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華大行管人的家庭作業–給準新鮮人們

22 九月 , 2016  

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曾建元

人文社會科學的知識內容,皆與人的行為有關,學習者自然要具備對於「人」的興趣。學習包含法學與政治學等學科的行政管理學相關學科,學習重點皆環繞著「如何管理眾人之事」,課程的設計,主要沿著公共行政管理和公共政策來展開。很難想像一個行管的學習者,不是對公共事務有興趣的人。

當然,隨著相關知識的吸收和增進,這種興趣也會被誘發出來,但也可能因為學得太入迷,把學科研究的客體現象,視為常態或必然或甚至為應然,又或者反之,把學科重視的價值或倫理絕對化,而變得不能接受現實,變得毫無人性。法律人成為法匠、政治學學生成為政客、經濟學學生成為冷血的經濟動物、公共行政學學生成為官僚、社會學學生成為街頭聖戰士,都是半桶水走火入魔的典型。

然而,沒有人天生就適合當大學生的。就因為他們的潛能需要被開發,他們才滿懷希望來到大學。我們的責任,是幫助他們認識自己,讓他們了解自己適不適合大學教育。我認為,大學生基本的能力門檻就是要喜歡求知,以及能夠寫字和讀書。主動求知的欲望和應付考試的能力是兩回事,根本差異就在於主動性與被動性。

大學生要清楚知道自己的性向和興趣,善用大學豐富的資源,將之加工整合轉換為自己的專長。而求知慾就是最重要的精神動力。專長越多、越精、越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競爭與生存的能力就越強。認識自己,具備求知慾,就有機會克服環境的限制,為自己的生命想方設法找到出路。

大學是教授和學習高深學術的地方,所以,大學生求知慾的投射對象,是高深學術,而不是常識。高深學術的學習需要擁有符號思考的能力,符號可以承載巨量的知識資訊,才能突破視覺和感官的直接反應所獲得的個人經驗。

高深學術的學習所需要的工具,就是文字,所以,作為一個大學生,要善於使用文字,要喜歡讀書,也要能夠精確地使用文字從事表達。鍛鍊語文表達能力,應當閱讀經典文學作品,我建議大學生在畢業前應讀一本古典中文小說、一本中國當代小說、一本臺灣當代小說、和一本世界文學名著。

如果要我推薦,我從個人經驗出發,則做如下的建議:在古典中文小說方面,我要對行管人推薦《三國演義》和《水滸傳》,裡面涉及中國的歷史、政治與道義,大家多已熟悉故事情節,也更能夠享受閱讀原文的樂趣。

中國當代小說,我則推薦魯迅和張愛玲,前者熱血批判,後者冷靜訴說,對中國民族性和文化意識的揭露和描寫,皆極為深刻,對大學生的判斷和反思能力,有振聾啟聵的作用。

臺灣當代小說,我推薦鍾肇政的《臺灣人三部曲》和李喬的《寒夜三部曲》,從小說認識臺灣先人蓽路藍褸、以啟山林,開墾和保家衛國的歷程。但如果大河小說入手比較難,則我建議大學生讀黃春明或白先勇的短篇小說,一寫臺灣庶民百態,一寫外省的流離。

世界文學名著我建議看雨果和大仲馬,他們的經典小說都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蓋社會契約論、人民主權論、權力分立論和〈人權和公民權宣言〉的人權理念,都已成為當代立憲民主國家的基本規範,讀他們的作品,可以讓法政學生對這些人類共同的價值理念有更深的體認,特別是雨果的《悲慘世界》,它的音樂劇主題曲在臺灣和香港的社會運動中被改編和傳唱,正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聲音。

胡適說:「發表是吸收的利器」,勤筆,可以幫助思考。大學生經常要寫報告,但是有原創性的不多,大半都是抄抄寫寫、剪剪貼貼。我鄭重建議,在大學畢業前,應嘗試認認真真寫一篇具有原創思考的學業報告,哪怕是不成熟的見解,亦無妨。

這一報告的撰寫,必定要依學術格式,詳實引註。資料和參考文獻的蒐集,就不假外求,充分利用學校的圖書資源,包括中外各個相關領域之電子資料庫。大學生不要擔心外文資料看不懂,只要願意查字典,就能突破文字障。而除了報告之外,我也建議大學生在畢業前要想辦法發表一篇文字創作,文學或是評論,都可以,如果擔心寫不好,就請教老師,或者請同學幫忙看。

我東吳大學法律學系的同班同學李榮富在大學時曾得過兩次雙溪現代文學獎,令我非常羨慕。有一回同學聚餐,大家邊吃火鍋邊喝酒,竟然有幾個同學就當場吟誦起他的詩作〈接到家書後〉。原來他在定稿前,就已多方虛心求教,請同學提供意見,而那幾個同學就在不知不覺中把他的詩作背起來了。我很樂意幫同學批改文章,不要擔心我負擔很重,我在本系任教十年,讓我改過文章的大學生,平均一年大概才五個而已。一篇短文看似很簡單,但是絕大多數的大學生,都沒有發表的經驗。

不過,作為行管的學生,還要有一個特別的知識興趣,那就是公共事務,例如,關心校園、關心社區鄰里、關心社會國家或世界,願意盡一點力量,去發現問題,或者協助問題的改善。

大學生可從閱讀網路新聞或報紙來培養關心公共事務的習慣。對特定事件的看法或有黨派或階級立場,但大學生作為知識份子應該要擁有專業知識、能夠提出專業見解,不能只有簡單的好惡情緒,而這樣的能力往往來自於閱讀,此外如何將行管課堂所學,應用分析具體問題,這是最好的機會。

想想《法學緒論》所學的存在與當為二元論思維方法、《憲法與人權》所學到的普世價值、《行政學》學到的政府與其管理、《公共政策》所學的政策分析等等,你就會發現,原來這些學科所教授的知識內容,都有助於我們對公共問題的認識和思考,這是何其有趣,何其有意思啊。

如果你自忖做不到以上這些,那我真的要善意提醒你,現階段的你可能不適合唸大學。你應當先著把以上種種當成行管人的家庭作業,等準備好了,再到大學課堂上來。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