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 焦點議題

年金改革數字之外的算計

19 二月 , 2017  

退休教師  謝其政

年金改革案,針對公教人員部分提出草案,大都聚焦在算計所得替代率、實質薪資、天花板、地板、年金水庫之續用年限……等數字的算計,就已經紛紛擾擾的吵成一團。歷任扁、馬二朝都沒有完成的世紀工程,蔡總統挺身而出,在民氣可用的支撐下展現出無比的毅力與決心,誓言必須在其任內成功改革,其精神令人敬佩與動容。然不管是年改會、分區座談會、年改國是會議乃至媒體論述總聚焦到用數學的加減乘除,用數字說話,來證明退休公教人員所請領退休金是若干,相較於廣大勞工是如何優渥云云,並透過輿論製造階級對立與仇恨,然後高舉正義大刀,以大法官717號解釋令所揭以公益目的作為尚方寶劍,對公教人員一路追殺,殺到哀鴻遍野甚或血流成河。然就年改國是會議所公布之草案內容,仍有諸多細節必須說清楚、講明白。

一、退休公教人員的退休金是員工依勞動契約向其雇主所請領,是薪資的一部份,年金屬公辦社會保險制度。退休金與年金不是同一概念,硬把兩個不同概念的元素放在同一個天平上比較,除傷害各族群、不同世代、不同職業別間的對立與仇恨外,此種錯把馮京當馬涼之比較是沒有意義的。

二、用數學的加減乘除可以算出所得替代率訂出天花板與地板,亦可重新定義所得替代率的分母,但是數學的加減乘除算不出國家失去60萬公教人員支持與信賴。執政者的施政,若政出不了府、令出不了院,薪資福利都沒有足夠誘因吸引優秀年輕人進入公部門任公務員或老師,再好的施政藍圖,也會因缺乏優秀的第一線公務員具體執行而失色;再好的教育政策,也會因缺乏優秀的第一線教師具體落實而退色。

三、也是數學題,從年金大水庫談起,依統計資料顯示退休公教人員約17萬人,以被指為最肥一族,月領平均6.8萬元的教育人員為標準計,此波年改預計在此基礎下再打60~75%,取其中數68%計,相當於每位退休公教人員每人每月少領了:6.8萬元*0.32=21760元。每月共可減少年金大水庫支出:17萬*21760元=369920萬元=36.992億元(相當於每年443.9億元)。若將此筆錢全數用於挹注勞保年金,900萬勞工每人每月可增加的金額為;21760元*(17/900)=411元。

四、年金改革信誓旦旦以拉平各種不同職業別的年金給付差異,從政論談話節目中常聽到來賓以揶揄的口吻說道,退休公教人員的地板相當於勞工的天花板,絕大多數的勞工住在地下室云云。年金改革公教部分可說相對單純,刀起刀落,就已經哀鴻遍野。接下來要粉墨登場攸關900萬勞工權益的勞退大戲,因年改會給了勞工太多期待,以為真的透過年金改革,可以改善勞工請領年金金額,就算政府每年提撥200億元挹注勞退基金也是杯水車薪。

五、此波年改,利用與論製造階級世代矛盾,取得高舉正義大刀砍向退休公教人員之正當性。當此正當性的階段性任務完成後,若要在財政如此困難的情境下跳脫年改多繳、少領、延退6字箴言之窠臼是不可能的,既要基金延後破產,又要提高退休年金給付,更是一不可能任務。

六、年金改革給了勞工太多的期待與美夢,當期待落空,美夢破碎後,如果現實與期待產生落差時,便會產生民怨,且此民怨的大小會與落差大小成正比。

七、在勞工普遍低薪的環境下,勞工的收入要養家活口早已捉襟見肘,為了提高退休後能請領較優渥的年金,讓退休後晚年更有保障,預計將勞保提撥率提高到18% 以上,此18%雇主要負擔7成,勞工負擔2成,剩下1成由政府買單。中小企業在經過新版《勞基法》一例一休衝擊後,因人事成本提高,已經有了一次哀鴻遍野,年改勞退新法又將再一次提高人事成本,將再受一次打擊。

八、台灣是法治國家,法可修、令可改。不管法如何修,令如何改,都不可違背憲法對人民基本權利之保障。年金改革確實勢在必行,因歷史的沿革,使跨越新、舊制請領退休金的公教人員,仍享有一定比例之18 % 優存,復因此18%之發放僅依行政命令執行,雖勞(公教人員)、資(政府)雙方已簽訂契約在案,但年金改革案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統公告實施後便是法。法(法律)的位階高於令(行政命令),因此年金改革對請領18 % 優存部分,都取得法理上的正當性,改革若限縮在此條紅線之內,為國家永續經營,作為被改革對象的我是可以接受、認同甚或支持的。

九、改革不是革命,任何改革都會損害到既得利益者的利益,革命之傷害尤深。商鞅變法因損害了貴族階級的利益,大秦王朝是兵強國富了,然秦孝公死後舊勢力反撲,商鞅屍體遭車裂,商鞅家族滅族。退休公教人員請領的每筆退休俸除18 % 優存外都是依法向其雇主簽訂契約,手握受憲法保障之行政文書在手。如果年改會獲立法院強渡關山,就算三讀通過形成法案,若要具體執行,橫亙在執政黨前方的尚有冗長釋憲及行政訴訟。一旦興訟,除曠日廢時外,還要消耗巨大司法資源,製造另外一個衝突與對立。政府以「誠信」為籌碼,在賭桌上一次梭哈(show hand),然而政府有輸不得也輸不起的壓力。

十、公教人員與政府是勞資關係也是夥伴關係,一旦撕破臉,因年金改革案所撕裂的傷痕、人民對政府之信賴、多年來所建立的文官體制及一張張變了心的公教人員的臉龐……等等都很難估算,可以懯略不計嗎?

改革的力度是緩是譟,立場不同或有仁智之見。當家作主者站在歷史的制高點做決策時,萬望能摒除選票、藍綠、意識形態……等等變數,做出最佳的決策。有句話說得好:我不知道成功的方法是什麼,但我知道要討好每一個人一定失敗。蔡總統,當妳任期屆滿時,妳想留下怎樣的一個攤子給繼任者,當妳百年之後希望後人如何評價妳?史筆在妳的墓誌銘上應如何下筆,年金改革是妳任內的重中之重,妳對年金改革案一槌定音後,歷史會給妳記錄的。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