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行政保障不超額,導師不重要?

27 三月 , 2017  

國中教師 林志翰

少子化浪潮來襲,教師超額風暴即將席捲國中教學現場,各校也依照校園自主最高權責的校務會議,因地制宜訂定適合各校的教師超額辦法。只不過,台南市教育局推動教師兼行政「免」超額政策,吹縐校園裡的一池春水,更激起不同立場教師間的對立情緒。筆者教書至今兼任過行政職3年,導師職13年,今年為專任教師,幾點意見供參:

首先,學校裡每位老師各司其職,各有其分工責任,才能讓學校體制運行無礙。擔任主任或組長行政職的老師,學期間都有減課優惠以慰行政工作的辛苦繁雜,大型學校的主任與組長甚至每週只剩下一堂的基本授課。對照擔任導師的老師,每週13至16堂的基本授課時數,台南市教育局保障行政職老師的作法,明顯違背「同工不同酬」的理念。又加上行政職老師可以享有一萬六千元的國旅卡額度,並領取部分天數的不休假獎金或加班費,教育局獨厚行政職的作法,置第一線面對孩子,戮力班級經營的導師於何處?

其次,近年來由於校園行政人才難尋,行政端的校長們認為藉由「保障行政不超額」的新作法,將可以大大提升老師擔任行政工作的意願。殊不知,學校行政體系的運作順暢與否往往取決於校長領導者的決策力與老師對於校長領導者的認同感。

資深老師沒有超額的疑慮,不想擔任行政職的想法不會因此改變;資淺老師擔憂超額,紛紛藉由這種新作法躲藏在行政職背後,教育真的變成投機事業了!何況,一個蘿蔔一個坑,「保障行政不超額」的作法將會學校的師資結構大亂。

以歷史科為例,有超額疑慮的英文老師跑去當行政,歷史科沒有任何一位老師擔任行政,將讓該校原先沒有超額疑慮的歷史老師被超額,最後落得學校裡沒有任何一位專業的歷史老師可授課的窘境。更何況,擔任行政的老師本身授課時數就不多,教育局的作法更讓人有不重視教學現場的聯想,受害的還是學生的受教權。

最後,行政保障不超額,行政職將淪為利益交換的工具。有超額疑慮的老師將向校長輸誠以謀取行政職務避免被超額;有超額疑慮的老師跟自身友好的資深主任或組長說好交換分配,躲過超額風暴後,再恢復原先的角色任務,無疑將成為排除異己的最佳手段。

福祿貝爾說過,教育無他,唯愛與榜樣而已!過去幾十年來的教育現場本有其一套運作順暢的機制與模式,資淺教師跟著前輩老師多學習一點,為學校多付出一點,成長受益的還是教師本身!當教育成為投機算計的事業,愛與熱誠不再時,老師還會是學生的榜樣嗎?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