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部長級的弱勢者 谷辣斯最不上道

18 十月 , 2018  

國會助理 黑色正義

年底地方大選即將到來,也是選民檢驗執政成果與績效的時候,此時行政團隊的任何發言與行動,都很容易被放大來解讀與詮釋,行政院發言人自然也不例外。

曾任原住民族不分區立委、「酒駕志工」轉任的行政院發言人谷辣斯·尤達卡(見圖;photo by 由 Kuan-Ju Huang – 自己的作品, CC BY-SA 4.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48663577 ),卻彷彿是換了位子就換掉腦袋,不僅屢屢引發爭議,近來更是對曾經長期從事法律扶助與協助弱勢原住民族權益工作的律師,提出告訴。

對此,筆者有幾個質疑:

首先,法扶基金會設置的初衷,是為了讓弱勢者在面對社會上不對等的爭議與問題時,能夠得到協助與解決。谷辣斯·尤達卡是受領部長級薪俸的行政院發言人,竟利用其「權力不對等」的關係地位,逕向一位為弱勢喉舌的律師提告,這不是在擅用、濫用人民所賦予的公權力嗎?這不是在加深社會不對等的裂痕嗎?

其二,行政院發言人的本務職能之一,即是擔任行政院長的救火隊、為行政團隊的政府政策進行政策辯護,謹慎拿揑分寸,應牢記:「只有大我沒有小我」。

此外,位居廟堂之上的行政院發言人也是執政團隊的一份子,本就在接受監督的對象範圍內,谷辣斯·尤達卡難道連接受社會批評的雅量都沒有嗎?怎麼反而還在臉書發表千言書為自己辯解?不禁讓社會大眾質疑這位行政院發言人究竟是救火隊?還是縱火隊?

其三,自2016年蔡政府執政以來,不僅提出對原住民族的道歉也展現出終極的弱勢關懷,更提出與推動多項有利有益有助於原住民族的重大政策與法案。

然而,身上確實流著原住民族血液、曾身為原住民族不分區立委的谷辣斯·尤達卡,對原住民族的弱勢與被歧視,應當是感同身受而更具同理心才是,怎麼反而會在其臉書上表示:「…原住民,不會因為她的薪水較高而不受非原民歧視?…」這不是在操弄社會對於原住民族的歧視嗎?這不是再一次傷害原住民族在台灣社會的形象嗎?

其四,據瞭解,曾踏入法扶台北分會申請與接受民事賠償法扶律師協助與資源的谷辣斯·尤達卡,曾提案凍結法扶預算。這樣「一邊享受協助弱勢的法扶資源卻一邊干擾協助弱勢的法扶事務」的不入流作為,與黃安一邊享受健保資源一邊謾罵健保,又有何異?

請教賴清德院長,身為行政院發言人的上級,您還會支持一位疑似涉及「濫用公權力」、「加深社會不對等」、「傷害原住民形象」的行政院發言人嗎?身為行政院發言人的長官,您能夠視而不見嗎?難道,這樣「打著原民弱勢反原民弱勢」的行政院發言人,還適任嗎?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