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違背承諾 勞工當然反彈

13 十一月 , 2017  

時事評論人 藍蝴蝶

《勞基法》的目標是保障勞工權益,但此番修法卻引發勞團高度不滿,問題到底是出在哪裡?

「一例一休」源於公務員2001年實施周休二日,馬政府至2015年將法定工時從2周84小時降為單周40小時,但同步砍7天國定假日,加上有僱主鑽漏洞仍只給周休1日,引爆勞團抗爭。

為此,蔡英文競選總統時為爭取勞工選票,提出「六大勞動政策主張」:

一、縮短勞工的年總工時。

二、扭轉勞工低薪的趨勢。

三、支持青年與中高齡就業。

四、立法保護非典型勞動。

五、保障過勞與職災勞工。

六、公平的集體勞資關係。

承上所述,蔡政府執政一年餘後,「蔡英文勞動政策追蹤大平台」歸納蔡英文競選時提出的《2016年蔡英文的勞動政策六大主張》的18項勞動政策,僅有1項完全落實。其餘17項部分見諸於勞動部曾經承諾在2016年年底提出的《最低工資法》草案,但至今仍看不到政院版本。作為勞工派遣大國的台灣,政府不僅無法禁止派遣勞工人數一路攀升,就連已承諾的《派遣勞工專法》也仍停留在評估與研議的階段。

然而,《勞動基準法》修正案於2016年12月6日在立法院由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用取消7天紀念假並以人數優勢表決來強硬通過,讓一例一休硬著陸的做法,引來大多數勞工團體的強烈不滿與集結抗議。同時抨擊民進黨的「左手拿勞工選票,右手拿資方的錢」及根本就是「反民主」的粗暴作法,實在與政黨名稱「民主進步黨」明顯背道而馳,極為諷刺。

2017年7月14日,總統蔡英文於民進黨縣市黨部主委聯誼會中表示:「在研究一例一休的修法之後,覺得非常複雜,連自己是法學博士,很多法條看3遍也看不懂。」蔡總統的言談中已透露出,「一例一休」的修法使蔡總統及民進黨面臨重大衝擊,眼下蔡政府已經進退失據、瀕臨「豬八戒照鏡子」的危機。

回顧「一例一休」的修法上路不到一年,面對墊高企業成本、讓勞工無法加班與缺乏彈性等許多反對的聲浪,朝野、勞資爭吵不休。行政院終於在2017年11月9日拍板定案重修一例一休《勞基法》草案,院長賴清德以「四不變、四彈性」解釋修法方向;勞動部長林美珠順勢強調,一例一休是「愈修愈漂亮」,希望本會期能盡速完成立法。

不過,勞團認為賴清德院長本次修法,勞工低薪過勞,蔡政府不但視若無睹,還走回頭路,完全傾向資方,根本就是完全執政丶完全剝削!為此北、中、南上千名勞工,聚集在行政院門口,手拿海報,大聲抗議。

由上可知,蔡政府及民進黨的勞動政策根本搞錯了方向!

勞工會過勞或休假不足的源頭是「低薪」。台灣解決不了的低薪困境,導致家庭所得相對偏低,勞工為了增加收入就必須加班或另找兼差出路,導致工時愈來愈長。

進一步來說,「一例一休」的修法,一來可能對企業的利潤帶來負向的影響,二來無法解決勞工低薪的困境,第三還造成許多勞工無法增加所得的無奈。而蔡政府在尚未提出任何低薪解決方案前,就先處理工時,再加上鬆綁外勞,導致低薪更加惡化,乃勞資雙方皆反彈的主因。

每到選舉,勞動政策議題不免俗地都會被變成選舉話題,造成理性難以呈現。

選舉勝利之後,執政黨為了譁眾取寵,在沒有思考任何整體經濟及產業轉型問題之下,運用「多數暴力」使得勞工政策陷入惡性循環,最後犧牲的還是所有辛苦的勞工朋友們。

蔡英文總統曾說,「改革就像一場馬拉松。」但必須提醒蔡總統,「方向錯了,路的前方不是一堵大牆就是一個斷涯!」

勞工是企業的資本,更是國家的重要資產。政治人物的政見千萬不可僅是選後即可輕易遺忘的口號!

蔡政府應正視廠商低利背後所產生勞工過勞與低薪的惡性循環去對症下藥,同時還得忠誠的兌現對勞工朋友們的承諾,若違背承諾,就得做好承擔後果的心理準備!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