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 專欄作家, 焦點議題, 葉耀元

指島為礁?

16 七月 , 2016  

美國聖湯瑪斯大學國際研究中心助理教授   葉耀元

 

常設仲裁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Arbitration)日前裁定,中國所宣稱的九段線,不具有國際海事法的基礎,因此不應被國際社會所認可。與此同時,台灣的太平島(Itu Aba)也同時在裁判文中被認定為礁石,而非島嶼。是此,台灣無法在南海宣稱其12海浬的領海與200海浬的專屬經濟海域。此裁判文一出,國內與論沸騰,多數人不認同國際法庭的判決;我國政府也不接受該判決,並主張此仲裁判決對中華民國不具有法律拘束力。

 

問題來了,為什麼菲律賓對中國所提出的仲裁,會燒到台灣呢?這要說到台灣在南海領土爭議中的態度問題。雖然台灣並不認同中國所提出的九段線疆域,但台灣所堅持的海域卻與中國的九段線不相上下:台灣對南海的主權主張是基於1947年(是的,國民政府淪陷之前)中華民國所提出的「十一段線」。十一段線跟九段線其實差異不大,只是中國政府初期為了跟越南維持良好關係,把靠近越南的兩條線給拿掉了,所以才變成九段線。

 

先不論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地位如何被中國打壓,如何不被其他國家所認同,在南海主權爭議這件事上面,除了中國之外,我們也同時屬於菲律賓與其他東南亞國家的敵人。雖然相對中國政府的強硬立場,我國政府強調透過溝通與協商來解決南海爭議;但對菲律賓來說,只要處理掉太平島,就可以把台灣三振出局了。所以就結果來說,我們不應該覺得訝異,因為這很自然的是菲律賓極大化其利益的辦法之一。

 

或許你會問,島嶼跟礁石在國際海洋公約裡面有明確的定義,怎麼可以隨便的就把太平島給太平礁化呢?但大家也不要忘記,國際社會裡面沒有任何一個組織或任何一個單一國家,有高於其他國家的主權。也就是說,任何一個國家與國際組織都可以透過自身的權力改變國際法的內容(只要其他國家同意),也可以運用自己的邏輯(其實說到底就是自身國家的利益)來重新詮釋國際法。是此,國際法的制定與詮釋,其實都是事在人為。

 

更甚者,當沒有任何一個單一國家願意強制執行國際法或國際裁決的結果之時,國際法就不具備有「法」的懲罰效力。也就是說,中國與台灣不認同南海的仲裁,拒絕承認常設仲裁法院的合法性,那是否代表著國際社會就會制裁中國與台灣,甚至滋生戰端呢?其實答案通常是否定的,因為經濟制裁或是戰爭所換得的結果,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都會更糟糕(尤其是對上中國)。

 

那這是不是代表著,即便太平島被降格成礁石,對台灣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呢?這個答案則是否定的。這次的仲裁對中國而言,影響不會太大,因為中國有其軍事與經濟實力做靠山,其他國家也不敢拿著裁判文押著中國吞下去。對菲律賓及其他東南亞國家而言,這個裁決只是一個讓彼此溝通的開端,但不可能會讓中國直接放棄九段線的主張。對台灣來說,我們不俱備中國這般的硬實力,來壓迫菲律賓;與此同時,我們在國際舞台上也沒有特別的盟友可以為我們發聲。畢竟台灣的最大靠山老大哥,美國,這次是跟菲律賓站在一起的。是此,台灣接下來可能會面臨的問題是,當我們的漁船航向南海捕魚的時候,很可能會被菲律賓的軍艦給驅趕或拘捕;當我們的軍艦停靠在太平島的時候,很可能會被菲律賓抗議,甚至直接與我軍方對峙。

 

台灣現在唯一能做的,除了不接受常設仲裁法院的裁定之外,更應該積極開啟與美國與菲律賓之間的溝通,試圖用外交手段把傷害降至最低。與菲律賓挑起戰端,基本上是完全不可能,畢竟美國不希望台灣與其他國家有任何的衝突行為,更遑論這會傷害美國在南海的利益。我們總不能希望中國用他們的軍事實力來幫我們捍衛太平島,一瞬間在國際社會被中國化了。與此同時,直接拋棄南海的主權,也會傷害國家的經濟與軍事利益(更遑論這也是另一種台灣與中華民國切割的表現,中國與美國皆不樂見此),在現實上極不可能發生。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