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鄭運鵬的立委政見,牛頭不對馬嘴?

16 十一月 , 2015  

文字工作者 陶埔揚

本文想要分享一個選民在網路上搜尋特定候選人政策立場的過程,一個健全的公民社會的構成,需要公民主動積極收集政治資訊,進而透過有效的資訊來判斷自己的政治選擇。而政治人物與候選人,則有義務要提供自己的政治立場來供選民判斷。筆者想要談一個公民實踐的過程中,一個令人灰心的例子。具體的事件就從民進黨發言人鄭運鵬的政見開始談起。

筆者長期觀察桃園地方政治,我認為近年來有關桃園地區最重要的事首推航空城的建設與土地徵收相關事宜,以桃園第一選區而言,目前最關心這件事情的候選人首推王寶萱,她也常穿梭於土地徵收聽證會與其準備工作之中。綜觀其立場,主要是反對航空城的過度開發。而連任五屆的立法委員陳根德則長期參與航空城的開發案,整體而言是站在長期規劃與發展的立場上出發。

以上兩位候選人的立場都相當鮮明,但令筆者困惑不解的地方是,身兼民進黨發言人的鄭運鵬對航空城的立場為何?而此時腦中驟然浮現王寶萱曾經說過的一句話:「民進黨已經太向財團靠攏,不太像黨外運動有理念,民進黨已經執政過一次,為了獲得權力,很多決定放在人民之前,不入民進黨是想站在對立面,當民進黨的防腐劑。」(延伸閱讀:〈王寶萱獨立參選:民進黨已太向財團靠攏〉。)而這看起來也是王寶萱參選的初衷。有鑑於此,筆者特別翻閱了鄭運鵬的政見,試著了解他對於航空城的立場。

沒想到在其最近的政見「國家升格事件簿」中,不只沒有針對航空城開發提出具體的看法(只說配合市長鄭文燦),令人摸不著頭緒;如果仔細檢視他的政見,還能發現一些空洞且思慮不周的政見。以下就針對其「減少公務機關的預算負擔」與「減少政府機關的長期積弊」兩項政見來做討論。

鄭運鵬如是說:

減少公務機關的預算負擔:
「公務人員用人制度」由終身保障改為長期合約制,並以資訊時代的人力需求重新規劃全國公務人員總員額。
透過多年一聘的長約制度,讓不適任的公務員自然淘汰,並將無意續任者釋出讓給企業,但有適當管道讓其回任,讓高級人力能在政府與民間企業之間流通。

相較於鄭運鵬的說法,筆者認為穩定且高素質的公務人員體系,是國家發展的重要命脈。公務人員不同於市場機制所支配的其他職業,其在晉用與薪資規定上,有其特定的標準與自主性。如果冒然改變其任期或薪資,其影響的程度與範圍將嚴重侵蝕國家官僚與市場經濟相抗衡的能力

臺灣是一個市場自由經濟國家,然新自由主義經濟模式已然在世界各國造成貧富差距擴大、政府與國家機器遭財團把持、公務體系為企業而不是為全民服務的現象。所幸臺灣仍有健全而相對獨立的公務人員體系,在國家決策與執行的環節上,扮演政策專業與利益中立的重要角色。據此,鄭運鵬針對「公務人員用人制度」所做的市場化改革,恐怕將掏空國家官僚自主中立的基礎。尤有甚之,更將讓為人詬病的「旋轉門」現象大行其道,加深政商關係的沈痾

然而,現行公務人員體系仍然有必須改革的面向,比如統一考試分配的甄選制度,無法完全符合個別機關的實際需求,導致人力資源的浪費。有鑒於此,公務人員甄選的制度,可以參考英國與美國所採用的分權與授權的制度,中央主管機關只需訂定一套有關公務人員晉用的統一架構,再由各別機關依照其單位的人力需求,來決定如何甄選人才,如此一來即可確保公務人員的素質符合政府單位的需求,更可平衡就業市場的人力資源。

 

鄭運鵬又說:

減少政府機關的長期積弊
廢除鄉鎮市級選舉:台灣的鄉鎮市級的選舉,多數淪為地方黑金派系掌控地方資源的工具,越貧窮縣市反而政府層級越多,將鄉鎮市長改為官派,並取消代表會,反而可淨化基層政治生態。另外,廢除鄉鎮市級選舉,每年可省30億的預算,代表會的硬體設施也可改配合「十年長照2.0」,做鄉鎮市的長期照顧服務中心。

 

筆者認為此項政見有些魯莽與意氣用事。舉凡任何政策的改革,牽一髮而動全身,一個慎慮的決策者應該要有全盤的考量,否則只會顯得掛一漏萬目光短淺。廢除鄉鎮市級的選舉,等同於擴張其上級機關的權責,並取消鄉鎮市民選舉、罷免基層代表的權利。此外現行《地方制度法》第五條即規定:「直轄市設直轄市議會、直轄市政府;縣(市)設縣(市)議會、縣(市)政府;鄉(鎮、市)設鄉(鎮、市)民代表會、鄉(鎮、市)公所,分別為直轄市、縣(市)、鄉(鎮、市)之立法機關及行政機關。直轄市、市之區設區公所」。且第十六條規定人民對地方公職人員選舉罷免的權利,而第二十條則規定鄉(鎮、市)各項自治事項。

 

以上條文在在顯示出我國最底層的地方自治單位之劃定,與相關的權責。這些權責與功能有些並非完全可以取消,或由上級直接指導統攝,例如地方行政單位的財務預算與資源分配,自然需要民主的過程來折衝決定,而非由上而下去脈絡化的管理。另外一方面,鄉(鎮、市)公職人員的選舉,是地方民主實踐最基本也最深入到人民日常生活的環節。冒然將其取消,將影響偏遠或資訊傳播不易的地區的利益表達,如同要求人的身體割除其微血管一般。

 

綜上所述,鄉鎮市級選舉是地方自治與民主發展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有助於基層民意的上達與民主實踐的操作與教養。縱然改善地方黑金政治的出發點是良善地,也不應該採用直接廢除之此等不負責任的作法。較具建設性的作法是:將地方政治的程序公開透明化,並針對地方政治的相關議題進行審議民主的推廣與討論,讓地方政治程序能夠更清廉有效能,並能起到教育民眾與參與實踐民主的功能。

 

洋洋灑灑寫了這些,一開始的念頭只是想知道特定候選人對其選區內重大建設案與土地徵收案的立場,沒想到不只沒找到相關的資訊,還額外發現不少問題。這些在灰心之餘所提出的不同意見,本應該是候選人細心考量過後要回應且避免的,但在台灣的選舉文化中審慎的政見似乎不多見(筆者甚至不敢期待會獲得鄭運鵬的回應)。台灣的選舉文化不應該只剩候選人隨便開開支票,販賣年輕人對未來的想像就足夠。候選人更重要的課題恐怕是要對其自身所提出的政見,有更全盤深入的理解與研究,如此才有資格參與政治競爭。

 

圖片引用自鄭運鵬臉書,內文插圖為作者翻拍實體文宣。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