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議題, 陸生看台灣

民主門檻與民主想像

2 十月 , 2015  

台灣大學政研所    張逸帆

前陣子,臺大發佈行政命令,不允許陸生擔任教學助理(無償亦不許),網站的編輯聯絡我,希望我就陸生問題寫一篇文章。說實話,這是一個我不敢輕易觸碰的議題。因為在這個議題上,不論你用什麼角度去進行論述,最終都只會招來罵聲一片。我當時回了一句「我試試看吧」,於是就有了《夾縫中的陸生》這篇文章的誕生。

結果當然沒有出乎我的意料,雖然得到了部份人的理解與支持,但也有不少的罵聲。對某些人來說,文章本身的觀點是什麼並不重要,他們單純想要表達自己的看法,再為我或多或少地添加一點「誅心之論」。我看著文章下面的留言,總是會有「啊?我沒說這話啊?」「我的媽呀!你是怎麼得出這個結論的?」的感覺。再後來,這篇文章被人轉載到中國的網站上,我又贏得了「雜種」、「漢奸」、「腦殘」等諸多封號。這幾天,我完美感受到了「夾縫」的滋味,被夾得一整個天上人間快樂無邊。

說實話,我覺得這一切都挺有趣的,但也挺荒謬的。有趣之處在於,我可以看到各種各樣不同的觀點,或理性或情緒或溫和或剛烈或讚揚或謾罵,對我來說都是不一樣的啟發;而荒謬之處在於,對某些讀者而言,文章唯一的價值在於為他們創造了一個表達自己的機會,而不是一個對話與溝通的場域。然後,我開始思考一個比「今天晚餐吃什麼」還重要的問題:人與人之間,是否真的有可能進行有效的溝通?

每個人在表達自己的觀點時都會帶著自己所固有的偏見與假設,這不可避免,也無可厚非。我們總會有一些在潛意識裡深信著且連自己都無法察覺的偏見,也或多或少會對對方的前提乃至動機進行一定的假設。但我們不能否認,這些固有的前提與假設,常常會對溝通的效用形成致命的傷害。因此,謙卑地反思自己的偏見,審慎地處理自己對別人的假設,或許不失為良好溝通的重要前提。而我一直執著地認為,這才是民主的基本門檻。

民主讓每一個人都有表達自己的自由,但她並非大戶人家裡呼之則來的小丫鬟。我們可以在一個議題上盡情地各抒己見,但在此之前,我們需要擁有對這個議題最基本的了解與認知。在自己所想像的世界裡,不斷地鬼打牆似的發洩著自己的情緒,或許可以得到螢幕前那幾分鐘的快感,但事實上對如何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沒有任何的幫助。但民主的價值,不正是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嗎?

只有真正地走出自己的世界,走入對話的場域裡,或許我們才能夠明白,不是支持自己的才叫對,也不是反對自己的就叫錯。話說到這裡,突然想起來我最要好的一個朋友一直以來都很不喜歡我這種「不分對錯」的論述。那好吧,如果硬要分出一個對錯的話,我想,一切不論立場為何,觀點為何,冷靜、理性、誠懇的對話,就都是對的。

是的,草根媒體的出現,讓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了更多的表達機會。我們變得更加喜歡說話,更不喜歡傾聽;更加喜歡發言,更不喜歡閱讀;甚至,我們變得更加容易憤怒,而更不容易包容。很多人都說這是一個浮躁的時代,但我更願意相信,這是一個變革的時代。只是,我們還沒能適應這種變革罷了。

但無論如何,我相信我們的社會,我們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都會越來越適應這種變革。腐朽終將老去,人性與理性終將更被凸顯,而這,才是我所信仰的:

民,主,化。

PS:那些罵我的人啊,只有一個小小請求,別連帶我家人啊,他們很可愛的,我心疼……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