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繁星數字唬弄你?

17 三月 , 2017  

國中教師 林志翰

美國愛普生、鈴木汽車等企業的商業顧問瓊斯(Gerald Everett Jones),寫過許多商業書籍與電腦書籍,同時也是一位才華洋溢的腳本創作者。瓊斯寫了一本《別讓統計圖表唬弄你》的科普讀物,用許多統計圖表指出了各式各樣的騙人招數,教你判斷哪些統計圖表是虛有其表,如何從統計圖表中獲得正確的訊息,達到溝通目的。如果你以為數字不會說謊,眼睛所看到的統計圖表或數字就是事實,那我們就太容易被矇騙,失去了自我省思批判的契機。

當大學繁星爭議吵得沸沸揚揚時,台南一中校長張添唐批判,名額氾濫的繁星計畫持續下去,多元入學將變成一元入學,台灣乾脆改成16年國教,大家用分配的就好。張添唐校長的一番話語言猶在耳時,大學招聯會公布了一份大數據分析表(如附件),用數據來反駁社會大眾對於繁星計畫的質疑聲浪,認為繁星錄取的學生課業表現優秀。事實真是如此嗎?數字有沒有說謊呢?筆者以數學的觀點戳破大學招聯會的把戲。

首先,圖表中用「比例」來佐證繁星錄取學生的退學比例、二分之一不及格的比例低,排名班級或科系前5%學生人次的比例、學業表現排名比例與個人申請、考試入學這兩個管道入學的學生表現不遑多讓,就是一種數字會說謊的假象。

以民國100年為例,繁星推薦約8000人,個人申請約38000人,考試入學至少60000人,三種入學管道錄取的學生總數相差甚多。用「比例」的數據分析來回應質疑聲浪,頗有愚弄社會大眾的味道。

原因就在於,繁星錄取的學生中還是有相當比例優質高中前5%的學生,分母越小,學業表現優良呈現的「比例」自然顯得巨大。反觀這幾年頻頻出現7分、18分念大學的離譜現象,考試入學錄取的學生中有相當比例的學生素質不佳,學業表現優良呈現的「比例」自然就會被稀釋。同樣的思維也可以用來解釋為何繁星錄取學生的退學比例、二分之一不及格比例較低的數據假象。

其次,第一線教師質疑繁星最大的弊端就在於那些假借繁星漏洞委身於偏鄉或地區型高中的優秀學生。這些學生在高中升學時「高分低填」,所圖的就是三年後該學校的繁星名額。即便大學學測成績沒有考好,依舊可以藉由校內較佳的排序打敗其他學校學測成績較高、校內排序較差的競爭對手。

也難怪許多就讀台南一中的學生私下向筆者抱怨,當年升學競爭擠身第一志願,大學學測「努力」考了65級分以上,卻因為校內排序的問題輸給社區高中、大學學測不到60級分的同學,那種惆悵感與不平剝奪感十分濃烈!

最後,繁星的初衷美意在於平衡區域發展,縮小城鄉差距!當制度漏洞為有心人士所鑽時,我們還要佯裝教育多元的美好嗎?大學招聯會公布美化繁星的數據圖表根本就是一種掩耳盜鈴的心態。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