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蔡式民主不是好東西

11 五月 , 2017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自然狀態中,大多數成員都活不到高壽,因此,有許多對高壽身體有害的基因,就會在演化中逐漸累積,最後即使動物有機會活到高壽,這些基因也會讓牠日子不好過,卻也因為基因的缺陷,才讓疲累不堪的生命自動走向終結,新的生命得以繁衍。有問題的基因之所以能延續,其前提是能正確體認生命自身是有缺陷的,適度的平衡制約了我們的衝動與貪婪,才有生生不息。

政治民主、經濟自由,一直被台灣誇大為唯一的普世價值,這個標語好像是天上掉下來的遮羞布,所有台灣內外的衝突或挫折,通過這個圖騰,就可找到我們想要的慰藉。台灣的產業是以代工為主,有價值的智財權不多,大多只是廉價的品牌代工而已,賺的是辛苦蠅頭小利,同理,台灣膚淺的代工式民主,往往也只是強權的代理商。

很多時候,民主與自由如同自然界的基因,先天上存在一些缺陷,如果放任其自由發展,民主非但不會如同缺陷基因可以穩定生態平衡,反而可能出現失衡的放大,最終絞殺了自己。

民主並不只是自由選舉與言論自由,凱因斯說市場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史賓格勒在90年前《西方的沒落》一書就寫到民主政治與財閥終究是同一回事,言論的自由,涉及到鼓動,有選舉就有助選,當然需要錢,金錢已進而成為大地的主宰;皮凱提說財富分配的長期動態可能形成令人害怕的後果;史迪格里茲明白提到自由主義造成節節升高的失控規模,直到一個大到無法漠視的危機在自家客廳爆炸開來。

二戰剛結束後的美國是一個有著信賴與忠誠的國家,美國人主導世界重建,從廢墟中建立制度。大戰後,經濟經歷高速成長,未受控制的金融化綁架民主體制,逐漸收買了政客,並主控了政權。終致2008年爆發金融海嘯,標誌著美國式民主體系的失衡,其實正是只談想要、不談需要的衝動社會之必然結果。

當美國自己成為1%治、1%有、1%享的國家,美國誠信的基礎不再, TTP的無疾而終,英、德、法等歐洲傳統大國不顧美國勸阻競相加入亞投行,菲律賓在南海仲裁戲劇化反轉,無不顯示美國民主體系弱化及影響力式微。

美國這個民主的標竿,在未受約束的自由化影響下,民主治國愈來愈像鬧劇,從前是目空一切,現在日漸失去活力,美國在國際間的道德高度、影響力也日落西山。民主是個好東西,但不是只用來包裝,否則民主會落井下石。

檢視蔡英文過去到現在的言行,蔡英文之所以被稱為空心菜,好像也蠻貼切的。從去年520就職以來,當她高調再高調的打著民主同盟的旗號,選擇親美日而對抗中國,似乎也只是在利用及包裝民主,當然也就注定了前途多難。蔡英文一人撞牆就罷了,然因她是總統,整個台灣被她一人綁架一起撞上冰山。民主貴在信賴,蔡英文的清洗式年金改革,徹底破壞政府與人民的信賴;民主貴在誠信,她今日WHA立場,不同於執政前,完全無視誠信為何物;民主貴在同理,她今日的同婚,完全不同於選前。由於蔡英文只是利用民主,她任何以民主為名的發聲,都甩不掉假民主的痕跡,當然效果也就有限。所以民主是個好東西,除了選上蔡英文。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