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賽局視域下中美兩國關係前瞻

21 一月 , 2017  

中興大學國務所碩士   夏守智

回首2016年的國際舞台,敘利亞戰火持續延燒、歐洲難民問題愈發尖銳、英國脫歐前途未卜,可謂「你方唱罷我登場」。而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讓本就錯綜複雜的國際形勢顯得愈發不可捉摸。當人們還沉浸在思考川普當選的背後深層原因時,他早已完成了「排兵佈局」,入主白宮後正式啟動。

從川普業已成型的執政班底來看,「攏俄抗中」或許是其未來所奉行的基本外交戰略。畢竟,新任國務卿狄勒森與俄國關係緊密,且和普亭私交甚篤;準國防部長馬蒂斯則是個典型鷹派,以對華強硬著稱。

川普當選以來的種種舉動也預示著中、美兩國關係或將「重新洗牌」。川普不僅與蔡英文直接通話,打破了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以來台美交流的「潛規則」;而且在接受福克斯新聞頻道採訪時公然質疑作為中美關係基石的「一中原則」,一系列打破常規的做法讓中美兩國關係的前景撲朔迷離。本文試圖從賽局角度出發,勾勒中美兩國未來關係發展之趨向。

毋庸置疑,中美關係是當今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長期以來,中美兩國之間雖然矛盾不斷,但卻維繫著「鬥而不破」的平衡狀態。這主要有4方面原因。第一,中美兩國之間每年雙邊貿易額超過6,000億美元,這是消弭兩國矛盾的重要力量;第二,中國的綜合國力雖然不斷上升,但還未到能與美國正面競爭的地步;第三,中美兩國政治精英階層在相當程度上達成妥協,且建立了一系列雙邊聯動機制。第四,在反恐、氣候等全球議題上,中美兩國合作空間巨大。

用賽局語言來說,目前中美兩國正處於「膽小鬼賽局」中。美國試圖對中國採取進攻性的戰略,從貿易、金融以及軍事等各個方面對中國進行戰略壓制,以維繫美國的相對優勢。但考慮到中國目前的體量與世界影響力,正面與中國展開貨幣戰、貿易戰甚或軍事衝突,對於美國來說都代價太高。所以美國的最佳的選擇是通過增加戰略籌碼的方式,讓中國對其妥協。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對於中國而言,採取進攻型戰略也是實現「中國夢」的必然選擇。但是直接與美國在貨幣、貿易甚至軍事領域衝突,也絕非中國所願。因此,與美國相似,中國也希望藉由增加戰略籌碼的方式,讓美國在賽局中向自己妥協。

據此,我們可以歸納出中美兩國在賽局中的次序偏好。首先,美國的偏好是 DC > CC > CD > DD;中國的偏好亦然:DC > CC > CD > DD(注:C表示合作;D表示衝突。舉例解釋:假設美國選擇D,即衝突,而中國選擇C,即合作,則DC表示美國使用衝突手段時,中國選擇妥協,那麼對於現在的美國而言,這是最好的結果;CC表示兩國都選擇合作或相互妥協;而DD則表示兩者相互衝突)。這樣一來,出現CD和DC兩個納許均衡點。換言之,在實際的博弈過程中,中美兩國為避免「兩車相撞」,會有一方進行妥協。並且,考慮到雙方賽局將持續進行,所以妥協的幾率將大幅增加。

然而,以上利好因素在可見的未來或許會不斷減損。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持續上升,中美兩國之間的結構性矛盾不斷激化,一旦競爭涉及霸權或國家安全,任何經濟利益與政治妥協都將失效。

從中國方面來看,想要通過「一帶一路」戰略實現「中國夢」,就必須打破現有的以美國為主導的國際政經體系。因此,與美國的衝突是中國戰略選擇之必然,雖然在戰術層面可以根據現實情況進行調整。從美國方面來看,不論是追求古典現實主義主張的全球霸權,還是維繫結構現實主義所謂的安全需要,亦或是實現川普所謂的「美國優先」,都必須遏制中國的崛起。因此,與中國的衝突也是美國戰略選擇的必然。

從賽局角度來說,利好因素的折損將導致中美兩國墮入「囚徒困境」之中,即美國將採取更富進攻性的戰略,寧願與中國進行貿易、金融乃至軍事等方面的衝突,也不願與中國妥協;而中國在實現「中國夢」的渴望與面對美國愈發強大的壓力的雙重作用之下,也將採取更富進攻性的手段。

屆時,中美兩國的次序偏好都將轉變為:DC > CC > DD > CD。這樣一來,納許均衡就落在DD之中,即中美兩國的衝突將常態化、劇烈化。從賽局推演的結果來看,中美兩國衝突升級或不可避免。雖然中國一貫主張與美國建立「新型大國關係」,美國亦不願墮入新舊大國交替的「修昔底德」陷阱,但米爾海默斯所謂的「大國政治的悲劇」似乎無可避免,再度粉墨登場。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