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靠刺激生育,來不及因應市場萎縮及缺工

17 十月 , 2015  

文字工作者 王乾任

1998年台灣生育人數跌破三十萬之後,一路下滑,2010年只剩下16.8萬人,生育率全世界倒數第一,嚴重衝擊台灣的教育與就業市場。

少子化的原因,不外乎低薪、過勞,照護人手不足,看壞未來,不願意為了孩子犧牲個人享樂與事業成就等等。政府也祭出了不少挽救生育率的方法,不過成效極低,還比不上龍年效應對於提振生育率的助益。

我認為,立即有效改善少子化衝擊的方法只有一個,對東協開放移民,讓在台灣工作的外勞申請永久居留權,開放額度可訂在生育率不足2.1淨平衡的部分為基準。例如,年增三十萬人才能達到人口淨平衡,出生人口卻只有二十萬人,那麼當年開放額度就是十萬人。

不過,很遺憾的,台灣社會並不歡迎最可能移居台灣的東協人口移民,而台灣社會巴望能夠移入的歐、美、日等國的人民,願意移居台灣的數量遠不足以彌補少子化的缺口。

即便政府真能端出改善低生育率的措施,從明年開始,讓生育率回復到人口淨平衡的標準(總出生率、人口替代率達到2.1人次),台灣也得承受20年份的少子化衝擊。更別說,台灣大環境暫時無解的狀態下,獎勵生育的政策,無法馬上逆轉少子化趨勢。

也就是說,在不廣開移民,也無法提振生育率的狀況下,解決人口問題,台灣勢必得另覓出路,政府不能繼續把寶貴的資源,全部投入成效低微的獎勵生育補助。

首先,政府應該放棄使用過往的經濟模型(人口與經濟雙成長),分配國家資源與規劃社會發展藍圖。台灣應該改用人口縮小與成長停滯甚至萎縮模型,重新思考設計社會制度與分配社會資源。

好比說,教育部門的裁班減校,刻不容緩。而且,政府應該帶頭砍減公立學校的員額,減少公立學校的教育補助,帶頭做起。

第二,既然少子女化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台灣社會制度的設計上,該仿效對象就不該是人口有台灣六十倍的中國大陸,而是人口規模比台灣還小但經濟實力比台灣強大的北歐國家。改革政府組織,參考北歐的格式重新設計,大幅減少公務人員的數量,行政組織層級。

第三,缺工問題就不能怪罪年輕人不肯吃苦耐勞。畢竟當家裡人人都生一個小孩時,誰希望自己孩子做低薪過勞的3D工作?

而健全外籍移工政策或大力投資機器人產業,讓自動化科技取代部分人力都是台灣應該做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社會面對不可逆的少子女化趨勢,不該只是以道德應然論來看待,更不應該把寶貴的資源耗費在無效的政策上,必須趕緊調整政策,及早做好面對缺工與各產業市場萎縮的衝擊,才是真正負責任的作為。

,

By



  • 參考北歐格式,對台灣幾乎是不可能的。

    因為北歐模式強調的是透明。台灣社會光“喬王”都處理不好,而且喜歡人情關係網路。北歐模式在台灣第一個會面對的就是政治上的強力阻撓。

    我說的阻撓不只是政治人物的,還包括整個社會的不適應。

    一個社會要完成這種巨大而且劇烈的改變,歷史上只有共產國家才能做到。

    台灣社會早就拒絕共產主義了,更拒絕集權。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