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輸的能當大官,贏的不能選總統?

12 十一月 , 2019  

 

前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 呂謦煒

高雄市長韓國瑜宣布請假拚總統大選,引起綠營質疑,才剛當上高雄市長,就心猿意馬出來選總統。然而,如果民進黨要質疑韓國瑜對高雄的忠誠,就應該先檢討自己在敗選後組成「敗選者聯盟」的作法。敗選的人可以到中央,勝選的人不能更上一層樓,這是哪門子邏輯?

以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為例。在2018年的九合一大選中,韓國瑜以89萬2545票的得票數,勝過陳其邁的74萬2239票,贏了超過15萬票。在89萬選民的付託下,韓國瑜進入市政府開始執政,但是陳其邁不久後就到行政院擔任副院長了。

面對高雄人對他的疼惜,他也引吳念真導演說過的話,「心之所在,就是故鄉」,更說「所以無論其邁在哪裡,我的家在高雄、我的心跟大家在一起」。是啊,後來他也常常以行政院副院長的身分回到高雄,回應高雄人的需求。如果陳其邁可以,那麼,為什麼韓國瑜麼不行?

實際上,在提到韓國瑜時,有些政治評論會提到如果韓國瑜當初1124是敗選的話,今天就是勝券在握的總統候選人。然而,這不是很弔詭的事嗎?選輸了,反而可以蒸蒸日上;選贏的,卻不能登高一呼。難道民主政治就是這樣一種劣幣驅逐良幣的制度嗎?

更不要提蘇貞昌選新北市長選輸,結果跑到中央當行政院長。不僅愧對部分新北市民的信任,也讓民主制度開了一個惡劣的前例。選輸的官比選贏的官還大,選輸的反而比選贏的服務更多人,勝敗的待遇根本顛倒了,這是不應該被接受的作法,這是民主政治的反常現象!

如果有人質疑韓國瑜對高雄的誠信,不妨先質疑民進黨讓民主政治變反常的錯誤作為。如果不是民進黨違反民主政治基本原則,不是民進黨為保證「一黨得道、雞犬升天」而倒行逆施,讓民主進入異常的狀態,能逼得出韓國瑜出來嗎?如果是在正常的政治環境下,大家各守本分、各安其事,民進黨不會累積這麼多民怨,在野黨也不會有登高一呼「革新團結、重返執政」的機會。

在罵韓國瑜之前,民進黨應該反躬自省,是民進黨讓台灣的政治環境變得如此反常而不可理喻。如果民進黨將所有的酬庸政客、敗選者聯盟通通趕下台,讓國家民生回復正軌,韓國瑜就沒必要出征,但是民進黨會嗎?一面包容政治酬庸、一面收容落選政客,卻又到處反對勝選者開疆拓土,這就是民進黨的雙重標準!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