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離岸風電才是「一籃雞蛋」

12 九月 , 2019  

CCNA認證工程師  陳建良

1996年中共解放軍對高雄、基隆外海進行導彈射擊,並在其沿海展開區域性的軍事奪島聯合演習,將兩岸戰爭情勢升高。幸賴時任參謀總長羅本立下令將國軍戰備提升至狀況二,並命令工蜂6型多管火箭推進大膽島瞄準「廈門電廠」,納入有效射程範圍,準備就其射程內採取隨機式的報復射擊。中共得知此事以及軍演計畫已經洩密的消息後並未再躁進,戰備狀況遂因此而逐漸解除。

電廠可能成為軍事目標

「電廠」可為國防、經濟力量後盾,自可為敵我攻擊之目標。是此段危機史的珍貴與啟發性,這也表示往後的新「電廠」在選址、是否屬於兩岸軍事博弈首選、是否屬於戰略攻防爭執點等的設計規劃,都必須導入軍防安全整備以及分散風險的考量。

尤其是如果當年中共7枚導彈搭載的彈頭是今日擁有的「高功率微波彈」(HPM)或者「BLU-114/B石墨字母炸彈」,襲擊的目標並非高雄、基隆外海,而是以現今離岸風電場域上空進行對我經濟鎖喉時,涉及的層面除了重挫我國經濟發展外,恐更全面影響人民的生活,不得不慎。

「高功率微波彈」屬於「電磁脈衝襲擊」武器之一,主要用於摧燬敵人電子、電力設備的空襲武器。原由毀滅性核引的「電磁脈衝彈」(Electromagnetic Pulse簡稱EMP)逐漸演進,1980年代後期由美國研製成功。因屬於戰略性武器,1985年美國制定戰略防衛先制計畫(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 SDI,另稱Star Wars Program)時,將之列為空間武器選項。今年3月26日並由美國總統川普於白宮簽署行政命令,首度要求其政府各部門採取「電磁脈衝襲擊」防護措施,重要性不可言喻。

高功率微波彈的實戰紀錄,可從1991年波灣戰爭、1999年北約組織對南斯拉夫聯邦的轟炸與2003年美伊戰爭攻擊巴格達等地,因被試放或者投射跡象、相關事件外傳等報導中推知。雖然眾說紛紜與美國事後全盤否認,但是從美國1993年展示代號「豎琴」的電磁脈衝效應,成功阻斷通信、摧燬襲擊飛彈一事研判,顯示美國運用此效應之技術已臻於成熟。

中共應已擁有EMP與高功率微波武器

中共方面,亦可從2011年我國國防報告書與2005年製作現已解密之美軍秘密情報等記載中,證實中共研發並確實擁有EMP與高功率微波武器;此外,根據上述美國要求政府部門採取防護措施跡象做為推估,中共此方面技術亦應顯有成就,迫使美國須下令正視。

因亦屬中共對我遂行資訊戰之主要可用武器,已列為國軍建軍備戰重要的防護項目,可惜相關資訊遭受蔡政府刻意隱瞞,以致國人至今對此仍欠缺應有的認知。

持平而論,即便中共擁有高功率微波彈,鑑於「人道主義」或者「台灣經濟、戰略價值匪淺」等因素,本島核電廠於軍事目標重要性之評估,會因此條件的反設限而被列為次要等級,不若離岸風電場因具有域廣、難以到達、無人居住甚有彈不馳援等諸多缺失或者隱憂,較易遂行「點穴戰」等,而被列為首選。

而且誠如前述,中共應會根據場域設置、選址有否套入軍防安全整備觀念,將風機逐一排入攻擊順位,迫使台灣本島重蹈1999年729或2017年815全台大停電的夢魘。

進一步言,若依據軍防觀念來檢驗蔡政府現行於彰化、澎湖離岸之風能建設、距離岸邊35至60公里、置風電場域於台灣海峽,即敵我之對峙場域、屬中共高功率微波彈打擊區域內等所有的規劃案,均未針對風電場域遭受高功率微波彈頭(HPM)或者BLU-114/B石墨字母炸彈攻擊毀損後,提出其他能源之替代方案。

風能發電場域是點穴戰上選 

意即蔡政府所謂的2025年再生能源供電占比20%、國內電力備用容量達到15%法定目標、不缺電的願景,根本無迂直之策以對。蔡政府的風能發電場域原來就是她自己提的「一籃雞蛋」。

1619年明朝國勢經薩爾滸之戰後一蹶不振,努爾哈赤所用之策是他所說的:「憑爾幾路來,我只一路去」的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擊破方案。如果用來比對現今兩岸軍事態勢的紛紜雜沓,又何嘗不是解放軍遂行「點穴戰」的最好時機;尤其是中共已獲得關鍵性致勝武器後,等待的就是民進黨是否知所進退或者錯估形勢的出手機會,不就是覬覦台灣海峽裡的這籃雞蛋而已了。

何況離岸風電政策並無朝野共識加以背書,蔡政府亦未爭取台灣能源更多的論述與時間即草率上路。如此作法,無異已經提供解放軍最好的武器實驗場所。

蔡政府利用意識型態的同時卻也被意識型態束縛,將國家總體能源置於未定之天或可操於他人之手,甚至錯估形勢置國家安全如涸轍之鮒,全因她可能忘了「牽一髮而動全局」的道理。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