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美伊衝突升高,台灣會有事嗎?

4 六月 , 2019  

退休大學教師  衣冠城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日前在阿聯酋的阿布達比指責伊朗正在尋求核子武器,並且指控5月中旬發生在阿聯酋外海的4艘商船遇襲案乃伊朗所為,伊朗必須為此負責。

然而波頓對這些指控波頓都無法提出證據,如此場景是不是似曾相似?沒錯!2003年美軍入侵伊拉克的前兆正是美國指控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主角也是波頓,他當時擔任美國國務次卿,是第二次波灣戰爭的主要推手。

繼對伊朗石油管制後,美國近日又派出了林肯號核動力航母抵達波斯灣外海,同時還部署B-52轟炸機到中東的軍事基地;此外還派出阿靈頓號兩棲船塢登陸艦,可能執行撤僑行動,美國與伊朗戰事一觸即發。

如果真的發生第三次波灣戰爭,意義對台灣將會大大不同,因為放在中美G2兩大博奕其局來看,這意味著中美衝突已經從貿易戰、科技戰進入了能源戰和地緣政治戰。

先從美國國內政治來看。美中貿易戰陷入僵局,美國並沒有獲得明顯的上風,加上與朝鮮的會談也沒有具體成果,川普若要取得外交成就就必須另起戰場。由於伊朗是以色列的死對頭,此舉還可以贏得猶太裔的支持。

川普的支持者中有許多是福音派基督徒,他們對伊朗革命後轉向神權國家,對宗教容忍下降的情況長期不滿,川普出兵伊朗可以鞏固基本盤;再者,中東緊張石油價格上漲,有利於美國的石油出口,對共和黨金主的石油商來說是大大的利多。

回到中國。伊朗是中國重要的石油來源,在禁運前,是排名第四大的石油來源國,禁運後已變成第七位,限制了中國石油進口管道。甚至外傳中國在去年貿易戰開打後停止購買美國石油,但近日又悄悄開始從美國運油。而油價上漲不但使得中國購油成本增加,對下行的經濟恐怕增添更多壓力。

伊朗是中國在中東地區重要的盟友,中國也是與伊朗達成核協定的6大國之一,中國就是藉由伊朗開始介入中東事務。二月時習近平在北京與伊朗議會議長拉里賈尼會見時還重申,中國和伊朗要深化戰略互信,在涉及核心利益和重大問題上相互支持。

伊朗同時也是中國一帶一路的樞紐,地理位置至關重要,一旦失去伊朗,整個一帶一路將受到重大打擊。另外伊朗控制的霍姆茲海峽可說是控制了全球經濟運轉,因為往東亞的石油運輸和往歐洲的商品許多都經由此地。美國對伊朗的石油禁運已經讓中國有苦難言,一旦霍姆茲海峽為美國所控制,中國很難再隱忍不發。

對台灣而言,不要忘了,這位波頓先生也正是日前與我國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李大維會面的那位波頓。波頓是著名的鷹派官員,長久以來堅持以強硬的手段處理國際事務,不止一次想要以武力解決伊朗。台灣在額手稱慶台美關係重大進展的同時,是不是也要當心,西邊狼煙升起,東邊會不會有事?伊朗是中東軍事強國,有民選政府,自然不同於伊拉克,美國像第二次波灣戰爭出動地面部隊的可能性不高,但軍事衝突恐怕難免。

台灣在越來越有可能出現的美伊衝突中會扮演什麼角色?波頓是否會對台灣提出要求?國際局勢的風雲變化,我們必須審慎以對。

圖說: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71040075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