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幫學生減負 上課不准滑手機

8 一月 , 2019  

國中教師 皮諾丘

近日,大陸教育部等九部門聯合制定《中小學生減負措施》共30條,規定了中小學生作業總量、睡眠時間與考試次數等,例如小學生一、二年級不留書面作業,小學生每天睡眠時間至少10小時,並且首次明確提出學生不得將手機帶入課堂。

這讓筆者想到台灣目前的學生許多都有睡眠不足、作業量過多以及校園手機氾濫。先談談作業量過多的問題,國小是包班制,所以導師可以控管學生每日的作業量,但國中是分科教育,每個老師都覺得自己派的作業量合乎常理,段考前的那一、兩週,可能所有的作業都會擠在同一天,光是數學,就有課本、習作的習題要寫,再加上老師額外訂的講義,考卷訂正以及補習班的作業,就快吃不消了,根本沒有時間寫其他科作業,所以很多學生作業都是用抄的,因為量多到根本無力負擔;筆者國高中年代,就是這樣過來的,如果所有的作業都堅持自己寫的話,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休閒時間。

作業量過多的根本原因,就是升學導向的教育理念,家長向老師要求成績,相信勤以補拙,認為只要練習量夠多,成績自然也會跟著提升;此外,考試領導教學,國高中都有升學的考量,所以考試跟作業的份量自然跟國小不能相提並論。

12年國教實施這幾年,補習班數量不減反增,多元比序的後遺症就是學生的壓力不減反增,除了原本的學科要費心之外,還要學才藝、顧體能、想辦法參加能拿到比序分數的社團或球隊等等。教育部的政策立意良善,但現實面呈現出來的結果卻背道而馳。

國高中學生的睡眠不足已經不是新聞,除了學習時數過長、作業量太多之外,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手機氾濫。學校基本上不會禁止學生帶手機,但都會要求學生關機,放學後才可以拿出來使用,但很多學生會鑽校規漏洞,違反手機使用規定。

此外,筆者發現以前路邊等公車的學生,會拿英文單字出來背,現在的學生則是低頭滑手機;以前的學生放學會呼朋引伴去籃球場打球,現在則是坐上地上打連線遊戲,回家後躲在房間通宵玩手機的學生,相信大有人在。

科技日新月益,短短20年過去,現在的手機輕薄短小,集通訊、影音、娛樂、網路社群、行動支付功能於一身,一機在手,食衣住行育樂通通幫你辦到好,手機加快了人與人之間聯絡的速度,卻也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愈加疏遠,近在咫尺的朋友不講話,得透過鍵盤聊心事,同桌的家人用餐不講話,成了低頭族。

拉K成癮得包一輩子的尿布,抽菸成癮罹癌風險倍增,但是對年輕人手機成癮問題的關注,似乎還不夠,然而,這個問題已越來越嚴重,日前甚至傳出有孩子因為手機成癮自殺跳樓。政府跟家長應該要靜下心來思考一下孩子們的手機使用規範,以及減少學生負擔的課題了。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technology”>Technology vector created by Iconicbestiary – Freepik.com</a>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