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4%e8%b0%a2%e5%ae%87%e7%a8%8b

時事評論

川普拼老命選總統,圖的究竟是什麼?

14 十一月 , 2016  

學與業壯遊  謝宇程

2008 年,歐巴馬的勝選演說,藍色 T 型演講台,妻子和女兒一開始出場揮手,在演說開始前就轉身下台。當歐巴馬在演講中向她們致謝時,他們都不在台上。

2016 年川普的勝選演說,背後站滿人,一邊站選舉幹部,另一邊站著家人,一字排開,全程在場。而且所有的共和黨政要,還排排站在川普家人的後面。在演講中,川普向媒體和群眾指出家人,一一致謝。

我希望這樣的景像,一點都不意味著什麼。但如果容我用小人之心,度(不見得是)君子之腹,勝選演說的情境,也許有助思考一個我一直不解的問題:「究竟為什麼,川普要拼老命選上總統?」

站在關心川普的角度想 :他70歲了耶,卻要做政界新鮮人。在美國選舉,大約一年的時間沒有假期,不得休息,疲勞轟炸,人生做的每件事都會被起底(他也真的有很多案底可以翻),要承受對手、媒體的大量攻擊、嘲笑、辱罵,而他也真的都經歷了。川普,何苦來哉?

站在關心美國政局的角度想;美國總統是全世界最重要的職位(之一),當然需要最合適的人來當。而「合適」大致上有兩個構面:「動機」與「能力」。能力方面,10篇文章也討論不完,我們暫放一邊,先來想想動機。美國選出了一個動機正確的總統了嗎?

動機當然很重要。歐巴馬8年來的副手,美國副總統喬拜登先生,在民主黨中,有極大的優勢可以當候選人(甚至總統)。但他最後決定不選,他自己說:「我的動機不夠強烈」。

那川普的動機又是什麼?據他自己說的,是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這個說法經得起檢證嗎?從他的所做所為,所言所行,是否念茲在茲為美國好?

在選總統之前,川普長期鑽法律漏洞逃稅。美國政治的自律傳統,候選人要交出稅務(收入財產)資料,他斷然拒絕。他對美國的穆斯林、拉丁裔人民非常排拒。川普在選前情勢悲觀的時候,他指控美國選舉機制是腐敗的,要選民相信選舉結果不可信。他是很關心美國、想讓美國更好的人嗎?很難找到證據。

兩千六百年前的以色列,兩個婦人爭奪孩子,要當時執政的所羅門王主持公道。所羅門王說「把孩子剁了,一人一半。」其中一個婦女大聲叫好,另一個哭著放棄爭奪,要保全孩子。這時所羅門王宣告:「真相大白。關心孩子死活的,一定是真的母親。」

川普如果愛美國,會忍心做這麼多事情傷害她?但如果不是愛美國,又為什麼參選?

70歲的人,川普這一輩子已經到頭,他不缺錢,地位權力對他本人也沒什麼用了。他為什麼要花偌大勁選總統?我有個「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的猜測 — 我希望我是猜錯的。我希望他所想的,不是要建立一個跨越政商的「世家結構」– 那種在中亞、東南亞、非洲國家常見的情況,以商養政,以政助商,金權合一,其利斷金。

許多人知道美國有一種典型:每一代自力更生,白手起家。但還有另外一個模式-世代相承,世世積累的財閥家族-例如,布希家族、甘乃迺家族,都是一個典型。川普的父親是德國移民,在美國白手起家,並不是紐約望族之一。川普從父親承繼財富之後,他的事業做到一個程度(全美國富豪排名在 150 上下),他會不會想更進一步,插手政界,讓他的家族權錢皆足,在美國立於不敗之地,長久蔽蔭子孫?

我希望不是。我希望有別的原因,可以解釋川普的動機,我找不到別的原因,希望我是錯的。但如果我的懷疑,有一絲一毫是貼近事實…那麼,美國選民想要選出一個「為中下階層發聲」的總統,川普可能又會讓他們失望了。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