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議題, 陸生看台灣

從被灌爆的臉書談中國「民主化」

12 十一月 , 2015  

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   張逸帆

近日,中國突然局部解鎖臉書,一夕之間,蔡英文的臉書成為兩岸鄉民對弈的戰場。雙方你來我往,刀光劍影,各種文明或不文明的語言漫天飛舞,堪稱本世紀以來最大規模的鄉民大戰。然而,當一切漸入高潮之時,中國官方似乎又重新封鎖了臉書,讓諸多看客忍不住大呼可惜。這一切似乎不過是一場轉瞬即逝的「鬧劇」,但卻再一次為我們敲響了警鐘。

在蘇聯解體、社會主義全面崩盤的「後冷戰時期」,我們一而再再而三不厭其煩地追問著,那中國怎麼辦呢?中國什麼時候開放言論自由,什麼時候進行政治改革,什麼時候會走向民主化呢?然而,雖然我們一再為「中國要不要民主化」而劃清楚河漢界,各自為營,爭得面紅耳赤,卻很少去追問另外一個或許更為重要的問題:「民主化以後的中國,到底要走向何方?」

民主化從來都不具備一套標準的作業程序,它不會像半導體工廠中的生產線一樣,無論把什麼樣的國家放到生產線的開端,最終我們都能夠收穫到幾乎一模一樣的「標準產品」。衆所周知,即使在目前被普遍認同的先進民主國家當中,政治體制也並非完全相同。我們雖然可以大致畫出一個「總統制﹣半總統制﹣內閣制」的光譜,但我想我們也不得不承認,即使在同一個類別當中的兩個國家,彼此之間仍然能夠被找出各種各樣的差異。換句話說,我們所謂的「民主政治」,指的是一系列基本的定義與準則,而非一套嚴格限定的模具。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並不認同所謂的「特殊國情論」,即那種認為中國的歷史與現狀使其並不適合民主政治的論述。事實上,我不認同的僅僅是這種「特殊」不足以用來反對作為人類生活更美好追求的「民主」,但並不意味著這種特殊性完全無足輕重。換句話說,即使中國已經完成了民主化改革,改革以後的中國政治制度也一定會受到其文化與國情的影響,從而具備其他民主國家所不曾擁有的屬性。所以,民主化以後的中國會走向何方?要如何制定一套適合自身的民主制度?要如何建立一個良善且能夠自我完善的政治體系?這些都是我們必須窮極一生去探尋與追問的題目。

但不幸的是,我們有太多的人,說到底不過是為了批判而批判罷了。在最近這段時間,我們看到了許多有趣的現象:批判中國計畫生育政策沒人權的人,在中國宣佈放寬管制以後,卻開始謾罵擔心人口暴漲的「強國人」會搶光他們的資源;批判中國沒有言論自由、資訊封閉的人,在臉書局部開禁之後,卻開始叫囂「強國人滾回去」、「臉書還是禁了比較好」。

批判總是簡單的,但是批判之後呢?當對方真的作出符合我們的批評的改變時,我們卻突然發現,自己根本沒有為這一改變做好充分的準備;結果自然是措手不及,連連擺手退卻。

見微知著,一葉知秋,中國民主化問題何嘗又不是如此呢?以當前中國的人口與經濟規模,一夕有變,或許整個世界都「難逃一劫」。當然,我們自然不會因為懼怕這種劇變而因噎廢食,但我們或許應該為迎接這一變化的到來而未雨綢繆,以便在那個「重大的瞬間」到來之際,作出最為準確與合理的應對,把可能的傷害降到最低。那麼話說回來,如果臉書真的解禁,您做好凖備了嗎?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