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農業政策不能窮到只剩下錢

1 十一月 , 2015  

美國密西根州大政治所博士候選人 陳方隅

先前提到,筆者響應本站所刊登包正豪教授的文章,一起來對農業政策做一些想像及倡議。在前一篇文章當中,筆者主要是介紹及討論「合作經濟」這樣的組織方式,我國憲法第145條特別寫到要扶助與獎勵這樣的經濟型態,我們應該要好好重視。在經濟發展與社會關係方面,在地組織是負責培育「地面部隊」,而政府的政策則是重要的「火力支援」,本文將接續包教授提出的政策建議(「保價收購」以及「在地供應鏈」),討論農業政策的一些想像。

農業政策當中比補貼更重要的事

包教授的文章提到,「農政單位可以考慮以『保價收購』的方式來鼓勵原住民農民以傳統方式栽植,且與原住民文化息息相關的小米和紅藜等作物。」這樣的論點背後有幾點必須先澄清。

首先,原住民部落的農業活動跟非原住民村落沒有特別的不同,現在農村地區混居的狀況比比皆是,所以其實不需要特別區分原住民的農業政策跟非原住民部落的農業政策。如果我們到不同的部落去,看到的狀況都會是,大家根據當地的氣候與土壤條件等,再看市場上的價格與種植狀況,來決定要種什麼作物。因此,我認為不需要特別挑選哪些特定的作物來補貼(再說,小米和紅藜也並非主要的經濟作物)。

接著要討論「保價收購」的政策到底能不能發揮作用來幫助農業問題。我認為幫助其實是很少的,因為它沒有辦法提供足夠的動機讓人們回去務農。其實類似的現金補貼政策所在多有,例如農委會就推出過:政府補助青年返鄉務農,保障兩年基本工資。

「鳳梨王子」楊宇帆先生曾寫過〈親愛的英九〉上書政府,他的建議非常簡單好懂:補貼政策治標不治本,政府應多花精力與資源在輔導農民種植及行銷、利用各級教育推廣有機農業,以及完善醫療制度,進而讓產業健全、擴大「市場」

縱觀政府近十幾年來的農業補貼,除了灑錢還是灑錢。例如兩黨都競相加碼的老農津貼,十餘年來燒掉上千億的休耕補助。(這個政策不僅持續增加一般農民租地耕種的經營成本,而且休耕地濫用除草劑而破壞生態環境的狀況相當嚴重。)編列2000億元的農村再生條例,編列400億元的花東發展條例等等,無一不是大手筆的補助計劃。

筆者曾經寫過:除了不斷的給錢、補貼、鬆綁管制以利建設,農村、農業、農民等「三農問題」似乎一點都沒有改善,更遑論發展與再生。政府官員似乎都沒有真正想過要怎麼解決農業發展的困境,隨意列舉:灌溉與工業排水汙染問題、冬季用水量不均問題、化學肥料過量問題、農產價格波動問題、農村基礎建設與人口老化問題。(延伸閱讀:〈台灣農業的困境與挑戰〉。)這些議題都淹沒在砸錢的選舉支票當中。廖本全老師曾經說過:「當政府的政策思考貧乏到只剩下『金錢』,而政策行動亦窮盡到只剩下『建設』時,真正需要『再生』的,恐怕正是政府本身。」

在地供應鏈與產銷

回到一些具體作法的討論。包教授的文章當中提到「在地供應鍊」的想法,由部落生產的食材來供應附近學校營養午餐。這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模式,也很值得推廣!而且也不限於只有在部落的範圍。進一步而言,我們一樣可以放到更大的框架來看:政府應如何幫助農民們建立或使用穩定的銷售管道?

目前偏鄉農業大多數的產銷方式,仍然要靠生產者自行接洽行口、中間商,或是接下大公司的契作,例如大家所熟知的鳳梨酥公司,即是與鳳梨農簽契約,定時購買一定數量的鳳梨。農民的議價能力是很低的。此時政府可以做的事情包括:推廣有機農業,提升產值並且保護環境;協助建立小農市集或是直接購買的管道;輔導生產者利用網路科技等來行銷;舉辦各種宣傳活動讓大家了解(有機)農業的重要性等等。類似的建言其實已經有很多了,只是看政府官員們願不願意接納進步一點的觀念,改變以往依賴大資本來開發以及純粹市場機制的發展模式。

我們到底要什麼樣的農業發展模式?

最後要提到的是,其實有關農業政策、原民政策的討論,其中一個最根本的問題是:我們需要怎麼樣的土地政策、農業政策、農村政策?我們想要怎麼樣的「發展」模式?

已經有許多研究指出「農村的發展必須要以有機農業為主,兼顧生態的復育;藉此重建農村勞動者對土地與生態的感情,才有機會重建農村的人文情感。」(參見〈有機農業與農村〉一文。)所謂「傳統的」耕作型態,其實並不是什麼特別的運作模式,其實就是以人為本、重視社會連帶的勞動型態,這樣的型態可以具體以合作經濟的方式存在於現今的社會,而且更應該是利用各種新科技和技術來做經營。這就是政府特別應該提供火力支援之處。

這些議題其實是跨越藍綠與統獨,包含了重要的理念與新觀念,然而卻又混雜了太多地方派系的利益、官僚的保守心態,以及政務官的缺乏遠見。國家提供原住民、農民們、勞工們的政策支援,需要更多投資在人的身上,做「人」的培力、產銷管道的建立、有機/生態保育觀念的傳播等等,而非僅投資在「看得到」的硬體設施,如此一來才能真正有助於永續發展。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