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蔡英文的內外困局

22 六月 , 2017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柏南克2004年4月在大穩定時代的演講中,推崇世界正處於一個經濟非常穩定、貨幣政策是歷來最好,完全不必擔心金融危機和經濟長期委靡。IMF 於2006年4月全球金融穩定報告中提出,銀行將信用風險分散到範圍較廣、類型較多元的投資人身上,而不是自己承受這些風險,有助於提升銀行和金融體系的強韌度;隔年2007年由強韌的銀行業爆發幾乎把自己滅頂的金融海嘯。

一般經濟學家無法預視危機將來,那也罷了,不過就是一個失準的理論,但柏南克作為全球權勢最大的央行行長、IMF為全球最有份量的跨國金融機構,卻看不到即將大難臨頭,表示美國的運作系統出了大問題,甚至動搖到美國民主體制的信譽。

儘管危機發生前已有各種徵兆顯示現時的繁榮是個無以為繼的泡沫,一個無法預視自己將要出大錯的體制,必然走向停滯或衰落,2007~2012美國GDP實質成長2.9%,同時間中國GDP實質成長56%,可見美國這一大跤摔的有多重。已故經濟學家明斯基指出:穩定的狀態會埋下不穩定的種子,這句話可為美國大衰退的原因下了一個十分精準的註腳。

身在台灣為什麼要談2007年的金融海嘯呢?美國經歷長時期的繁榮平穩時刻,逐漸對危機無知,容易讓人不知警惕,致衍生一種極端理念,促使問題發生。簡單的說美國是放任外部失衡(經常帳赤字),以求得內部平衡(穩定物價及低的失業率)。可惜美國以銀行及房地產等的泡沫榮景維繫內部平衡,而持續擴大的外部失衡終至無法繼續支撐泡沫。由此可知漠視外部的平衡,最終無法撐起長久的內部平衡,即便強大如美國一樣不能無視外部的失衡。

此刻蔡英文帶領下的台灣,像極了美國金融海嘯發生前對於危機的無知,一樣久經繁榮平穩、一樣滋生極端的台獨理念,以去中化打造內部短暫又脆弱的假象和平,平衡建立在刻意挑動無意義的對比,諸如台灣民主、對岸獨裁;台灣文明開放、對岸封閉;台灣多元化、對岸單極化。

殊不知所有這些對比都隱含一個假設,所有誇張的自信只存在於內部,不存在外部的擠壓,而且對岸必然接受以及絕對的善意,但對岸的善意是基於雙方同屬中國。

由於雙方不具有對方的管轄權,內部事務如何平衡是自己的事,一旦走到外部,台灣說的究竟有幾分真實?就獨立而言,實現的機率可能是零,除非押寶對岸如章家敦所說的崩解。但中國在清末民初最弱的時刻也不曾崩解過,如今中國可能崩潰嗎?中國不可能崩潰,台獨機率就不會比零大。

出了台灣,台灣高舉的價值,套句王丹所言,就是嘴砲,即便流了鮮血,如果無法實現,依然是嘴砲。蔡英文無視外部失衡(對岸政經實力的茁壯以及台灣在國際政治經濟的邊緣化),只求內部平衡(取得四年一任的政權、自嗨的民主),然而具體的外部失衡早晚會衝擊內部平衡的泡沫,就如美國的金融海嘯。

美國經歷金融海嘯後,知道要平衡外部的失衡,才能再談偉大的美國,因此川普要製造業回美國、要美國優先,但已經失衡的內外發展,要再平衡談何容易。美國是世上第一強國,走錯路可拉大家墊背。台灣一直是個小的國家,沒本錢犯錯。不過,台灣小歸小卻也活力十足,大家60餘年不分你我的努力,無論從任何角度看,台灣的身影都比旁邊這個大個子兄弟來得優雅。

曾何幾時,當蔣介石被選擇性刻畫成獨裁者,卻獨漏他對台灣的貢獻,當殖民台灣的日本被過於美化貢獻,卻獨漏他的殘暴,過於單獨強調兩個面向都昧於事實,其實就是在內部築一座疏離的牆,內部的牆製造更多的矛盾,恰好限縮了台灣的活力。

當台巴斷交,蔡英文要大家團結一致對外,這個有氣無力的呼籲,看起來是說給她自己聽,好笑的是,她什麼時候團結過大家?她以公平正義之名的年金改革,嚴格而論不符公平改革的定義,衍生的後果是沒人要讀軍校,軍校沒人念,誰來保護台灣呢?當蔡英文的民調直直落;強力推出的前瞻,被酸為錢沾,不就證明走不出外部的障礙,終究會衝擊內部平衡,而內部的失衡更可能造成外部的衝突!讓人擔心日本作家本田善彥的評論:「台灣這個國家正在快速解體。」的危機確實是出現了。

, , ,

By



  • SCG

    裝聾作啞是小英 閉上雙眼看不見 這個國家是什麼 中華民國那兒去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