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重點在文言文該怎麼教!

31 八月 , 2017  

中國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  呂謦煒

以筆者在高中時期在教學現場所體會的狀況,國文教學的根本問題, 並不在於文言文與白話文的比例應該調整,而是考試領導教學的正確 解答思維。

高中教育承繼國小與國中所受的教育,中小學時已學過相當數量的 白話文,依由淺入深的道理來看,文言文的比例自然應該增加。 自唐宋以迄於民國,中華民族的悠悠文化,就是倚賴著文言文 延綿不斷的傳承而有今日。學習文言文的經典作品,除了能夠收陶冶 性情與增強語文知識及能力之效外,更重要的是能夠取得一把探勘過 去五千年中華文明寶藏的鎖鑰。

或有人說:過去的經典都有白話翻譯本,直接看白話翻譯本就好了。 對中小學的小朋友來說,固然可以讓他們接觸白話本;然而文言本所 欲傳遞的訊息,跟白話文經過一手翻譯過的訊息必然不完全相同; 何況,文言文的簡潔有力與文氣美感,皆非白話文所能完全替代。學 習文言文,對於瞭解中華古文明具有深刻意義。

或有人說:文言文太難,古文太多會磨光學習意志。那麼,也不需要 學數學上的三角函數與雙曲線、物理上的靜摩擦力與動摩擦力、 化學上的鉀鈉鈣鎂鋁,攻勢或口訣記不起來會磨光學習意志, 反正生活上也用不到?如果標準要一致的話,請不要只針對文言文。

或有人說:唐宋八大家是造神,傳達封建落後思想!經歷過數千年文 人的品評,仍能傳承至今的文章,必然具有不朽的價值, 並非憑空捏造而來。台灣不在搞文革,不該將過去皇權時代的陳跡以 「反動派」為名一桿子打翻;令人質疑的是用以取代經典的文章, 並沒有比美經典的價值,甚至還為多元而多元, 取了一個日據時期殖民者的文章,真乃滑天下之大稽。

或有人說:重點應該培養學生對於文章的分析、素養、思想。韓愈的 「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黃宗羲的「豈設君之道固如是乎」, 都能讓學生思索出一番道理來。癥結點並不在於文章的內容或文體, 而是在於授課方式。考試要考選擇題,只有單一標準答案, 需要背註釋、背課文、背流派。

如果正確答案終究只有一個, 無論文章再怎麼強調「多元」,最終仍然只會培養出「一元」 的醬化思惟。因此,教育改革的重點,應放在如何讓學生從考試領導 教學的現狀中解放出來,而非文白比例問題。稍有差池, 影響的是千萬學子的語文能力、以及國家社會的未來發展, 豈可不慎乎!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