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議題, 陸生看台灣

在台灣的統派青年,你真的了解中國?

22 十月 , 2015  

中國人 大白

前幾日,學妹傳了一篇題為《台灣的統派青年,孤單,不孤單》的文章給我,說:「學長怎麼辦,我看完以後崩潰了。」我沒有想到的是, 做為一個土生土長根正苗紅,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沐浴春風裡邁步新世紀的中國人,在看完這篇文章以後,我竟然也徹徹底底地崩潰了。

作者在文章開篇便提出,在當今的台灣,統派很孤單。隨後,他從史觀、文化情感與經濟實力三個方面論證了他堅定地作為一個統派青年的原因。而在文章的第三部份,他以所謂的「中國特殊論」或「中國國情論」為由,認為中國應該有一套有別於民主政治的管理制度。然而,一個非常關鍵的前提卻被作者所忽略,而這個大前提卻正是作者那種所謂的「世人皆醉我獨醒」的孤單背後的根本因素。這個大前提就是,我們所說的中國,到底是文明的中國,還是共產黨的中國?

中國的歷史與文明是斷裂的。在那個美好而神秘、源遠而文明的古中國,與當今這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之間,有著一道無法逾越也不應該被忽視的鴻溝。台灣人無法理解文革有多麼的可怕,大多數人也不知道除了文革之外,還有四清三反五反反右,還有讓人至今道路以目的六四。台灣雖然也有白色恐怖,但客觀來講(或許不應該這樣對比,但暫不細究了),它的恐怖程度,遠不及中共那數十年酷政之十一。我很想請問「孤單」一文的作者,你聽過「顛倒鸞鳳」嗎?你知道「仙人彈琴」嗎?你知道多少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嗎?那麼,經過這數十年的瘋狂摧殘,你還能在現在的中國身上,找到多少關於那個讓人無比嚮往的古中國的遺韻?

建立一個文明,或許需要成千上百年的歷史,但摧毀一個文明,只需要兩代人的時間便足以。無數人心嚮往之的那個「中國」,早已如同曲阜孔府那塊寫著「萬世師表」的牌匾一般,被一把大火付之一炬了。當我們在為ISIS殺害敘利亞考古學家Khaled al-Asaad、破壞Palmyra古城而怒不可遏的時候,怎麼會能夠輕易原諒,那個殺害了無數學者精英,破壞了數不盡古蹟文物的共產黨政權呢?所以許多所謂的「獨派」,歸根結底不過只是不願意跟這樣的一個中國,或者準確來說,這樣的一個政府輕易妥協罷了。這有什麼不對嗎?

作者在文章中又以退為進地提到,中國的改革需要時間,中國的國情不適合自由民主,中國面臨著境外勢力煽動內部反中威脅,所以,要給中國時間空間、最溫暖的包容和最深沉的愛。對此,做為一個土生土長根正苗紅,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沐浴春風裡邁步新世紀的中國人,我斗膽想請教他三個問題:(1)我們要給共產黨多少時間?一百年,還是一千年?(2)中國的國情不適合自由民主,所以適合專制獨裁嗎?還是要回到奴隸制度?(3)是反中還是反共?內部的反對勢力是被煽動起來的,還是原本就合乎正義的?

中國特殊論,一直以來都是共產黨為維持其統治正當性所尋找的最佳藉口。我們似乎可以找出千千萬萬個理由來告訴自己,中國和日韓不一樣,中國和西方不一樣,中國和全世界都不一樣——不一樣到簡直就不是一個應該存在於地球上的國度。但說到底,中國有哪裡不一樣呢?所謂的自由,無非就是對人類尊嚴最基本的承認;所謂民主,也無非就是儘可能使得大多數人能夠對自己的命運擁有基本的發言權。自由與民主是如此之基本的概念與原則,為何到了中國身上,就變得如此遙不可及?

是的,正如作者所言,中國已然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充分滿足了那些因為天朝衰落而滿腹牢騷一臉委屈的「愛國者」們的意淫之心。但在這所謂的第二大之後,是高高在上的政治權貴們,踩著無數人民的屍體,剝削了多少如你我一般市井小民的權利所得來「盛世繁華」。你端坐在民主化以後的台灣,告訴我們要給那個開著衝鋒槍的政府時間;你享受著人身自由,告訴我們那些因為土地被強徵、家人因勞改而死亡、為了調查汶川地震真相而被認定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從而奮起反抗的人,是美日煽動下的反中勢力;你在如你所說的「獨派」環繞的台灣,投書媒體暢抒胸臆,卻何嘗知道,1994年在新疆克拉瑪依奪走288個孩子生命的大火,卻連個火災紀念館,都建不起來

最後,我想對那位作者說的是,任何政治立場都是個人的選擇與自由,這也是民主政治最為寶貴的內核。但是在統派與統派之間,我必須很不客氣地說,你是最無法贏得我尊重的那一種。

, , , ,

By



  • Pingback: 你說的「中國」,是我說的「中國」嗎? » 觀策站()

  • Pingback: 一位陸生的告白:在台灣的統派青年,你真的了解中國? | BuzzOrange()

  • Pingback: 一個一統的「中國」文化概念,自始至終都不存在 | BuzzOrange()

  • 絢華 徐

    寫得很好!其實這兒的所謂「統派」如果是外省二三代,對共產黨是有記憶的~說起來相當不喜歡。我們還是愛我們的「自由中國」。中國富強我們與有榮焉,政治上還是有許多難以接受的部分。

  • SASASA

    反共但不反中,真的很希望中國能脫離共產黨的控制,建立民主化的政權

  • Damind

    中華民族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 據我了解: 共產黨不是家族是一群人構成: 這群人每幾年推舉出一位領導: 每一屆領導都可能犯了這個或那個錯誤: 有些被修正了有些還在持續中: 文革四清三反五反反右等等都過去了: 就好似日本人曾經佔領中國虐殺中國人(我父親說的: 二戰時他在南京) 現在ISIS任意虐殺人破壞文物目前在中國沒發生或不會發生: 現在之共產黨並不是三十年前之共產黨雖然他們繼承了共產黨這個群體名稱: 現在之共產黨一定還有需要改善之處: 至於是自內部改善還是外部革命之改善就看中國人民了: 舉例來說我二伯九十多歲: 在領終身俸過日子: 他是共產黨之支持者: 因為穩定之政府讓他晚年生活安穩: 他女兒贊成他之意見: 因為他女兒沒有獨力養他之能力: 他女兒也能妥協: 我們討論過我至今也認為台灣比中國之差異是直接選舉或沒有選舉:選後就沒多大差別: 新政府未必清廉有效及公平公正: 現在中國有一個還能運作及妥協之政府比起不知道是更好還是更壞之(革命得到)未知之政府要好: 誰能保證在革命後老年人仍然有養老及社保醫保? 年輕人就有直接選舉權? 再說不想當官有直接選舉權有何用途? 在台灣之統派是不了解現在中國: 不過你說的一些是以前之共產黨也不是現在之共產黨: 我在中國工作十年沒見到你說之文革四清三反五反反右等等: 習近平之共產黨都在清算江澤民及胡錦濤之共產黨哩: 後繼者非常可能會抄習近平: 這與民進黨國民黨輪換執政互相抄但是不理會山地人委曲有何差異?!?! 只是中國非共產黨幹部之人數比台灣山地人多罷了

    • Lifeng Chen

      說好似日本人屠殺中國人,過去的就過去了。那試問一下為什麼你們老是要日本人道歉呢?你這樣不是雙重標準嗎?不管現在的共產黨跟以前的共產黨一不一樣,都應該正視歷史,還給當年受迫害的民眾一公道,就像國民黨對228事件的反省和重視。我認為這起碼是一個負責的政府(黨)該有的心態。不然我覺得你說的都是屁…

      • Damind

        是屁還回應?哈哈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