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 焦點議題

時程躁進、代表性不足的年金改革

5 二月 , 2017  

諍言

蔡政府在農曆年前忙不迭地召開年金改革國是會議,而綜觀年金改革草案的重點,借鏡了不少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年金制度。只是關於年金改革的社會對話方面,仍存在著時程躁進、代表性不足的問題。因此這份改革草案出爐後,不但沒有達成各方都能接受的預期結果,還激起了將被改革者的不滿。

首先,相較於由全球35個市場經濟國家所組成的OECD,我國軍公教勞年金保險的提撥率偏低,使得我國財政負擔甚重。我國軍公教退撫金目前提撥率12%、勞工保險提撥率9%、勞退新制提撥率6%,均遠不及OECD國家一般勞工退休方案提撥率18%。所以政府在這次的年金改革草案內容裡,欲將提撥率的上限逐年調高到18%,以接軌國際趨勢。

另外,我國軍公教退撫年金過去的所得替代率往往超過80%,較OECD國家所得替代率平均約在50%左右高出了不少。跟台灣很像的一個國家是希臘,其公務員所得替代率快到90%,造成希臘政府財政負擔過重,是導致前幾年希臘爆發債務危機的重要原因之一。政府在這次的年金改革草案內容裡,打算將公教人員的所得替代率降到60~70%,避免重蹈希臘財務破產的覆轍。

根據OECD於2015年所出版的《年金概覽》(Pension s at a Glance)可得知,OECD國家的人民在2014年的平均退休年齡是64歲。而同時期我國的軍公教勞的平均退休年齡為43、55、54、58歲,這結果突顯出我國人民實際退休年齡相對偏早,所以領取年金的時間會較長。因此政府在年金改革草案內容裡,打算將退休年齡提高到65歲,避免過早給付退休金,導致財政負擔加劇的情形出現。

蔡政府這次的年金改革草案借鏡了不少OECD國家的先進經驗,但是忽略了OECD國家針對年金改革的時程,比台灣早了20年的事實。而且OECD國家是透過長期社會對話來取得民眾的支持或勉予接受,才得以進行「 延後退休或延後請領年金時間、調整所得替代率以及減少高低所得者的給付差距」等制度性改革。如今蔡政府上台不到一年,就倉促地推行年金改革,蔡總統說了「 年金改革現在不做,馬上就會後悔」這一句話, 便硬是把年金改革趕鴨子上架,民眾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受到未來要「繳多領少」的心理衝擊,任誰都難以接受, 無怪乎抗議聲連連不斷。

此外,OECD國家所推行的社會對話,是針對議題各自在軍、公、教、勞、農漁牧等團體先尋求內部共識,再由這些團體推舉代表來與政府部門進行專業的協商與談判,這是一種「由下而上」的對話模式;可是蔡政府卻由總統府領軍,下設一個由38人所組成的年金改革委員會,指定某些成員參與年金改革國是會議,這種「由上而下」 的對話模式,造成成員代表性不足的缺失,例如馮光遠、前總統李登輝的女兒李安妮亦入列委員名單。揆諸馮、 李二人過往迄今的政治色彩與言行舉止,甚難期望他們在年金改革議題的討論上會公平對待各方團體。

年金改革草案預計今年3月將送入立法院審查,希望蔡政府堅持年金改革之外也要注重各方團體由下而上所反映的寶貴意見,在顧及受改革者的尊嚴以及政府的誠信下,讓年金改革修法通過後的衝擊降到最低。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