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造假的社會,造假的事實

21 二月 , 2017  

丹丘生

最近台灣學術界爆出一個造假層級最高,技術最瞎,所涉研究金額恐怕也是學術界裡一等一的弊案。不過這樣一個案子好像沒引起社會廣泛的注意,除了《科學月刊》忠實地記錄整件事情的始末,及一些不算大牌的研究人員在臉書上聯署,涉案的台大,主管機關科技教育兩部完全呈現裝睡的人叫不醒的態勢。台大除了責成有責無權的調查委員會虛應一下故事,兩個部級單位除了建議再成立一個專責單位來處理未來這樣的弊案之外,對涉案的人員,完全沒有任何作為。

這樁被台大初步認定類似「違反學術倫理」的案件其實並不難懂,基本上就是一圖多用, 多張圖片反覆重複使用於不同的場景,及不同的文章,其中有幾篇還發表在國際知名期刊。簡言之,這些文章可信度極低,拿這些文章去騙得數千萬的研究經費,騙得職位,說這些人「違反學術倫理」實在太拗口難懂,他們的行徑與詐騙集團其實並無二樣,直接說學術詐騙集團應該比較貼切。

然而養出這種詐騙集團的,不是執政的民進黨,也不是常常被拿來出場救援的馬前總統。 始作俑者,很抱歉,根本就是我們自己。

比起這群學術詐騙集團,台灣社會上的謊言也不遑多讓,可是說這些謊的人全都位居高堂。既然說謊的人可以得到好處,說謊的高本益比當然驅使越來越多的人去說越來越多的謊。

例證一,大家都知道台灣是詐騙王國。詐騙集團被逮了, 寧可被送到台灣,也不願意被遣送到大陸。 美其名,是因為台灣民主,講人權,講法治,「詐騙嫌犯」是要給予無罪推論的人權,跟不民主且專制中共體制是不一樣。不過執政的民進黨對追殺政敵國民黨顯然就不是這麼一個標準, 上台不到三個月就火速立法並成立黨產會, 對國民黨及過去跟國民黨沾得上關係的一切機構,皆採「有罪推定」。 還要事主國民黨及有的沒有的私法人去自証清白。這種對詐騙集團無能為力, 對追殺政敵不遺餘力,完全反民主的做法,居然很少有人覺得哪裡不對,那台灣人民有什麼好抱怨詐騙事件層出不窮呢?

例證二,在台灣,某些媒體主持人,節目來賓,信口開河就亂編故事。被告上法院了,就推說是「聽人說的」,往往還被判無罪。這些無良媒體人節目收視通常不差,媒體老闆自然也不會主動關他們的節目。造謠生事的成本如此低,節目收視還可屢創新高,無疑是鼓勵大家說謊。 台灣人愛看這種腥羶節目,就有越多人願意說謊搏版面。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例證三,在學術文章上,別人研究的成果,套用在自己文章上而未指名出處,叫做剽竊。在台灣,某政治人物常常自誇自己省了多少府庫預算,卻隻字不提這是前任早已編好的還款預算,自己充其量只是執行預算,沒有挪作他用。這種自誇搏版面的行為就算不構成剽竊,也是移花接木,極不誠實。 同樣的,台灣人好像也不以為意,放任這位政治人物到處罵人,民調還高過主要對手。面對這麼一位缺乏口德,又愛說謊的政治人物,不少台灣人拼命替他解釋,還勸他選總統。看來,詐騙根本就是台灣的國本!

例證四,這個只能用物理學的高深的平行世界來解釋。 執政的民進黨火速通過一例一休, 在立法院審議的過程中先有林淑芬立委演出「裝睡的人叫不醒」的落跑戲碼,後有陳瑩委員完全漠視議場裡有異議的聲音,逕自宣布草案通過的一分瑩事件。

在國道五遊覽車翻車意外之後,現在又發現一例一休根本規範不了遊覽車司機超時工作的情形,執政黨掌握行政立法資源,反應竟然比在野的時候還要遲鈍,到現在行政立法兩個部門仍然是支支吾吾,講不出個所以然來。不過只要這些人繼續騙台灣人說要台灣獨立, 大家還是會繼續把票投給他們。

每每講起「中華民國的領土」,就有一堆人在嘲笑那個秋海棠的不切實際。 結果執政的民進黨審查《公投法》修正草案的時候,居然在國民黨不反對的情形下,把領土變更及修憲從可公投的項目給抽出來。一個假得不能再假的台獨戲碼,選民還是看得津津有味。或許領土及憲法太過高深難懂,把咱們中華臺北的代表隊統統正名成台灣隊這總應該落實落實吧?不過執政的民進黨上台後這個議題也沒人再提,過去成天鎮日罵鬼島鬼島的青年們,彷彿一下就從人間蒸發了。當初喊「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人是不是也是詐騙集團?

比起來,我甚至懷疑這些學術造假集團的成員可能還覺得委屈了。這些造假的文章,宣稱找到什麼抑癌因子的,就算是真的,臨床上要真的有療效的機會也不大。這些學術金光黨打的主意大概也就是如此,騙騙錢,騙騙學術地位,混過一生也就算了。可是政治人物說謊的禍害,還要影響下面好幾個世代。我們的小孩,成天看著這些假人做假事,學校裡教得那些禮義廉恥,套到現實中完全不是這麼一碼子事,誰還會相信爸媽,老師講的話呢? 一個社會的基本價值看起來不起眼,可是一旦這些價值崩壞,所要付出的社會成本是相當大的。如果台灣人無法用選票去制裁這些騙子,結果就會出現越來越多的騙子。台灣想要向上提升,自然也是緣木求魚。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