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議題, 登革熱大戰

該死的蚊子,不死的登革熱

13 九月 , 2015  

高雄大學政治法律學系教授兼法學院院長 廖義銘

登革熱疫情,對南台灣的地方治理實務,帶來許多衝擊,然而,到目前為止,這樣的衝擊點仍停留在那些該為防疫不力負責的人身上,只不過,到底誰該為防疫不力負責?又應如何負責?這兩項問題,到目前為止,其實並沒有衝擊到任何人,因為,這兩個問題的答案很簡單,對一般市井小民而言,當然是「政治人物」應該負責;而對政治人物來說,答案更簡單,那就是「大家」要一起負責;而如何負責呢?就是「徹底消滅病媒蚊!」。

但這麼簡單的答案,卻會像蚊子一樣,以極小的身形和快速的移動,令人難以捉摸地叮住著大家的心,包括筆者個人在內。而被這種像蚊子般的簡單想法叮住後,若又被登革熱病媒蚊咬了,就可能產生真正的登革熱,就是那令人痛不欲生的疼痛感,再加上自己不知所措及充滿抱怨的感覺。

我們在面對登革熱這種公共衛生議題時,經常會陷入一種專家們在不知不覺中推波助瀾的迷思,那就是登革熱是病媒蚊叮咬單方面、單方向造成的,而忘記了蚊子叮咬是一回事,產生嚴重病症是一回事,而引致死亡又更是另外一回事。

這三回事之間,確有其因果關係,但是那因果關係,並不是單向而直線的。同樣遭登革熱病媒蚊叮咬,身體健康、適應力佳、免疫功能健全的體質,也許發病後經過調養,就可以康復痊癒;相反的,體質孱弱、免疫力差的人,較可能併發嚴重病症,甚至喪命。

因此,當我們只重視登革熱疫情中,加害的蚊子這一方之消滅,而忽視被害的人體這一方之健保與照護,那麼,登革熱未來就算控制住了,孱弱的國民依然會遇到其他新的流行病之侵害。因為那難以捉摸更難以掌控的蚊子所帶來的登革熱,如果企圖要捉摸和掌握那些蚊子,並從而於以消滅,個人以為,無法完全消滅登革熱,相反的,只會讓登革熱變種、變症、變地區的發展。

曾有專家說,大量地噴灑殺蟲劑,可能將病媒蚊的天敵給先除滅了,而病媒蚊的天敵一旦被除滅,病媒蚊就更容易孳生繁殖了。這個道理也許尚缺乏科學的證實,但這個道理所依據的邏輯,卻值得參考。也就是真正能消除病媒蚊的,是它的天敵,而不是人類製造的化學藥劑;而登革熱病媒蚊若有天敵,那登革熱疫情本身,又有沒有天敵呢?我們該仰賴的是消滅登革熱疫情的天敵,而要仰賴登革熱的天敵來消滅它,首先就不能急著消滅它。

筆者認為,登革熱疫情的天敵,是大多數民眾良好的衛生與保健習慣,那與對岸同胞相比,我們台灣民眾比較愛乾淨、比較重視公共衛生的習慣,如果隨著政治環境的浮夸風而失去,那麼,我認為,登革熱及未來其他流行病的天敵,也就被從政治人物口中噴出的殺蟲劑給除滅了。

過去的SARS似乎消滅了、H1N1也彷彿控制住了,總有一天,登革熱隨著傳播媒體又有新的社會問題可以炒作,就會和SARS和H1N1,一樣地過去。在這些重大的公共衛生與防疫新聞中我們只能學到,傳染病,傳的不是病媒叮咬過後的病毒,而是人與人之間互咬後的口水;防疫,防的不是蚊子帶來的疫,而是人心造成的疫。

我們台灣人,尤其包括我們自己子女在內的下一代台灣人,在遇到未來的各種流行病時,能不能有更好的體質來抗病,確實只有大家,也就是我們自己才能負起的責任了!

主圖版權"Culex sp larvae" 由 (Image: James Gathany, CDC) – A New Model for Predicting Outbreaks of West Nile Virus. Gross L, PLoS Biology Vol. 4/4/2006, e101. http://dx.doi.org/10.1371/journal.pbio.0040101. See also: Kilpatrick AM, Kramer LD, Jones MJ, Marra PP, Daszak P (2006) West Nile Virus Epidemics in North America Are Driven by Shifts in Mosquito Feeding Behavior. PLoS Biol 4(4): e82 doi:10.1371/journal.pbio.0040082。使用來自维基共享資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Culex_sp_larvae.png#/media/File:Culex_sp_larvae.png 的知識共享署名2.5條款授權

 

By



Recommended