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國民黨總統初選別迴避辯論

13 二月 , 2019  

專業模擬工程師 有梗有葉

民進黨蔡英文上台後,以意識形態用人,外行領導內行,權力壓倒民意,小處凌駕大局;去年底九合一選舉民進黨雖然大敗,但卻看不到蔡英文對自己的錯誤萌生任何悔意,只看到蔡英文學柯文哲搞網紅,以為只要做做網紅就能連任,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進入2019年,在沒有實質檢討下,蔡英文在民進黨再度定於一尊,擺明要挾著龐大資源跟沒有資源的國民黨競選2020,那國民黨還能憑什麼勝選呢?不就憑優質民主所產生的更有戰力的候選人來贏得民心嗎?

現在有意出馬代表國民黨競選總統的人有好幾組。過去國民黨為了展現所謂的團結,常有一種聲音主張大家協調一下、喬一下,最後集中到一組人馬來,避免初選時傷了同志和氣,不過這種似是而非的論調必會讓國民黨失去民心,欲振乏力。

美國職籃NBA要產生冠軍隊是怎麼做的,是各隊派人來協調嗎?不是!是派「有力人士」到各隊去喬嗎?也不是!如果是這樣,籃球愛好者早就拒絕觀看NBA了。大家都知道NBA有一套成熟的機制,從例行賽到季後賽,一個隊伍想要勝出就得要拿出戰績來。像這樣類似NBA的機制國民黨做不到嗎,這個機制早就該訂出來了,不是嗎?讓參選的人陳述他的理念,辯論他的主張,有這麼難嗎?沒經辯論的投票絕不會是真民主。

也許很多人都認為民主是潮流,不會回頭路,我們也以中華民國是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為榮,但民主真的不會走回頭路嗎?會的!因為歷史上是有發生-那就是羅馬從共和變成帝制。對羅馬的「共和國之父」西塞羅來說,共和國實際具有什麼意義呢?最基本就是尊重法律和先例的穩定政府。尊重法律和先例是靠什麼?那就是靠辯論安排,尤其是攸關共和國的公眾事務更是要如此,西塞羅說:「當政府由自由的貴族辯論安排時,共和國就繁榮;當暴力或者賄賂控制著榮譽和政策時,共和國就會喪失。」

最能捍衛羅馬共和核心價值的就數西塞羅了,有記載說西塞羅小時候是一個輕微的口吃少年,在古羅馬,要成為高官顯爵,沒有能言善辯的口才幾乎可說是痴心妄想,但對西塞羅而言平庸無異於死亡,他從未向口吃頑疾妥協過一天;年輕的西塞羅通過嘗試各種語言訓練以及幫人打官司,使他一步步從芸芸眾生中脫穎而出,成為一個傑出的無與倫比的、令人敬畏的雄辯家和律師。他一生大大小小的辯護官司中只輸過一次。

西塞羅說「沒有誠實,哪來尊嚴。」這種誠實來源於內心對善惡的判斷,來源於個人品質的堅守。在羅馬政體岌岌可危的公元前63年,殘暴的陰謀家、野心家敗落貴族喀提林豢養和結交了一大批同他一樣的失意者和流氓意圖謀反,並向追隨者許諾:「如果自己競選執政官成功,將取消他們的一切債務,富人不受法律約束,把高級官吏的職位、司祭的職位分配給他們,答應他們放手來掠奪,為戰爭和勝利者的為所欲為所能提供的一切戰利品。」

只看這些昏亂的空頭支票就能判斷出喀提林的統治將面臨何等的恐怖,在羅馬共和即將陷入混亂和獨裁統治的危情時刻,西塞羅憑著敏銳的政治嗅覺事先搜羅了大量喀提林意圖謀反的證據,在元老院接二連三的發表了四篇著名的《反喀提林演說》演說,以壓倒性的高超雄辯口才領導羅馬人民挫敗了「喀提林陰謀」,使得羅馬政體重新歸於暫時的寧靜,他也被元老院授予「共和國之父」的稱號。

之後在西塞羅作為元老院執政官期間,清廉的西塞羅時時用喀提林事件告誡羅馬權貴「財富只限於他們用誠實的手段所能取得的一切。」

為什麼辯論那麼重要呢?因為辯論最能彰顯言論自由的真價值,也是打破媒體壟斷的唯一利器。辯論更是激發大眾思考的最好方法,對大眾而言,輸贏不重要,真正有價值的是在內容。就像網球比賽,即使落敗的一方也有可取之處,這就是觀眾不只是看比數而且要看整個球賽的原因;只有在正反雙方的深入下,人們才能對問題深入掌握要點。

如果國民黨參加初選的人不能說出他的政見跟民進黨的蔡英文有什麼差異,如果參選人不能讓大家檢驗他的政見,那請問人民為何要選他-只因為他是國民黨嗎?如果國民黨辦初選繼續選擇逃避辯論,那就算最後國民黨「如願」選上總統,那也不見得夠贏得人們的尊敬與支持。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