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西方送給中國的四份大禮

20 三月 , 2018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中國第13屆全國人大,幾乎以全票通過(2958票贊成、2票反對、3票棄權)刪除了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西方國家除了媒體零星的一些評論外,未見西方主流國家針對這個議題發布一些強力的抨擊,川普甚至開玩笑,希望美國也能這麼幹。而人大公開的宣布,似乎是明白的告訴西方國家,中國將自創一套有別於華盛頓共識的運轉模型,別再指望中國會施行美國式民主;更白話的講,是要搶占話語權及意識型態主控權。中國要告訴全球的是,他成功的讓人民脫貧見證了中國的制度可以是文明社會的一個選項,不是只有西方制度才是典範。

1978年鄧小平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中國剛經歷毛澤東的經濟鎖國,鄧小平務實地體會到,光靠馬列主義,沒辦法幫中國趕上歐美的水準,中國需要加入WTO,為此經常把自己塑造成西方心中想要的形象,而西方國家更自滿的相信歷史最終會引導中國走向自由民主的終點,人大的宣布終結了西方世界一廂情願的想法。

中國在1950年還是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輾轉至2018年,已成了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甚至被廣泛認知在2030年前某一個時刻,中國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直到今天沒有一個嚴肅的金融機構會相信中國會長期落在美國之後。上個世紀中葉,美國順利擠下英國成為世界霸主,隨後成功的支解蘇聯,也把如日中天的日本打趴,如今面對即將超車的中國,卻拿不出有效的遏制對策,甚至還被動地陷入和則雙贏、鬥則雙輸的囚徒困境。

英國專欄作家愛德華盧斯,最近在倫敦金融時報寫到:西方試圖遏制中國崛起,卻一直在神助攻,進入21世紀以來,西方已送出三份大禮,川普當選可能是第四份。第一份大禮是2003年伊拉克戰爭,這場戰爭耗費美國上兆美元的支出,並造成美國前國防部長倫斯裴所說的舊歐洲與新歐洲的分裂。第二份大禮是2007年的金融海嘯,這場危機徹底拆穿了西方中產階級愈來愈富有的假象;當中產階級消失,社會穩定的根基也跟著鬆動,西方民眾習慣寅吃卯糧,直到現在仍然不改借債消費的習性。

第三份大禮是西方正在興起的民粹主義反彈,從法國大選民族陣線聲勢驚人、英國脫歐、德國大選後執政團隊難產,到最近義大利五星運動黨成為最大黨,無不顯示西方民主陷在焦頭爛額當中,何時看到曙光可不好說;更令世人驚訝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中國國家主席在全球的支持率高於美國總統,換言之,如果現在票選世界總統,習近平鐵定勝選川普,這還真的可以說明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是西方世界送給中國最大的禮物。就目前而言,川普就是那個沒穿衣服的國王。

若把習近平延長任期簡化成皇帝復辟,這種口號式認知可笑又可悲,既救不了台灣的墜落,更擋不住中國的磁吸,不過是用民粹的語彙,在一灘爛泥中混水摸魚,也顯示這種宣示更像國王的新衣,自以為激昂的口號可以掩飾自己的無能,其實就是遮掩自己的無能!

自由選舉並非民主的必要條件,許多失敗的國家也有自由選舉,更不用說相當多的發展成熟的國家,亦陷入自由選舉造成治理失能的窘境,川普當選就象徵民粹式民主當道。民主應當立基於一個國富民安的前提,而不是為了奪權而殺紅了眼的民粹。

台灣本就是小國,集合全國之力都不足以單獨對抗中國,內部還以藍綠顏色區分你我,例如因為管中閔被認為是藍,再怎麼合法就是卡管,因為吳音寧屬綠,再無能也要挺下去,這個眼中只有顏色的政府,歌頌扭曲的台灣價值愈大聲,扼殺台灣未來的可能性就愈高!在野政黨為取得政權,強力推動我類極大化,還說得過去,已經是執政黨了,還在帶頭搞分化,真讓人傻眼,台灣這種變調的自由選舉,大概也只有川普會舉大拇指說讚!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