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可夢, 專欄作家, 時事評論, 焦點議題, 葉耀元

玩「寶可夢」臭了嗎?

13 八月 , 2016  

美國聖湯瑪斯大學國際研究中心助理教授 葉耀元

精靈寶可夢遊戲(Pokemon Go)日前在台灣開放,造成意想不到的狂潮,街上到處都有人在抓寶。不過為數不少的人對該現象產生質疑,認為玩這些遊戲簡直是浪費人生、不事生產,對整體社會一點助益也沒有。然而這樣的言論在筆者看來,其實只是一種運用自己所認知的文化標準,來批判這新興的遊戲文化產業,並不願意去接受並尊重價值變遷的結果罷了。

首先,玩遊戲這件事其實在這二三十年來基本上都沒有特別的改變,而寶可夢遊戲只是把以前那看不到的遊戲文化,變成一種可視的戶外運動而已。以前流行的線上遊戲如「天堂」、「楓之谷」、「魔獸爭霸」或連線遊戲「絕對武力CS」、「DOTA」、「鬥陣特攻」,其實都是年輕人的休閒首選。但這些遊戲以前都是關在家裡(或網咖)玩,非玩家的人們並不知道其風靡程度,也較不會多加閒語。

寶可夢遊戲則是把玩家從自己的封閉空間帶領到真實社會場域,讓非玩家也可以看到寶可夢玩家的瘋狂程度。是此,批判的聲音才會源源不斷的出現。但這些聲音不是一種抱持著「眼不見為淨」的心態,只去批評那些看得到的現象,而忽略過去既有的遊戲文化嗎?這豈不是雙重標準?

再者,某些批判聲音認為,寶可夢玩家只是一個沒文化、浪費人生的行為;人們應該把時間花在更有意義的事情上面。那也請容筆者問問,什麼是更有意義的事情?閱讀?運動?還是努力工作?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價值體系,都對不同的事物與行為有不同的評價。今天你選擇多願讀一本經典,多接一份工作賺更多的錢,那是你「自己」所認為對的或好的事情,但不代表其他人必須要認同你的想法。

文化的高低,都是長時間社會在經過分工化(如什麼工作比較有出息、有較高的社會地位、可以賺取更多的財富)與政治化(政府透過義務教育內植一個價值體系)過程後所定型出的價值觀。但在科技日益進步與資訊爆炸的今天,人們的生活也同時變得更為複雜,人生的選項也變得無奇的多;而這所謂「高文化」與「低文化」之間的隔閡與差異,也理當漸漸的消失。

現在這些對寶可夢遊戲的批判,其實就是一種以自己所認定的「高文化」、「高價值」,來睥睨這些批判者心中所認定的「低價值」的遊戲文化。而這些試圖透過與論或媒體力量,來抹黑該遊戲並試圖傳遞一種「玩寶可夢遊戲的人沒水準」的人,其實追根究柢,就是那群沒辦法尊重文化多元性的人們啊!

寶可夢遊戲代表的,是遊戲與生活融合所創造的「虛擬現實」(Virtual Reality)的概念,而這種虛擬現實的產品,在未來只會日益漸增,而不會遞減。所以是要用自己固有的價值金字塔去貶低這類型的遊戲與概念,還是要慢慢地去理解這種新興產業,給予尊重,這個的選擇就讓看官自己自由心證吧!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