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舉債治國非好漢 省錢才是真英雄

4 十一月 , 2017  

退休教師 謝其政

大家都沒有把國家的錢當錢,每個都在負債,手握預算大權的部會首長、縣市長們。從李登輝以降,無一不以任內建設案如開通了若干馬路、橋梁、機場、美術館、音樂廳…….等等硬體建設作為政績。民代亦以任內爭取若干經費挹注地方建設及推動福利政策,照顧特定族群,為鄉里鄉親所做出的貢獻作為政績。不管地方建設及福利政策,都是要用大把大把鈔票堆疊而成。

因為沒把國家的錢當錢看,依預算中心報告指出,我國中央政府債務未償餘額在民國80年底為2,647億元,102年底突破5兆元的門檻,預估在107年底將達到5 .6兆元,此數字在20多年來增加20倍。(註1)

地方政府財政普遍存在自有財源比率過低、過度仰賴中央政府補助收入挹注情形。以104年各地方政府公共債務未償餘額計算平均每位市(縣)民負擔債務,直轄市部分以高雄市平均每位市民負債9.16萬元最高,縣(市)以苗栗縣平均每位縣民負債6.96萬元最高。(註2)

台北市政府財政局,繼2015年度減債166億元,去年北市府減債134.67億元,北市的債務未償餘額實際數,從2014年底市長柯文哲就任時的1468億元降至1168億元,柯P就職2周年,總計減債300.67億元,人均負債也由柯上任時的5.4萬元,降至4.3萬元,減債績效佳。(註3)

宋楚瑜任省長以降,正值台灣經濟起飛,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省政府口袋深底氣厚。有雄厚銀彈做後盾的宋省長政績卓著,聲望如日中天。台灣省長下轄除北、高二直轄市以外約90%之領土,又有雄厚的選票做後盾。葉爾欽效應在詭譎多變台北政壇發酵,李、宋的關係由情同父子到形同陌路。

1997年中華民國憲法修正後,台灣省政府進行功能業務與組織調整(通稱「精省」或「凍省」),省長職務再度改為省主席,取消民選,由總統指派,再度成為政務官職,凍省後李、宋父子反目,宋楚瑜集首任、末代省長於一身後,省長走入歷史。

月旦宋省長的政績,有正反兩極說。支持者咸認宋楚瑜施政果敢、有魄力、執行力……等等。走遍台灣309鄉鎮,309鄉鎮都有宋省長在地方建設深耕所留下印記。批評者則認為宋省長有如「宋」財童子般,要五毛給一塊。鄉間大興土木,很多所謂蚊子館工程之興建,所造成公帑之不當使用與浪費,甚或日後國家財政困難,中央到地方都有嚴重財政赤字,這筆帳恐怕不省錢的宋省長要負很大的責任。

柯文哲於2014年以政治素人,打著白色力量旗幟入主台北市政府,因為把公家的錢當自己的錢在用,錙銖必較而讓「省長」二字復辟;「省長」的說文解字為「省錢的首長」。柯文哲的「省長」作風與宋省長迥然不同,對柯文哲的言談風格,柯粉認為率性、自信的真情流露,反對者則直陳柯文哲白目、自大且目中無人。上任迄今從嚴打五大弊案、與財團正面交火,到無疾而終,在台北市中心佇立一顆似乎永遠無法完工啟用的「大壞蛋」,不管興利、除弊都未見成效,政績乏善可陳,民調滿意度也起起伏伏。而後因將不被看好的世大運辦的風生水起後,民調觸底反彈,聲望如日中天。

撒錢討好選民的政策與施政,最能擄獲選民的心。因此舉債度日,卯起來借錢已是國家機器運作的常態,無關乎藍綠、亦與政績、首長的聲望無涉,中央與地方都一樣。

借錢還錢,天經地義,不只要還本金,還要還利息。當財政惡化時只有開源節流才是正途,以債養債,債務經複利計算以利滾利形勢所展現的爆發力是無法承受之重。放眼政壇,唯有量入為出,並且一步一腳印的開源節流,減少債務者,才會成為一種新的典範。

註1: 經濟日報,國債明年估5.6兆 政府舉債刺激經濟效果不彰,2017.10.22 陳慶徽/台北報導。

註2:中央社,這個市平均每人負債9.16萬筆苗栗縣還高,2016.07.06。

註3:蘋果日報,柯P就任2年 北市減債300億元,2017.01.12。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