的2月28日,台灣島山雨欲來。官民之間的對立,造成巨大的鴻溝,時至今日仍深深影響著台灣社會。做為當時的執政者,做為當時的執政黨,無論背後可能有何種因素,國民黨都必須要為當時造成的冤假錯案負責。

民國85年,當時的中華民國總統也是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先生首度道歉。嗣後成立「228事件賠償基金會」,而國民黨歷任主席,包含連戰、吳伯雄、馬英九等人,也為此事件道歉負責,並汲取教訓,為此後的族群和平而努力。

有些人覺得,要釐清228事件的真相,光道歉不夠。是的,真相確實必須釐清,而且我們必須釐清許多特定立場者不讓民眾瞭解的真相。

在唐賢龍所著的《台灣事變內幕記》中,他以在台灣的新聞人角度,記載下了他親身經歷的228事件。依據他的分析,國民黨在事件中確有一定的責任;但是,不能忽視兩岸社會環境與歷史差異造成的影響,而且在參與事件的台灣人被國軍鎮壓前,台灣全境確實有台灣人毆打外省人的情形。如果只提台灣人被國軍鎮壓的狀況,卻忽視此前台灣人欺壓外省人的慘案,更忽略此前由於兩岸各自歷經堅苦卓絕的對日抗戰與日本殖民之下的次等待遇,228永遠無法成為「和平紀念日」。

正如同唐賢德《台灣事變內幕記》中記載的,國軍到台之後,被台灣人欺負的外省人不打算對台灣人報仇,「使假冤冤相報,仇恨越積越深,從此便永無寧日,那決不是一個好現象」。誇大228事件受難者數量(有人聲稱達30萬人,亦有人稱在1.8~2.8萬之間,而申請228基金會賠償的人數,截至104年8月,「死亡」類案件684件、「失蹤」類案件178件)、偽造228死難相片(將國民黨在上海殺共產黨移花接木為台灣的228事件),卻不提台灣人藏匿外省人、外省人保護台灣人的族群共榮情景。我們要紀念的究竟是「仇恨」,還是「和平」?

民國79年,在媒體辦的一場研討會當中,陳芳明曾說,「政治案件的受害者已不在民進黨內,加害者也不全然都在國民黨。但政治操作下,把所有問題都簡化成國民黨必須承擔責任,民進黨反而成了受害者。」民國101年,時任民進黨政策會執行長吳釗燮也坦承,「常常把它(轉型正義)當選舉工具而已,沒有掌握機會好好去處理相關問題。」將歷史簡化,歸咎國民黨、蔣中正,持續操作族群對立,而忽視時代背景與侷限性,更忽視兩岸同胞相互保護、不相追究的經歷,絕對不是我們今天紀念228事件的目的。

民國36年的那一天,台灣人與當時大陸來台的外省人之間,還沒有辦法真正做到相互的理解;對於台灣人在日本殖民50年之下,渴望當家作主的心聲,對於大陸人在面對帝國主義侵略下,堅苦卓絕保家衛國的心聲,在時代的局限下,雙方難以將心比心,最終釀成慘劇。

對無辜的死難者來說,任何彌補都無法挽回,作為當時的執政者,國民黨當然應該道歉、道歉、再道歉;然而,228是「和平紀念日」,無論是國民黨、民進黨、原住民以及400年或70年前來台的漢人,我們共在一條船上,彼此的歷史記憶,都銘刻在這塊島嶼之上。承載著這些記憶,我們必須手牽著手,守護和平,邁向未來。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