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老師,別讓我在暗夜裡哭泣!

20 九月 , 2017  

國中教師 林志翰

台北市中山女中和內湖高工近日不約而同爆出兩校各有狼師,受害家長到校門口拉白布條抗議,引發社會高度關切。

隨著資訊透明,個人自主權日漸彰顯,教師被掀開的不只是體罰學生的醜態,對學生的性犯罪行為更讓教育神聖使命蒙羞。不肖教師加諸在這些學生身上的暴力犯罪成為學生們永遠揮之不去的陰影。身體的傷痛會痊癒,但這些「冷暴力」卻可能如影隨形地折磨受害學生一輩子。筆者不禁想問,師資培育出了什麼問題?狼師回頭想想當年的教育初衷,是否有顆羞赧之心?

禽獸教師世界各國皆有,情慾流動、克制不了慾望成為這些狼師對無辜學生伸出狼爪的藉口。在中國,狼師犯強姦罪、猥褻兒童罪,數罪並罰,一審當庭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例子屢見不鮮。

各級學校更建立性犯罪案件報告制度,定期向教育主管的行政部門報告。在美國,約莫一周前,一位芝加哥27歲的華裔幼稚園男老師利用學生午睡或如廁時不當觸摸三歲女童的私處,被法官以性侵刑事罪判處13年有期徒刑。

反觀台灣,今年三月一位得過師鐸獎的退休國小校長,被指控性侵害年僅7歲的姪女。法官審理此案時,竟認為雙方合意,因沒有違反女童意願,最後退休校長僅獲輕判4年有期徒刑。

同樣地,民國102年台中有位李姓國小音樂狼師在短短八個月內性侵了12歲女學生33次。一審僅判刑四年六個月,二審時台中高分院「重判」九年有期徒刑。

諷刺的是,台灣法院所謂的「重判」計算起來性侵一次關不到一百天,但影響學生的後續心理創傷卻是一輩子!這般校園性侵的例子屢見不鮮,但缺乏同理心的恐龍判決卻遮蔽了公平正義,無形中也助長狼師鋌而走險的僥倖心態。

面對這些問題,首先應該要加強師德,提高教師素質,選拔並任用有愛心、有責任感、有正義感的教師到第一線工作,並根據學生、教師同儕、家長的回饋信息及時對教師的師德進行評價,獎優懲劣,防微杜漸;此外,學校行政體系或教育主管單位更應對狼師的違法行為絕不鄉愿,破除「師師相護」的弊端,以保護廣大學生的權益,營造良好的求學教育環境;司法則要嚴懲重判,展現法律捍衛學生教育權的決心,並收嚇阻狼師之效。

雨果曾說過,創辦學校的人關閉了監獄,但劣質的老師和糟糕的學校本身就是孩子心靈的監獄,監禁了心靈自由,扭曲了孩子的人格發展。從教師、學校和司法體系方個方向一起努力,杜絕校園性暴力,別讓孩子在暗夜裡哭泣,別讓孩子在噩夢中驚醒。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