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釣魚台爭議不妨暫且擱置

16 十月 , 2015  

退休教師 謝其政

李登輝的20歲前為日本人說,以及釣魚台是日本的此二主張,不僅牽動著中、美、日、台四方的敏感神經,更為明年年初冷冷清清選戰,激起一些浪花,也讓媒體有更多的話題可以搏版面。

先不談國家主權之主張與爭議,在動物的世界裡,對其主權之伸張,亦有其一套遊戲規則。狗的撒尿是一種主權伸張,群居的獅群或獨處的老虎,是絕不容許其他動物入侵其畫定的勢力範圍,也是一種主權伸張。

康熙年間,大學士兼禮部尚書張英(另一說是張英的次子,兩朝宰相張廷玉)家人在老家修建府第時,因地界不清與鄰居發生爭執,張家管家把爭執情況寫信到京城給張英,告知因為鄰居蓋房子侵佔了張家三尺地,詢問該如何處理。這位大學士回信說:千里修書只為牆,讓他三尺有何妨?長城萬里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

原本張家以為朝中有人好辦事,此事於「理」於「勢」都應可以輕易把主權伸張。一紙回函,大出張家意料之外。也因此一紙回函, 讓鄰居表示願意讓出三尺之地,而且如果讓三尺還不夠,還可以再多讓三尺。鄰人聽了表示不願侵佔張家的地,而且再自動讓出三尺,這也是安徽桐城很有名的「六尺巷」,巷道六尺正是雙方互相讓出來的。

對於主權,不管動物、個人、公司組織、乃至國家,但凡只要有一點點正當性、法律證明文件甚至只是聽說,若手中握有「權」與「勢」,對主權之伸張是絕不手軟的。

國家組成四要素:領土、人民、政府、主權。因此,各個國家都極盡一切可能擴張自己的領土,並主張對所擴張的領土具有主權。因為地球上的陸地面積有限,只要有國家增加領土,必定會有國家減少領土。歷史上大大小小戰役,雖都說弔民伐罪,拯救斯民於水火,但其本質都是在為搶奪資源,尤其是擴張自己的領土而戰。

釣魚台是不是我們的?在情感上我當然堅信釣魚台是我們的,更堅信我們對釣魚台是有主權的。事實的真相是,我們保釣團體,坐著漁船,由軍艦護衛,在釣魚台附近海域喊喊口號,射射水槍遊戲,連登陸釣魚台、登島插旗最最基本的伸張主權動作都沒有,更遑論派兵駐防。這樣的保釣,實在很難和主張釣魚台是我們的畫上等號。

柯文哲在尚未競選台北市長前,在一場公開演講中指出,這個國家瘋了,說實話竟然能成為英雄。此種柯氏語言,引領風騷,並成就了柯文哲旋風。這股旋風席捲政壇,將柯文哲吹進台北市政府。柯氏語言,柯文哲旋風,其實無他,「誠實」二字而已。

回到釣魚台是不是我們的?此一命題,難道我們還要回到老蔣時代教科書睜著眼睛瞎說:中華民國的首都在南京。我們的固有疆域:南到曾母暗沙,北到薩彥嶺脊,狀似秋海棠的神話世界裡嗎?我們當然知道,各個國家爭領土主權,尤其是小島甚或無人島,無非都是在爭經濟海域及在此海域上的資源。為國家利益計,我們當然要斤斤計較。但權衡局勢,拼死一爭,若勝算不大,何苦死撐。千里修書只為牆,讓他三尺有何妨?詩句猶在。用此心態面對是否更大度些?古今中外皆然,面對領土主權之爭,往往不惜一戰,真要為釣魚台主權不惜一戰?不要問我們準備好了嗎?但問我們有此準備嗎?

我不是失敗主義者,我要說的是,現在我們要爭取釣魚台主權,其主、客觀條件均不利於我。我們可以保持沉默,擱置爭議,等待時機,徐圖再造,誠實面對。至於李登輝主張釣魚台是日本的說法確不適合,也傷害台灣人民的感情,除非他是岩里政男,徹底成為道道地地的日本人,而不只是20歲以前是日本人。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